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踏天无痕推倒宁婵儿是怎么回事呢

踏天无痕中介绍的推倒婵儿是哪一章节,又是怎么去描述的,有读过小说的朋友们可以来看看这里面的故事。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那年夏天风微凉

踏天无痕》这本小说写得怎么样?加载中... 百度派开启『净空』行动,打击...还有那个宁婵儿,一见面就下杀手,冲着把自己奴役的目的而来,这是死之仇啊!...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战后(二)
陨神渊的深处笼罩在暗紫的亿万幽芒之中,有一座数百里宽、数千里长的巨大石台突兀的支伸出来,十五座由亿万人魔骸骨截积的骨骸魔塔分布在石台之上。

这十五座往骨骸魔塔,比般度、丹图它们在血云荒地所造的往生骨塔不知要雄伟多少倍,但大多数的骨塔陷入一片死寂,仅有三座往生骨塔顶端有数百丈高的幽暗火焰在熊熊燃烧着,散发出紫黑色的幽芒,在陨神渊的深处分外的显眼。

火焰看似在熊熊燃烧,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热量散发出来,在陨神渊深处游荡的魔物,甚至连那火焰幽芒笼罩的范围都不敢轻易进入。

连神魂都要被冰封起来的感觉,绝不好受。

不知何时,其中一座魔塔的顶端,幽暗的紫色魔焰骤然动荡起来,巨大的火舌几乎要穿笼罩陨神渊的魔毒煞,窜到陨神渊之外去,令陨神渊内部的魔物惊扰不休,纷纷往魔塔这边聚拢过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一天一夜的扰动,那座骨塔顶端的魔焰最终还是没有支撑住,,黯淡得几乎都要彻底熄灭掉,魔塔里隐隐似来不甘的怒吼跟咆哮……

“怎么回事,难道莘山魔尊在外面也殒落了吗,不得不借魔塔之中的身外分身重生?”

“怎么可能,虞安魔尊数年前刚刚殒落,莘山魔尊与鬼奚魔尊出陨神渊,助黑炎大魔尊讨人族,连克大城,每年送回数以千计的天魔血丹,殒神渊中那么多的魔将、魔侯得以突破,形势一片顺利,莘山魔尊怎么可能突然就殒落了?”

无数魔物,看到这一幕,惊骇的纷纷议论开来,都不知道莘山魔尊的本命魔塔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状况。

这时候一道晦涩至极的意念忽然从陨神渊的最深处传来。

这道魔识所携带的魔威磅礴至极,带着一股血红色、有如实质的气息飞旋而至,瞬息间令整个陨神渊都陷入魔煞沸腾的海洋之中。

诸多魔物受气息所摄慌忙拜服下去。

血红色的气息盘旋不止,凝聚成一颗巨大的魔神头颅,悬浮着陨神渊的半空中,有如君临天下般盯着下面的诸魔。

这时候莘山的本命魔塔顶端,紫色魔焰凝聚出莘山魔尊的虚影出来,面对魔神的凝视,愧色的说道:“莘山有负太古所托。”

“我原以为姜燮那个老不死的即将将诀、小千剑阵都传给海,至少也要十年八年能成,却没有想到此域天地竟然孕生出天道苍龙。”魔神的声音在陨神渊传荡,激起一阵阴雷滚滚。

“天道苍龙是什么,难道是传说的真龙、神龙?这要怎么办才好?”

魔神的话一传出去,顿时在陨神渊深处激起一片慌乱的议论。

另两座魔塔顶端的紫色魔焰,这时候也是一阵扰动,很快凝聚出黑炎、鬼奚二魔的虚影,张口问道:“北陵继承流阳残余势力,又得太古的大敌姜燮相助,积攒的实力一再超过我们的预估——北线兵马短时间内难以再度进攻北陵,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魔神传音道:“南北线兵马都往后退缩——人族一旦没有外部的威胁,内部必然先乱起来,这是人族拥有天道苍龙也没有办法解决的缺陷……”

鬼奚魔尊对人族孕生天道苍龙倒不甚担忧,照猿渡峡一战的情形来看,虽然陈海借天道苍龙掌握天道神雷,是莘山最终不能突围而陨落的关键,但发挥更大作用的,还是密集如蝗群的暴炎重锋箭所形成的青莲焰海。

这也是鬼奚最心惊的地方,它都不敢想象当成百上千的天机战车,都喷发出能在极瞬间就熔铁烁金的青莲烈焰时,它手下的魔兵魔将还要怎么抵挡?

