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踏天无痕最初的寻道者是谁呢

踏天无痕》中的最初的寻者是谁,其中的故事情节是怎样的,有读过小说的盆友们可以来看看的哈。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邂逅の苦涩

踏天无痕,大燕帝国三十六王侯之族的姚氏宗子姚兴下大罪,修为被废,记忆抹除,流放到边陲投靠舅父,从天之骄子如日中天的云端跌落,沦为二流宗太微宗最低级的兵弟子,在一次意外中摔落山崖而死……

小说中这样的介绍的:
第五百二十一章 现身
风声鹤唳了整整好几天,炎盟里的不少人都是表面上装作一副无事的样子,但背地里却紧绷着神经,他们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来自某处的暗箭一下送回大本营重生

“又有一组人遇到了袭击,几乎全军覆没。”

“临高团驻地遭到不明超级法器轰击,被毁掉了大半个工业城。”

“唐纳森的团队遭到了隐卫的攻击损失惨重,之前经营起的势力也被连根拔起。”

……

银发少女利用她自己独有的能力,不断地搜集着跟隐龙卫有关的情报,但接踵而来的这些信息,让炎盟的人是越看越惊心。

分散到大魏各地的穿越者团队,一个接一个地遭到雷霆打击,朝廷每一次都出动十倍以上的战力,用压倒性的力量横扫,尽量不留任何被反杀然后送经验的可能。

“这不按剧本呀,为什么不是一次一次的加码,我们才刚出了对三,他们就直接丢出王炸!”前段时间刚跟几个华国出身的穿越者学会斗地主的巴哈抱怨道。

“请不要在这严肃的话题中卖弄段子,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还有心思开玩笑的!”一个被巨大精神压力折腾得不轻的年轻人,忍不住发火多说了两句。

雇佣兵出身的巴哈,之前在地球就是因为厌倦了天天出生入死的生活,又不愿意留在白之大地失去自由,所以才选择了加入西尔德斯研究所参加方舟实验。

对泡在战场上多年的他来说,杀人和被杀都已经变得跟吃饭喝水没多大区别,无非是吃饭可以天天吃,被杀只能被杀一次罢了,区区一些杀手的惦记,根本就不算个事。

“伙计,放轻松点,被打一波天我们也输得起。”以前在生命只有一次的战场上巴哈都能保持冷静,更别说现在这种有复活币操作的游戏了,他纯粹是当旅游观光。

“要说最冷静的,还是那个无生吧。”这是突然有人想起了离群索居的白墨。

“从那天的会议以后,他就一个人呆着,好像生怕杀手不拿他当目标似的。”

“恐怖片第一定律——离开大队伍的人必然最先遭到毒手!”

“少扯这些不吉利的,你们一个个都能飞天遁地,死神来了也拿你们没办法。”林炎阳轻轻地弹了下刚才说起恐怖片的人他的额头。

忽略穿越前各人的年龄,夺体重生以后的他们,一个个都少年少女模样,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跟现在说着的话题有种迷之共鸣。

“那倒是……我们这是玄幻片场哈,玄幻片场鬼都是被吊打的哈哈哈……”有人发出尬笑,算是稍稍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

深夜。

月暗星稀,乌云密布,正是杀人夜。

“咚咚咚。”寒落城北,一座门前寥落的庭院外传来了敲门声。

“咿……”门打开了,但往里面看却只能看到黑森森的一片,完全没有开门人的踪迹。

仿佛择人而噬,完全看不清里面情况的黑暗门洞,配上冷风扫过落叶的刷刷声,如果换作是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没什么事绝对不会再有走进去看看的想法。

“无生先生,我们是奉小姐之命,来给您送东西的。”三个装扮得相当别致的侍女,捧着一盘东西在门外说道。

门后没有传来声音,但马上就出现了一条被光照耀着的道路,在两边黑暗的反衬下显得格外耀眼。

领头的侍女见状,转身轻轻地摇动了一下手上的丝绢,跟随其后的两人便随着她走了进去。

三人沿着唯一的光路缓步行走,不时还往两边偷瞄,直至来到光路的尽头——一座挂着“无生殿”三个字的建筑面前。

殿门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打开了,没有让她们再多等候分毫。门后是一个坐相十分随意的白衣少年,但他的面目上看不到一丝属于少年人的轻盈。

坐在这里守株待兔的,正是白墨。

“欢迎。”坐在沙发上的他慵懒地说道,“要茶吗?”

“杀!”领头的装少女听到这话,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已经察觉到了真相,没再有一句废话,她瞬间从胸前拔出一面旗子一样的武器,大声地向着身后发号施令。

两个手捧托盘的少女,此时也撕开了她们的伪装,操控起托盘上原本用来盖着底下东西的绸布。

相比起图穷匕见式的杀,其实绸布才是她们真正的武器!

“他们也一起过来吧,我已经将周围都封锁好了,不会打扰到别人。”白墨招了招手,大院外十多个原本隐匿在黑暗当中的黑衣人,便都纷纷被迫显出了形体。

“计划有变,正面进攻!”

“是!”一群黑衣人拔出隐藏在鞋子上的武器齐声大吼,然后又一次消失在原地,看样子是重新潜伏,等待时机发动致命一击。

跟躲藏在阴影当中的黑衣人刺客不同,两个使用绸布作为武器的少女更像是正面硬干的战士。

她们用看似柔弱的双腿,用所有足控都为之牙的暴力踩出了音爆,踩裂了地面,以近乎瞬移的箭步直接向着白墨袭来!

至于一开始持旗的宫装少女,则在喊完话以后便化作一缕轻烟,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两个主战、三个辅助,就为了杀他们那帮人,竟然派了五个六阶过来,还真是奢侈。”

“扭杀!”负责近身搏杀的二人组,用凌厉的拳风回答了白墨的话。

“可惜了。”

“轰!!!!”白墨话音还没落,他所在的1088'>位置就被二女恐怖的冲击波扫荡了一片,她们凌厉而强大的意志,甚至将每一片飞溅起来的砖瓦,都尽数碾成了纳层级大小的粉末。

但这种夸张的破坏力,却被极为巧妙地控制在了一个不到两平方米的范围里,方寸之内,万物化尘,方寸之外,秋毫不犯。

“六阶的血脉武者……”白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似乎也是道武双修,但因为将精力都放在了自己开的道路上,武道在踏入法身境的第二转以后就再无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