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55.com小说库 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踏天无痕境界划分是如何的呢

踏天无痕》中的境界介绍是怎么样的呢,有知其中章节的朋友们可以来看看这里面的故事,一起来讨论讨论。

分类导航
玄幻小说
奇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职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游戏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青春校园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耽美小说
游戏竞技
女尊小说
百合小说
仙侠小说
1
,

和之前的青阳,还胎,天元,元旦不一样了。

现在的第二级,应该是 辟灵(还胎),
现在的第三级,应该是 明窍(天元),
现在的第四级,应该是 丹(元旦)。

目前的境界大概跟大荒的真阳境差不多
接下来辟海类似还丹
明窍类似天元
道丹类似元丹
道胎类似法相
对比之下很明了,太微宗只能是二流
跟当初的明霄宗差不离,法相最高,其他宗都有天人
大燕帝国三十六王侯之族的姚氏宗子姚兴下大罪,修为被废,记忆抹除,流放到边陲投靠舅父,从天之骄子如日中天的云端跌落,沦为二流宗门太微宗最低级的道兵弟子,在一次意外中摔落山崖而死……

踏天无痕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反攻(五)

鸠真隆庆七年没有亲眼见过飞舰集群重创魔族翼魔主力的情形,之后北陵军的浮空战舰及飞舰集群,除了护送飞艇编队往滕王山、雁荡山输送补给外,主要还是陪着龙骧禁营军逐一的清理沦陷地的养魔地,还没有在镇元山大规模部署。

  虽然天南国、越国近年来也成功推演出雷芒禁制,还成功仿制出雷幕机匣、风焰射流匣的雏形,但始终没有造出能用于实战的飞舰来,这时候才发现除了诸族视为根本的阵法禁制之外,北陵所造的梭形飞舰有着太多他们需要逐一攻克的难题了。

  玄元军、东征讨魔军以及在镇元山的天南讨魔军,都装备少量的新型雷幕战机,却没有机会亲眼看一看雷幕飞舰的集群出击是何等壮观。

  从茅镇山南麓到镇元山有近三万里的空当,这个区域被人族放弃后,安西以及南黎的宗阀世族始终没有能力将防线推进到这一线,将这个空当堵住。

  北线魔兵主力离开阴魂岭后,就是从这个空当,往西南金沙河上游方向运动,在时间上要比龙骧禁营军早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十数路魔兵整体上也仅仅是往西南推进两万里,抵达金沙河北岸的一条支流新津江附近。

  到第三天的黄昏,以磐山号、歼天号、御虚号为首的飞舰集群就追上北线魔兵的后卫兵马,对其进行狂轰滥攻,仅用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就将北线魔兵仓猝间组织的后卫防线撕碎掉,将五十万魔兵魔将打得抱头鼠窜。

  魔族最后所剩的翼魔主力不敢出动,被困阴魂岭、首阳山将近十年,杂魔及俘获的凡民都已经消耗一尽,不能大规模的结血炼魔阵——看到有如雷云盖来的飞舰集群,血暴戾的魔兵魔将也是第一次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恐惧,杀戮血煞都受到压制,五十万魔兵魔将组成的后卫兵马,凭什么抵挡由八艘浮空战舰、一千艘轻歼型飞舰、八十艘重歼型飞舰组成的空中战斗集群的狂攻滥炸?

  要不是飞舰集群一次所能携带的重锋箭、青莲霹雳子、青莲集焰弹数量有限,必然赶到镇元山休整、等待补充,一次性将北线魔兵的五十万后卫兵马全部歼灭掉,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陈海以飞舰集群,对北线魔兵的后马进行雷霆打击,主要还是迫使北线龟缩于新津江的深山老林里躲藏,不敢在开阔地带大范围的运动。

  无论是天机战车还是雷幕飞舰,在地形崎岖以及被大片原始森林覆盖的地域,不受避免的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但一旦进入地势平坦、视野开阔的地带,任何一支精锐战力,没有足够的制衡手段,遇到飞舰集群,就是一场灾难。

