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儒道至圣中的帝族是谁呢

至圣》中的帝族有哪些呢,大家对于帝族有哪些看法呢,了解的朋友们可以一起来讨论讨论的。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MM 〥 低调 ひ

石屋之内必是帝族。

帝族和人族有什么关系..儒中帝族昙花一现,却异常牛掰。用的也是甲骨文,我猜帝族是先先祖龙之前的霸主。


小说中是这样介绍的:
第844章 龙体字
夏京恩忙道:“万万使不得!刑名诉讼是一县之要害,若县令不掌,不仅有损县令的威严,普通典史怎可胜任?”

敖煌忍不住道:“方运说得很明白,只是把不重要的民事讼案交给典史,像什么杀人放火自然归县令管辖。”

夏京恩道:“煌亲王此言差矣,问题关键是,狱案……刑事狱案与民事讼案没有清晰的分界线,比如书院欺凌,现在看来已经是刑事狱案,可除了宁安县,这事都被当作民事讼案来看待。”

夏京恩不知不觉用方运惯用的词语来命名案件。

方运微笑道:“原来你顾虑此事,明早我会详细列出刑事狱案与民事讼案的区别,同时列出哪个层次的民事讼案需要由县令负责。”

“如果这样,那实行起来就简单多。不过……这和堂审笔录不同,堂审笔录是利于法家行事,这刑事民事分离和典史代审,虽然还达不到变法的程度,但已经算得上法家革新。我建议您三思,这个革新若出现大问题,殿试评等降低是小问题,日后可能影响您的仕途甚至……圣道。”

方运道:“此事我已经思索很久,在殿试之前就已经在心中反复验证,可行性非常高。”

方运没有再做解释,这是沿着历史脉络来革新,更何况在县级以上政务与法务分离早就是大势所趋。现在只是把普通的案件交给典史。并没有完全剥夺县令判案的职权。

“既然大人如此说,那我等尽心辅佐。”夏京恩道。

“嗯。”方运点点头,继续往回

“噗……”就见敖煌从口中吐出一个小本和墨汁瓶。用爪子一点,把大量墨汁吸附到爪子上,在小本上飞快写着字。

众人无不好奇,连方运都看了敖煌一眼。

敖煌咧着大嘴嘿嘿一笑,龙须飘飘,龙牙白净,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方运说过。就算记住的东西,挑出重点重新写一遍。效果必然不一样。嗯嗯,你们不要管本龙,本龙海纳百川,不耻下问。将来必然是个全家!”

方运白了敖煌一眼,看了看敖煌的字。

“丑得很有艺术感。”方运随口道。

“龙体字!这是龙体字!比你当童之前写的好多了!你要是没有才气文相助,简直就是狗爬!”敖煌一边洋洋自得,一边认真记录,嘴里小声念叨。

“方运曰:倪贤之害,不在欺凌,在于屡教不改、目无礼法,此生颠倒纲常、悖逆人伦,长此以往国必衰。才必竭……”

方运虽然开敖煌玩笑,但却轻轻点了一下头,敖煌若能保持这个劲头继续学习。日后的成就恐怕还在东海龙圣之上。

龙不是妖族,在龙族的记载中,唯有帝族、龙族与人族是天地之灵粹凝聚,其余族都是天地之凡物甚至秽物,完全不能与这三族相提并论。

龙族越强大,越需要学识与智慧。与妖蛮或其余异族只修身与力完全不同。

自从人族大兴后,龙族的天才突然呈爆发式增长。对人族百家知晓越多的龙族,成长越是快。尤其是学风盛行的东海龙宫,新生代以敖薇和敖煌为代表,牢牢占据四海龙宫头把交椅。

方运进了屋,奴奴和他嬉闹一阵,便到敖煌头上,抓着敖煌的龙角看他漂浮在半空写字。

敖煌笑道:“奴奴,以后你也和本龙一样,创出一狐体字,和本龙一样成为书法名家,如何?”

“嘤嘤?”奴奴瞪大眼睛,好像很有兴趣。

“当然了,你只要临摹本龙十年的龙体字,必然有机会创出狐体字。”

“嘤嘤嘤嘤!”奴奴道。

“嘤个毛啊,少夸方运,方运那字鬼知道怎么成了名家字体,本龙这才是独创,你看看这一笔一划一横一竖,蕴含人族的智慧,又饱含龙族的霸气,等龙体字大成,必然风云变,天地为之震动!本龙以后人送外号敖羲之……哎……奴奴你听我说完再走啊!”

敖煌眼睁睁看着奴奴的背影远离,正要抱怨奴奴狠心,余光发现一个熟悉的影子正努力在向外爬行。

“砚龟兄,咱俩切磋一下书法啊?你想不想创造一门龟体字?”敖煌笑眯眯飞向砚龟。

砚龟很憨厚地摇摇头,然后用爪子指了指大门,把毕生的精力都用在跑上。

敖煌突然狞笑道:“你想切磋也得切磋,不想切磋也得切磋!好不容易找一个不能出口反驳本龙的,本龙岂能错过!”

敖煌说完用左前爪按住砚龟,一边用右前爪书写,一边道:“小龟啊,既然你要创造出龟体字,首先就要领悟龙体字!祖龙生九子,你们龙龟霸下也是祖龙的儿子,你们既然是龙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砚龟翻着白眼趴在地上,干脆装死。

墨女在墨池中露着小半个脑袋,静静地看着敖煌吹牛。

方运刚回到书房没坐多久,典史于八尺前来,见到方运后递上一叠文书,道:“这是属下挑选的五十份案件,由您选择一半,明天清晨我派衙役去请原告与被告。”

方运皱眉翻了翻文书,随手递给于八尺,道:“我把时间都花在审案方面,如何当好县令?从明日开始,只在午后审案,到晚饭前结束。”

“但……左相一党会不会在此事上大做文章,指责您审案不利?以前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们非常有经验。”于八尺道。

“发生在他处的事,未必发生在我这里,就算发生在我这里,结果也未必一样。我倒是希望有人闹事!”方运的话斩钉截铁,充满自信。

于八尺道:“下官多虑了,您和那些普通县令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下官也说不出来,只感觉……您好像一点都不怕我们这些官吏。”

方运笑了笑,道:“因为,你们弄错了一件事。”

于八尺正想问是什么事,方运道:“我今日要把剩下的文书看完,无事先退下吧。”

“是!”

等于八尺离开,方运继续翻阅县衙积累的文书,对宁安县的细处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大多数细处是书山幻境中不曾记得的。

第二天一早,整座宁安城起了微妙的变化。

早饭时间刚过,五辆囚车在官兵的押送下,开始在宁安城内缓缓行驶。

倪括与四个欺凌同窗的童生分别站在一辆囚车中,低着头,承受属于法家的惩罚。

游街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