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宝 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儒道至圣大结局是什么呢

至圣》中讲述的大结局是什么呢,了解故事情节的朋友们大家一起来讨论讨论。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 苏瑾。

小说中是这样介绍的:
十年后的某个清晨,我躺在某家医院的病床上,已经时日无多了,这时候的儒已经写了五万多章了。我拿着手机刷着平屏————今天的更新已经看完了。儿女们围绕在床边心痛的说:“爸别再刷了,您年纪这么大了,休息一下吧。”曾孙在床边说“太公,这本书您都看了六七十年了,什么时候能看到结尾呀?”我侧过头看了眼曾孙平静的说:“这本书作者写了六十多年呀,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他写了一辈子,他是用命在写书啊。估计他这辈子是写不完了,看样子是要传给子女继续写了,要早知道这样,太公当年也写书了—————一本书就能吃一辈子多好的差事呀。看样子太公是耗不过他了,等太公了以后,那天这本书如果有了结尾,你们给太公扫墓的时候给太公念叨一下,啊~~~~~咳咳”哈~~~~~呼~~~~~~哈~~~~呼……………时间从此定格。
又过了七十年一位白发苍苍老人坐着轮椅由一些年轻人推到一座坟墓的墓碑前老人命令年轻人拿出了一束鲜花和些许供品,然后对着坟墓说:“太公,我又来看您了,看来在我有生之年儒道这本书是看不到结尾了,你说对了,看来作者真是把这本书传给他的后人来写了。不过你别着急,我已经拖我的曾孙留意这本书了,如果有了结尾的话他会第一个来通知你的,说到这里我真得埋怨您几句,要是当初您也写书就好了,看人家,一本书养活了几代人啊,……”老人不在发声,只有蝉儿吱吱的叫声,过了一会几位年轻人传来痛苦的哭叫声,不久旁边又添了一座新坟。
…………一千八百四十年后,一片坟地前一位年轻男子给一座古老的古坟摆上大量供果祭品磕头叩拜,“老祖宗,您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儒道这本书马上就要有结局了,因为我取了儒道作者传人的独生女儿,并且拿到了儒道这本书的写作权,所以我随时都可以让这本书结尾的。本来是不打算结尾要传给子孙后代的,可谁让您老一直想要看结尾来着。”
这时天空阴暗,雷电交加,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你这不肖子孙,这么好的饭碗咋能说砸就砸呢。”
自此儒道无结局。

小说中的最新章节是这样的:
第2310章 域空镇国!
许多庆国读书人跟着起身,跟着封沫向外走,最后有一般的庆国读书人离开,声势浩大。

剩下的庆国人或者面露无奈之,或者面带微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或者面无表情,不得而知何意。

临近大,封沫正要开口,突然,心中升起一丝警兆,感觉一把无形之剑正抵在自己喉咙之上,若是自己敢再说一句话,必然会被就地诛杀。

封沫背后冷汗直流,直到迈出天地贝,都不再说一句话。

离开天地贝,离开文院,那感觉消失,封沫眼中闪过一抹恼怒,方才竟然被李文鹰的杀意吓住,连早就准备好的诗词都没有说出来。

封沫回头看了象州文院一眼,深吸一口气,舌绽雷。

“昔日人族无外敌,庆国无奈取象地;今日妖蛮列门外,有人相煎有人泣!”

封沫的声音传遍岳阳城和文院。

一些庆国人立刻称赞。

“好诗!”

“不错!借用曹植《七步诗》的典故,抨击内斗之人,当属好诗。”

“说的不错,当年本就是庆国见景国治理无方,才接管象州,而且是在和平时期。现在景国倒好,竟然在临近第二次两界山大战时内讧,并非明智之举!”

但是,许多景国人也开始反唇相讥。

文会陷入短暂的混乱。

李文鹰神色淡然,望着文院正门,道:“门外之诗,何足道哉?”

那些正在争辩的景国人恍然大悟,纷纷嘲笑庆国状元封沫胆小怕死,既然想攻击方运,却又被李文鹰一句话吓得只敢在外面大放厥词,在李文鹰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一些庆国人被激怒,可都不敢书写贬低方运的诗词。

突然,有人朗声道:“该死,竟然有人在论榜上书写指责方虚圣的诗词,大家一起去批判!”

