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万域之王中主角的老婆在哪里出现

万域之王中介绍的主角的老婆在哪里出现,有着怎么样的介绍呢,我们应该怎么去看待他们的爱情,大家来讨论讨论。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半城繁花,半城雪

第一次因为女主而弃书,能把女主写的这么失败,也是厉害了。
女主叫董丽,首先名字就土的不行,小说全靠脑补,女主有个好听的名字很重要,这个名字分分钟让我脑补出一个村姑……
名字土也就算了,可偏偏性格还让人讨厌。
第一次出场,这个女主就卖弄风骚,勾引男人,还写到以前靠卖弄风骚勾引过不少男人,我也是醉了。
而且还是个心肠恶毒的蛇蝎女。
原以为是个套,后来着看了几章,从200章开始到1200章,戏份出来主角最多,女主就是她了。
去这本书的贴吧里一看,有一大半的帖子都是说讨厌女主,求把她写死,第一次见这么被读者讨厌的女主。
不过作者也是厉害了,读者明明这么讨厌,还敢写成女主。

是一个拥有强大肉体的特殊家族,然后这个的家族的人真气天赋基本为零,医是他老爸叫来的,老爸被软禁!!!!!家族10岁左右的孩子都会生怪病 然后慢慢觉醒血脉!!!

聂天

(主人公) 性别 男 身份神秘,母亲是凌云宗附属家族弟子聂瑾,父亲身份未知,生病时被神秘的医者华暮所救,能力同时展现开来,可以进入远古梦境。因幼时抓宝而获得一根神秘骨头,现已知晓为通灵秘宝炎龙铠的血核,通过炎龙铠出入炎龙铠自成空间。现修为已经突破到凡境。

安诗怡

器宗,聂天从血核空间返回聂家时调戏聂天长大后就嫁他,为得到聂天身上的秘密送其进入青幻界,开启男主的成长之路,在器宗落难后聂天多次帮其忙,认其为干姐姐,返回黑云城途中调戏聂天却暗生情愫,叹其长大了。后被迫进入血宗

姜灵珠

性别女凌云宗宗主姜之苏之女,凌云宗试炼的领军者,目前境界炼气九层,性格活泼灵动娇俏可人,与聂天初识于灵宝阁前.

裴琦琦

现先天境中期。聂天表面上的师姐,在裂空域破灭城相识。精通空间秘法,人称裴魔女。在幻空山脉与聂天等人历经生死,在与毒人李琅枫缠斗时,与聂天相互扶持,离生天。在水下秘境中被聂天发觉心中柔软之处,对聂天心生情愫。后与聂天前往离天域。发现自己身世和聂天有许多相似之处,放下许多心结

董丽

董家小姐,聪明,大胆,狠,辣,在幻空山化名宋丽獠牙头目,欲杀聂天却反被调戏,数次追杀聂天不成,后借口胁迫聂天一起进入邪冥遗迹,受邪冥精神邪术影响被聂天所救,后被冥魂珠追杀发现聂天的炎龙铠密秘。和聂天一起进入大荒域展现其聪丽的一面,第一次吻了聂天。进入空间缝隙后为聂天护法被天所抢,后聂天帮其追杀苏琳抢得八级黑凤残骸,在第二看到裴琦琦后暗自这男人我抢定了。异族入侵时聂天为了其进入百战域
第二十八章 宗主亲临!
 “什么人擅闯聂家?”

  “站住!”

  就在聂天暗暗思考时,远处突然传来聂南山和聂阚等人的怒吼声。Ω㈧㈠ 『中Δ文 网

  厉樊神情微变,似乎知道此地的异常,引起了强者的注意。

  “滚!”

  一声娇喝远远响起,不久后,就见一道火红的身影,骤然降临此地。

  那是一个身着红色衣裙,娇艳如火的美貌女子,她的耳环,雪白脖颈下的心形吊坠,皓臂上的手环,都释放着不同色泽的宝光。

  本就美艳非凡的她,在众多珍贵饰品的衬托之下,愈显得贵气雍容。

  “厉樊?”美艳如火的红衣女子,倏一站定,便一眼看到了凌云宗的厉樊,不由露齿一笑,“你怎会在此?”