  不仅北线魔兵蜷缩到新津江上游的山地里不敢动弹,南线魔兵离开首阳山后,也蜷缩到镇元山南面一万里的魁阳岭一带进退失据。

  魔兵主力一旦不敢大范围的运动,那对南诏、南黎的威胁顿时就彻底解除了。

  陈海到镇元山后,就召集刘汾、秦冉过来,约好四家联兵先共击龟缩于新津江上游山地的北线魔兵主力。

  新津江作为金沙河北岸的一条支流,东征讨魔军、玄元军以及天南讨魔军的主力可能沿金沙河西进,而北陵军在天水、海陵所布防的兵马,则可以沿尹江南下,而主要作战物资、补给,也能通过尹江水道运输,能极大减轻会战的难度。

  龙骧禁营军的推进速度自然是极快,五十万兵马仅用二十天就将跟北线魔兵主力的距离拉近到两千里以内。

  由于北线魔兵藏在新津江上游的深山老林里,不利人族精锐结阵作战,龙骧禁营军五十万前锋虽然精锐,但要硬攻进去,也会承受极其惨烈的伤亡。

  不过,只要确保北线魔兵难以大规模的转移,待四家上千万联军从两边夹击过来,彻底歼灭北线魔兵,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此时北线魔兵主力的补给已经极其匮乏,已经达自相食的地步,时间怎么都是算人族这边的。

  一直到隆庆十六年冬,东征讨魔军、北陵军、天南讨魔军、玄元军从四周围住北线魔兵主力,做好最后的部署,入冬后第一场雪在尹江上游飘落时,上千万兵马分四个方向,开始往北线魔兵主力所盘据的新津江上游两千余里方圆的山地开始进发。

  北线魔兵主力在外围部署防线抵抗比较顽强,但将北线魔兵的外围防线打崩溃掉之后,四家兵马继续往里推进时,却发现所遭受到的抵挡,要比想象弱得多,一队队魔兵被纷纷打溃,几乎都没有遭受到多少像样的反抗,四家的前锋精锐就穿越新津江上游山地、抵达主峰莲花岭之巅。

  不要说鬼奚老魔及诸多魔君了,大量的魔将魔侯也都消失不见……

  陈海站在雪花纷飞的莲花岭之巅,眺望千里山岳,确认鬼奚老魔已然率绝大多数量的魔将魔侯已经金蝉脱潜逃之后,四家兵马就以最快的速度杀进来,务必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新津江源头的四五百万魔兵尽数歼灭掉,以免扩散开去,形成无穷的后患。

  陈海也没有想到魔族壮士断腕能如此的果决,他们现在不知道龟缩于魁阳岭的南线魔兵是什么情况,但料想来也差不多。

  鬼奚、黑炎等三大魔尊、百余魔君、成千上万的魔侯魔将逃回北境魔域,不知道会给将来北征陨神渊增添多少难度。

  秦冉与刘汾飞上莲花岭,见陈海默然无语,他们对视一眼,也是觉得暗暗棘手。

  要是能顺利将鬼奚、黑炎以及百余魔君都毙杀在金沙河以南,意味着陈海率领五十万龙骧禁营军精锐,在飞舰集群的簇拥下,就能够实施北征,毕竟魔族在北境魔域的实力已经被掏空了。

  现在鬼奚、黑奚与新晋的紫鳞魔尊鬼峒,率百余魔君、成千上万的魔侯魔将逃回北境魔域,北境魔域地域又大得超乎想象,从天呈山到陨神渊一百多万里,一次远征最快也要十年,陈海要是还仅仅率五十万龙骧禁营军精锐深入魔域,那就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了。

  然而组织更庞大的远征军,速度会变得更迟疑,后勤补给的困难也会直接上升。

  前者,陈海或许能默认当前的势力格局,而北陵军的主力留在天呈山以南,在越国、天南国能大规模制造的雷幕飞舰之前,包括秦冉他自己,都绝对不敢对北陵有什么妄想。

  后者的话,情形就要负责得多了。

  就算刘汾、秦冉此时立下大誓,他们觉得陈海都未必会信任他们。

  要是陈海决意先解决海东大陆人族内部的问题,他们将何去何从?