*************************

安西与越廷联军将防线推进到尹江沿岸,栖凰岭就变成安西郡国相对平静的后方。

安西郡王也将王城迁到栖凤岭南麓的巨鹿。

荆山会战结束后十二月下旬的一天,在栖凰岭南崖一座不起眼的精舍里,代表烈帝秦冉赶到安西,与安西郡王吕尚以及越郑王刘汾相见的嵇元烹,第一次见到小型化后的暴炎重锋箭、又名青莲焰箭的实样。

“我们安插的奸细,早就在两年前就能进入燕州聚泉岭,知道那边的天机学宫在试制一种叫青莲焰箭的特制箭簇,当时还在拼命猜测北陵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天机战械藏着没有拿出来。后来我们得知所谓的青莲焰箭不过是暴炎重锋箭的缩小版,也就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毕竟炼制此等尺寸的暴炎重锋箭,需要耗用坞银等极珍金铁,绝难批量炼制,而且每一支青莲焰箭的重量,也要比常规的重锋箭大得多,用普通的六膛重装膛难以持续发射。当时,是谁都没有想到在冲击暴炎所能持续的极短时间内,只要在足够狭窄的范围内叠加三百道冲击暴炎,就能形成天位上三境强者才能掌控的青莲烈焰,为此则足以让北陵军有足够的动力,发挥更强的六膛重装膛,以及暗中不计一切代价的囤积这种小型化的暴炎重锋箭,而这恰恰又是青莲焰箭名字的来源,”

身为太衍宗太上长老的赵孝志,不仅身为安西最强的玄修,同时也是安西的炼器第一人,对他而言,仿制青莲焰箭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说道,

“用六膛重装膛发射青焰莲箭的射程短,最远只有四千步,只要有足够的防备,还能够应付,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北陵军有可能将三百支青焰莲箭,集中用重膛炮发射的情景?”

嵇元烹、吕尚、刘汾等人坐在玉案之后,神色凝重,皆细思赵孝志所说的情形。

要不是魔族在猿渡峡这个狭道相逢、勇者争胜的特殊战场上被打了一个猝手不及,六膛重装膛仅三四千步的短射程,将是青焰莲箭的致命缺陷。

毕竟青莲焰箭远不能像普通的重锋箭那么肆无忌惮的消耗。

就像天位上三境强者,倘若只能攻击近身三四千步以内的强敌,攻击次数又受到严格的限制,对敌人的威胁自然就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但是,北陵军倘若将三百支箭焰莲箭的箭簇部分集中到一枚大尺寸重箭之中,用射程达一百里的重膛炮发射,谁敢想象上百重膛炮齐射的情景?

嵇元烹、吕尚、刘汾等人相信北陵军想要做到这一步,绝对不是什么难事,而一旦北陵军做到这一步,将魔族再次驱逐到古兰山、大金山以北,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到时候,他们就要面对在魔中崛起、与流阳宫残孽有着千丝万缕渊源、对诸族有着天然敌意的强横势力的存在。

“立时封堵所有坞银有可能流向北陵的通道,是此时的当务之急,相信你们都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吧?”越廷郑王刘汾身穿紫金蟒龙袍,身量极其伟岸,眼瞳里暗藏紫色雷芒,这是他将紫气升阳诀修炼到大成境界的表现,手按住玉案,以虎踞之姿的扫射众人,不徐不急的说道,“此外,诸家能炼制多少青莲焰箭,也应该极尽所能有所作为……”

对刘汾的话,众人皆称是。

大家心里很清,即便这时候果断封锁住所有坞银流向北陵的通道,但北陵自身每年也应该有能力采炼数万斤坞银,炼制上三四万支青莲焰箭囤积下来,在魔劫还没有消除的情况下,诸家光想防备、压制流阳宫残孽势力的崛起,将是极其吃力的。

目前,大家对北陵所盛行的天机傀儡术,对诸多天机战械的铸制之法,也都差不多掌握了,传统的炼器能力,也应该远在北陵之上。

这时候搞清楚青莲焰箭的原理之后,想要仿制,甚至试制更强的焰箭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各家尽最大可能去发展天机战械,装备军中,极尽可能打击魔兵、恢复统治疆域,真正凭借自身实力将北陵限制在万涛河北岸难以出头,才是消弥流阳宫残孽势力对诸家威胁的根本手段。

*************************

烈帝三年年末,除了南线魔兵大幅撤退到洞庭山附近外,北线魔兵也陆续从茅镇山脉撤出,退回到阴魂岭、武侯岭,调整部署后,重新将压力施加到紫柏山的东南麓。

北线魔兵一方面限制北陵军出紫柏山东麓,收复天鹤川等地的故土,一方面继续驱赶成千上万的魔物通过紫柏山,进入北陵境内大肆扰袭,破坏北陵境内的生产。

安西与越廷联军不费吹灰之力,收复茅镇山脉,但兵力并没有继续往东挺进,而是不顾冬季的酷寒,从栖凰岭西麓迁徙数以百万的平民填入茅镇山脉北麓,与荆口城夹万涛河而望,着手修建数座由防护大阵笼罩的军镇城池。