  “这里是聂家!聂家乃是我们凌云宗的下属家族,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厉樊哼了一声,不悦道:“聂家可不是你们安家,你安诗怡不顾主人的拦截,突然至此所为何事?”

  “安诗怡?”聂天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向那美艳的红衣女子。

  他在黑云城生活多年,自然知道黑云城三大家族的那些厉害人物,黑云城的三大家族,分别是安家,聂家和云家。

  这些年来,随着聂家的势弱,云家的实力明显强上一筹,在黑云城三大家族排名第二。

  可安家,一直以来都是黑云城最强大的家族,城内的灵宝阁就是安家在负责打理。

  和凌云宗一样,灵宝阁也是一个强大的炼气士宗门,而安家,就是灵宝阁在黑云城的代言人。

  传说,安家能成为灵宝阁在黑云城的代言人,就是因为眼前的安诗怡。

  据说此女在灵宝阁身居要职,不但本身实力非凡,而且手腕玲珑,为灵宝阁立下了很多功劳,深得灵宝阁阁主的器重。

  她从安家出,成为灵宝阁的红人以后,最近几年已经很少再回黑云城了。

  曾名动黑云城的强势人物,突然出现于此,让聂天也暗暗惊奇。

  “小弟弟,我好看么?”

  注意到聂天目光的安诗怡,故意不理厉樊的问话,突然笑吟吟地朝着他抛了一个媚眼。

  就要从乱石堆走出的聂天,愣了一下,认真看了看安诗怡,咧开嘴笑了,“姐姐,我以后如果要娶老婆,就娶你这样的。”

  “咯咯!”安诗怡笑的花枝乱颤,“小嘴真甜,等你将来长大了,我要是还没有嫁出去,就嫁给你好了。”

  “好啊!”聂天一口应承下来。

  聂东海呆呆看着聂天,有些啼笑皆非,似乎觉得聂天太过于胡来。

  “混账!”聂北川轻哼一声。

  “安大小姐!”厉樊出言提醒,“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安诗怡依然没有看向厉樊,而是从包里掏出一把赤红色的匕,随手扔给了聂天,娇媚笑道:“给你了!”

  赤红色的匕,来之际,骤然火焰弥漫

  聂天不敢去接,看着那匕落地,看着火焰熄灭以后,才捡起来,冲着安诗怡挤眉弄眼道:“多谢姐姐的定情信物!”

  “咯咯!好有趣的小子!”安诗怡眼中都缭绕着笑意,旋即别头,对聂东海说道:“那把匕,就当是我擅闯聂家的赔礼。”

  聂东海脸色一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再是聂家之主了。”

  “哦。”安诗怡轻轻点头,以聂北川完全能听见的“嘀咕”声说道:“搞了那么多的小动作,某人终于得偿所愿了。可惜呀,我看那1088'>位置也坐不了太久,还是心胸不够啊……”

  “你什么意思?”聂北川怒道。

  安诗怡瞥了他一眼,嘴角满是不屑,不紧不缓地说道:“我是说,聂家在你手中,恐怕再难有出头之日。”

  “你!”聂北川气的吹胡子瞪眼,却似乎顾忌安诗怡的身份,不敢妄动。

  “好了,不开玩笑了。”安诗怡黛眉一蹙,终于望向厉樊,正色道:“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先前此地的强烈空间波荡,还有眩目的空间裂缝,我老远就看见了。这里的空间磁场,分明异于寻常,应该会有一个不稳定的空间乱流域逐渐形成。”

  “空间乱流域的形成,意味着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

  “你们凌云宗想要独占,以一宗之力去探索,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见者有份,我们灵宝阁,也要插一脚!”

  安诗怡态度强势地说道。

  “这里是聂家!聂家属于我们凌云宗,那空间乱流域既然在聂家出现,就应当归我们凌云宗!”厉樊掷地有声道。

  “聂家也是黑云城的一部分,它既然出现于黑云城,安家当然也有份!”安诗怡狡辩。

  这时,离开乱石堆的聂天,拿着安诗怡赠与的匕,已来到聂东海身旁。

  聂东海没有理会厉樊和安诗怡的争执,而是拉着聂天,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他没有问聂天去了何处,只是问聂天有没有事,显然,他所关心的仅仅只是聂天。

  “外公,让您担心了,我没事。”聂天小声道。

  聂东海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厉樊和安诗怡身上。

  “姜宗主!”