  陈海有没有可能已经暗中下令,在莲花岭外围的龙骧禁营军及北陵军会不会已经郑季石、嵇元烹为首的天南讨魔军已经联手起来,随时就会进攻他们?

  秦冉、刘汾知道鬼奚等魔已经金蝉脱壳逃走,这时候跑过来见陈海,实在是有些心惊胆颤,就怕陈海突然翻脸将他们扣下来,但不过来又更显得心虚,有可能直接激陈海下令对他们所统领的兵马出手。

  “我的家有一段故事流传其广,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跟旁人说起过,”陈海邀请秦冉、刘汾等人到山巅一块洁白如玉的巨石上席地而坐,说起三国时曹操跟刘备煮酒论英雄的故事,临了又笑道,“此间虽然无酒,但要论天下英雄,唯二君与陈海三人而已……”

  秦冉、刘汾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符思远、龙帝苍禹、嵇元烹等人陪坐在下首,心里皆是猜测,难道陈海这时候就要直接对秦冉、刘汾下手,要不然的话,讲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计都、鸠真倒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将血河魔幡、都天魔印祭出来。

  “海东大陆的疆域过于庞大,毕于一宗而治之,难免政令驰废、官吏怠蜷,而三国裂流阳帝国分治之后,一万年能大体相安无事,倒也不失良方,”陈海淡然的盯着刘汾、秦冉,问道,“郑王可愿代刘醒而称帝越境,而君上可欲代郑氏而治天南?”

  听陈海这么说,秦冉、刘汾汗毛这一刻都立了起来。

  符思远、嵇元烹对望一眼,他们也没想到陈海会做这样的决定,但细想下来,这或许是北陵解决后顾之忧最迅速的策略。

  毕竟北陵想要发兵统一海东大陆,在天南国、越国都会遇到激烈的反抗,要稳定住统治,不知道要拖延多少年才能够北征陨神渊,到时候魔族在北境魔域的实力必然又将有相当程度的恢复,甚至太古魔尊有可能想出什么脱身之策,从往大阵的镇压下逃出来。

  然而陈海在北征前,又必须解除掉后顾之忧,支持秦冉率玄元军南征天南,支持刘汾回越国夺帝,或许是眼前这种两难困境下的最佳选择。

  一是刘汾率精锐回越国夺帝位,是与其兄刘醒之间的争夺,越国相当一部分的宗阀世族或者会选择观望,或者会倒入刘汾这一边,成或不成,惊扰都不会太大。

  而无论刘汾成不成功,越国短时间都不可能再对北陵生出什么异念,更没有能力出手干扰到北陵军的北征。

  秦冉率玄元军南征天南,遇到问题要更复杂、困难一些,但玄元军的战斗力颇强,只要跟天南国的兵马开打,就将结成死仇,即便不能顺利夺下天南国,也必然将与南诏一起成为北陵南部的藩屏。

  “……”秦冉与刘汾对望一眼,皆艰难说道,“君所请,不敢辞。”

  “好,”陈海说道,“魁阳岭魔兵此时已经分散南窜,玄元军清剿魔物,三个月后应该就能入天南国境了。”

  秦冉点点头,知道陈海只给他三个月的筹备时间,三个月内必须攻入天南国境内,要不然北陵军就不会对玄元军再手下留情。

  而南线魔兵分散南窜,也进一步确认精英魔将已经全部北逃,留下来的魔兵虽然不再是什么威胁,但分散南窜,对南诏、南黎可能造成的伤亡、破害更大,毕竟南诏、南黎在洞庭山、泯山一线组织的防线,不可能将四五百万分散南窜的魔兵都歼灭在境外。

  秦冉、郑季石、嵇元烹也不再耽搁,他们要用风焰飞艇以最快的速度,将兵马往南运送,一方面要确保南窜魔兵不会在各自境内大面积散开,对平民造成惨烈的伤亡,一方面还要让一部分魔兵能渗透过去,形成他们出兵进入天南国境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