安西吕氏在王城巨鹿南部的潼湖择地修建造场,看船坞的规模,看得出安西吕氏在越廷的支持下,计划在千潼湖建造青鲸级铁甲战舰;同时巨鹿城里迁入数以千计的炼器师、十数万计的匠工,大建工场,筹划建造天机战械。

在横断山脉的深处,造桥铺路的民夫更加艰辛,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熬不过酷寒而冻死,又或者失足落入深峡摔成粉身碎骨。

这一切只为能早日在安西跟越廷之间开辟出横穿横断山脉的陆上通道。

烈帝四年暮,南诏郡国联同天南国援军进入茅镇山脉南麓的大庚岭大肆修建军镇城垒。

茅镇山脉南北绵延两万余里,就传统而言,南麓的大庚岭一直以来也都位于安西柱国将军府辖域的腹地。

南诏与天南国的联军,倘若要联合起来对北线魔兵施加压力,完全可以到阴魂岭的南部建立前进基地;而那里距离茅镇山脉南麓的大庚岭足足相距五六万里。

截止到烈帝四年春暮,天南借道南诏、越廷借道安西进入深受魔劫屠戮的崇国境内的总兵马已经达到七百万,但大多数都聚集到荆口南岸的茅镇山脉,像一柄锋利无比的斩天巨剑悬在北陵的头顶之上。

陈海对此视如无睹;同样的,陈海对过去两年时间内南诏与天南、安西与越朝的大姓宗族间高达百余起的联姻也视如无睹,对雍京南迁势力在云岭附近扎根以及跟南黎诸姓的合,同样视如无睹。

无论是南诏或安西残军,还是天南与越朝数万里奔援而来的精锐兵马,只要他们没有能跟魔兵主力打上一两场血而惨烈的会战,陈海并不觉得他们聚集的兵力再多,又或者境内建多少制造天机战械的工场,就能对北陵形成多大的威胁。

陈海同时也相信他们也应该清楚自己的斤两多轻多重,不要看他们在茅镇山脉聚集的兵力甚多,也开始大规模铸制天机战械,但相信他们在魔族身上找到自信之前,绝对不敢对北岸轻起兵衅。

魔族弃攻为守,将北线兵马都收缩到阴魂岭一线,虽然还不断驱赶杂魔通过紫柏山渗透进来,但整个北陵境内所承受的压力,比以往要减轻了许多。

北陵也终于迎来难得的休生养息的机会。

首先陈海对北陵军的防备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整。

紫柏山南麓的陵州、丹霞渡、太华山虽然仅两千里方圆,但依旧是北陵防御的重点,包括龙骧军、南镇军第一、第二方面军以及第一水师在内,在陈海的直接统领下,总计聚集三百万精锐;此外从陵州到天水之间的防线,归南镇军第三方面军负责;而紫柏山的防线,则划归南镇军第四方面军负责,都受陈海的直接节制。

龙骧禁营军及南镇军共编五百万人马,陈海之下,以龙帝苍禹、宁婵儿、周晚晴、符思远、姬江野、秦虎山、元周、董良、谢觉源、苗凤山、吴之洞、余苍、符少群、秦谦、雷阳子、苍遗、墨翟、计都、吴云湖、吴澄、桓温、姬成韵、姜赫等人为将臣掌管军政事务。

不要说龙骧军了,南镇将目前防务最严重、最严峻的防线都囊括进去,区域差不多涵盖四分之一的北陵疆域,自然可以说得上是北陵的御魔主力所在。

除此之外,陈海还将荆口、海陵、望海等万涛河中下游的城池,合并北陵西岸沿海往北一直到东都山的防务,新设西镇军衙司统领,编水陆两百万精锐。

西镇军以姜晋、沙天河、魏哲、丰逸臣等人为将,除了防备小股魔兵有可能渗透进来,主要还是震慑南面的安西、南诏不敢有什么异动。

北镇所负责的防御区域最为狭窄,但作为根基之地,同样编有两百万精锐兵马,以左耳、桓常、袁燕雪、卢少商、姜沛等人为将。

北镇军除了要负责魔獐岭、北陵王城、天罗谷一线的防务外,还要不时分兵清剿天呈山、玄阴谷方向广及数万里广袤范围内的魔物。

陨神渊继离天罗谷足足有一百二三十万里远。

北陵所造的重型天机战车,还没有一辆能够持续奔行一百二三十万里而不出问题的,所以,就算魔族在陨神渊那边防务空虚,陈海想要在短时间内组织大军对陨神渊进行远征,也是不现实的。

虽然暂时对陨神渊方向鞭长莫及,但不意味着北陵会容忍天罗谷北面的魔域继续滋生魔物。

而对于盘据中州大平原、北庭乃至更东面的魔物,陈海同样会不时分出小股精锐兵马绕过阴魂岭、武侯岭,破袭这广袤区域的养魔地,尽可能限制魔族继续壮大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