  “宗主来了!”

  也在此刻,外面传来了聂南山和其余聂家族人的恭敬声。

  一听到姜之苏亲临,安诗怡立即不再和厉樊争吵,神色也变得凝重严肃。

  “宗主来了,一会儿想清了再说话。”聂东海话有所指地轻声叮嘱。

  聂天点头表示明白。

  数秒后,一身青衣的姜之苏,在聂南山的陪同之下,出现于聂天的视线之内。

  身为凌云宗宗主的姜之苏,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面容古旧,脸色淡漠如水,似乎泰山压顶都不会变色。

  “安家的丫头,你也在啊。”他语气平静地说道。

  “见过姜叔叔。”安诗怡在面对他的时候,收敛了所有的锋芒,显得端庄而贤淑,“我这几日恰巧在黑云城,聂家出现的空间裂变,我觉察到了,便前来看看情况。”

  沉吟了一下,她又出言解释:“事前,我并不知道贵徒厉樊也在。我担心聂家人不清楚空间裂变的凶险,会在冒然之下伤亡惨重,过来也是一片好心。”

  “好在,那空间乱流域尚未真正形成,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生。”

  姜之苏听完她的解释,点了点头,“你刚刚那番话我也听到了,此地如果真是一处空间乱流域,而且最终完全形成了,凌云宗势必会邀请灵宝阁同入其中。”

  “多谢姜叔。”安诗怡鞠身致谢,随后微笑看向聂东海,“打搅了。”

  话罢,她冲着聂天眨了眨眼,竟径直离开,没有多停留一秒。

  她所等候的,似乎只是姜之苏的一句承诺,在姜之苏给出承诺以后,她便很自觉地从聂家走出。

  “把你所见的情况仔仔细细说一遍。”姜之苏看向厉樊。

  厉樊没有一句隐瞒,将他在聂家所见的一切异常,都给清清楚楚道明。

  在他说完以后,姜之苏闭着眼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看向聂天,说道:“这孩子留下,其余聂家人暂且退下。”

  此言一出,聂东海三兄弟,都朝着他轻轻躬身,随后各怀心思地由此地走开。

  “孩子,我听说你消失了十天。这十天,你去了何处?”在他们身影完全消失以后,姜之苏看向聂天,温声询问。

  “十天前,类似的空间细缝,也出现过一回。那一次,我被其中一道空间缝隙吸进去了……”聂天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地回答。

  “吸进去了?”姜之苏眼中异光一现,“然后呢?你看到了什么?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我看到的都是漫天流光,好像有无数的流星,在我身旁飞逝而过。”聂天如畅游在梦境之中,一脸神往地描述:“就像是在一个瑰丽的梦境当中,都是碎光,都是五颜六色的流星飞梭而过。在当中,我好像待了很久,又好像就待了一会儿。”

  “然后,莫名其妙地,我又飞了出来,重新回到了聂家。”

  “我没有想到,十天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好奇怪。”

  聂天脸上满是茫然,似乎依然困惑不解,不清楚在他身上究竟生了什么异事。

  姜之苏看着他,认真听完他的讲述,半响才点了点头,轻声道:“好了,去找你外公吧。”

  聂天有些笨拙地,学着聂东海先前的模样,朝着姜之苏躬身,随后也离开了此地。

  “师傅,你看那孩子讲的是真是假?”厉樊道。

  “假的。”姜之苏脸色如常。

  “那混小子胆敢骗你?”厉樊气恼道:“我这就唤他回来!”

  姜之苏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怪异,似乎也觉得聂天胆子不小,“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里,在他的身上,的确生过某奇妙。”

  “不弄清真相,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厉樊愤愤道。

  “如果真是一个即将形成的空间乱流域,它会在后续逐渐显现出来。如果不是,就是……那孩子自身的异常。”姜之苏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又说道:“我反而希望那种奇异来自于他本身。”

  “什么?”厉樊不解道。

  “后山有人看上他了,他早晚都是我们凌云宗的人。如果是他本身的奇妙,在他成了凌云宗的弟子以后,自然也就归我们凌云宗了。”姜之苏满含深意地解释了一番,又道:“最近一段时间,你常驻聂家,看看后续还有没有异常。”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