说话之人,竟然是庆国读书人。

许多人虽然对庆国人这种行为很不屑,但还是忍不住暗中前往论榜,果然,庆国各地的读书人开始利用诗词指责方运。

有的指责方运在外敌入侵的时候攻击庆国,是窝里斗的典型。

有人攻击方运手段残酷,屠杀人族。

有人称方运阴险狡诈,欺骗人族,让众多庆国读书人文胆蒙尘,减弱人族力量,就是在资敌。

各种各样有关方运的负面诗词出现的论榜之上。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文会现场攻击方运。

李文鹰平静地看着在场所有人。

在场的庆国人越坐心中越是憋闷,因为这让他们仿佛回到多年前,回到李文鹰文战庆国力压庆国读书人的时代。

但是,在场的庆国人不甘心,暗中串联。

突然,庆国文相起身,轻声一叹,道:“老夫虽为庆国人,却看不惯某些人的行径。方虚圣高洁清雅,文采武功,天下未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老夫便厚颜献诗一首,赞颂方虚圣,抨击宵小!”

说完,庆国文相迟前峰扫视全场,即兴赋诗。

“纵使方运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

众人听后,面色各异,一时间竟然无人出声。

这首诗,从字面上理解,是说方运的诗词文章,纵然不如汉魏时期读书人那般接近《诗经》和《离骚》的境界,但若是比作马匹,也是像龙文那样少见的骏马,马毛如虎纹,只有国君才配乘坐,这样的骏马奔跑速度极快,穿过城市如同跃过一块土,而那些指责方运的人,犹如劣马,被方运轻松超过。

仅仅从表面上看,这首诗是在称赞方运,指责那些人。但是,若是细细品读,却别有意味。

他说方运的文章不如汉魏时期的文章,显然是在说方运的文章并没有多么好。

他说方运的这样的骏马只有国君才配,却又提出“过都”,好似在说越过景国都城,很可能在影射景国国君只是名义上驾驭方运,实际上已经驾驭不了。

“好诗!”李文鹰轻轻点头。

众人一看,便明白李文鹰的态度,不是李文鹰真的飞扬跋扈不准人批评方运,是允许有水平的批评,比如这首诗,根本没有半个字说方运的不好,但实际就是明褒暗贬。不要说李文鹰,就算方运在这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这便是文人气度,书生胸怀。

“惭愧!”那大儒迟前峰诵完便坐下。

许多人轻叹,堂堂大儒,夹在两国之间,不得不为庆国出力,只能用一句“惭愧”来表达自己内心真实感受。而且,这首诗非常不错,但迟前峰故意没有提笔书写,不显现才气,明显是不想争夺圣杏,也生怕才气太高,对方运的负面影响太大。

以羞耻之心,行无奈之举,也不算辱没大儒之身。

在场的读书人意识到,此次文会,终于开始真正的**,既然庆国读书人出手,景国读书人必然会反击。

但是,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开口反击的不是景国人。

方运好友颜域空,缓缓起身。

当年那个稚嫩少年,已经成长为挺拔英武的青年,身穿白衣墨梅翰林服,目光如峰岳,坚毅稳重。

颜域空微微拱手,表示谦虚之意,然后昂首道:“前峰先生咏诵方运,珠玉在前,末学不敢争锋,但与方运为友多年,不能弃之不理,便厚颜赋诗,以赠方运。”

说完,颜域空一边口诵,一边提笔书写。

方运诗词今时体,

轻薄为文哂为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

当整首诗写完,纸页上才气升腾,最后停留在四尺!

三尺为鸣州,四尺为镇国!

镇国诗成,文墨飘香,声传十里,才气跃动!

许多读书人都被这首苍劲有力的诗词震撼,不断反复咀嚼。

这首诗在说,方运的诗词文章是现如今人族所能达到的最高峰,可现在有人轻视嘲讽方运的文章,至今没有停止。那些嘲讽轻视方运的人,身体会腐朽,名声会消亡,但是,无论这些人如何,都不会影响方运,正如同这些人无法阻止江河长流,万古不息!

方运之名,如江河万古!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