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踏天无痕女主角是谁呢

踏天无痕》众多中女主角是谁是什么的角色,读过小说的朋友们可以来看看其中的故事情节好哈。

分类导航
玄幻
奇幻
武侠
科幻
其他
仙侠
都市
出版小说
职场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灵异
武侠仙侠
同人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女尊
青春校园
1
这个冬天~有点冷

女主:紫菱,男主丫鬟,谋害过男主(魂穿前的人)
女主:董宁,有过婚约,(魂穿前订下,后被她家退婚)
女主:小蝉儿,紫菱的姐姐,疑似陷害过女主(魂穿前)

由于一些矛盾,谋害都是魂穿前,郁闷不郁闷,仁者见仁,看到现在,感觉还可以,

开篇章节描叙的女性,苏倩,描叙手法及其到位,正面描写加侧面暗喻,以主角内心一个贪慕钱财的女人,又一以侧面暗喻苏倩作为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喜欢男主,却不得不以坏形象面对男主,直到男主死去…嚎啕大哭,

后面男主魂穿,剧情都还精彩,唯一一段让我个人感觉压抑的就是男主和董宁的婚约再续章节,男主受世子压迫,不得不放弃联姻,却又不能和女主解释。略压抑

总体来说,值得一看!
有郁闷,无雷

大燕帝国三十六王侯之族的姚氏宗子姚兴下大罪,修为被废,记忆抹除,流放到边陲投靠舅父,从天之骄子如日中天的云端跌落,沦为二流宗太微宗最低级的兵弟子,在一次意外中摔落山崖而死……
和他的上本玄幻一样,主角又是个圣人,而且是看到女人就发贱的圣人。
本来看了开头,觉得这书不会重蹈覆辙了,结果后面又开始了。原来肉身的主人被女人陷害了,这个女人继续纠缠夺舍的男主,完全不怀好意,主角还去捧人家的臭脚。更俗的书里要杀个女性的敌人就那么难?这辈子没见过美女吗?
还有为了对抗未来的罗入侵,主角不惜自己忍受各方敌人的压迫,还主动增加他们的力量资源,美其名为了人类应对大
大半夜的,看了一肚子火,了隔壁的,还不如看小白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远征(尾声)
隆庆二十二年入秋没有多久,天呈山就完全被皑皑冰雪覆盖住,就连山脚下也是一片雪白。
东西两三万里绵延的天呈山,曾经是魔族的腹心之地,上百万的魔兵魔将、数以千万的魔物,一度在天呈山以及附近的荒原游荡、栖息、杀戮、吞噬,成为海东人族难以跨越的天堑;而在北陵军的精锐兵马进驻天呈山之后,从天呈山往南到天罗谷的荒原,今天已经可以说是魔迹罕至,荒原之上随处可见的都是牧民放养的大群牲口。
海站在孽境峰之巅,眺望茫茫雪原。
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持续三十多年的滔天魔劫,虽然人族伤亡惨烈,但魔族数以千万的精锐也都从北境魔域南下,在利于人族兵马作战的地域被集中的歼灭掉,这事实上也为人族远征陨神渊准备好条件。
远处三头鳞鹰两大一小啸鸣着,在深苍的天穹深处在振翼翱翔,那青鳞巨翼显得是那么的苍劲有力,看着就像是一家三口飞到荒原深处,感受着这万里风云激荡的壮阔。
只不过这三头鳞鹰若有若无的附着一缕微弱气息,却瞒不住陈海他们的神识探察。
“沧源剑派、玄皇天的那几老家伙,都被刘汾、秦冉他们打得跟狗似的,还整天盯着这边的动静,也真是够烦他们的了……”陈海烦不胜烦的挥开袍袖,百里外的苍穹云气滚滚,下一刻就将那三头鳞鹰直接定在苍穹之中,仿佛一幅剪影画,随后又将三头鳞鹰体内所附的神魂气息剥离掉,重新放开三头鳞鹰的自由,任其远飞而
身边的符思远、秦虎山等人,跟天南国、越国的高层都有接触,能分辨出那三道神魂气息,都是沧源剑源、玄皇天隐居多年、不理世事的太上长老,没想到没有坐化,竟然还在骧禁营军大举远征之际,竟然亲自潜伏到附近,探察这边的动静,说不定还是担心这边借远征陨神渊为借口,兵锋一转,借天呈山西角新建的石城港坐出海偷袭越京。
这两年,北陵是在天呈山西角的坠星海北海岸修筑了海港,但主要是北境魔域的深处,有一条名叫犬夜河的河流,在石城港附近流入坠星海。
虽说犬夜河以及上游的大小支流蜿蜒二三十万里,常年冰封,但就算不能行船,冰封住的河道也要远比起伏的荒原丘陵平坦得多。
从石城港运物资到北陵军在北境魔域深处所建的第一座前哨城垒漠河城,虽然比从天呈山的北山大营过去,要远十万里,但考虑到大宗物资借冰道运输的便捷性,还是在天呈山西麓沿海修建大型海港的必需。
这样也能让从扶桑海出来的物资,直接在石城港登岸。
就而石城港本身而言,三面受山岳环抱,两三千里大海湾气侯宜人,有极北之域的严寒,也适宜人族凡民栖息繁衍。
当然了,修建石城港也有震慑越国诸多势力的用意在。
龙骧禁营军主力目前是主要驻扎在天呈山,但是倘若在石城港集结,在新型青鲸级战舰的护卫下,杀到越国北部沿海地区,也仅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绝对比走陆路快捷多了。
这样不管越国境界的形势如何发展,都能为将来减轻一分危机
这两年,无论是越郑王刘汾、南诏王郑季石,还是烈帝秦冉,军事行动都不是十分的顺利,主要也是他们三家之前的底子太薄,仅靠着将卒精锐、勇于作战,但战斗力难以持续,对彻底动员寒族及庶民的力量,也有所迟疑,还是陆陆续续的吃了一些败仗。
在北陵的调停下,目前三家跟天南国、越国都暂时达成停战协议。
刘汾在越江以东地域,自立为帝,建立郑国,玄皇天所属的越廷旧有宗阀世族,还保留越江以西的广阔地域。
而南诏、南黎割占天南国的北部疆域,将原南诏、南黎的疆域往南展了一倍,也算是暂时获得相对开阔的存空间。
北陵则将栖凰岭以东、洞庭山以北的疆域都收入囊中。
这些区域在魔劫期间都惨遭魔族的蹂躏跟屠戮,北陵军目前的主要任何,还只是派出一支支小股的精锐战力,建立折冲都尉府、建立大大小小的定居点,将这些地域的人族元气一点点的恢复过来。
不过,随着这些年的休生养息,北陵所统御的人口也已经恢复到八十亿以上,甚至还在天呈山、碎星峡等之前被魔族牢牢控制的区域,选择一些适宜地点建立定居点。
陈海还派兵马从玄阴谷的天域通道,进入万魔州天域,清剿那里的魔兵魔将,迁徙民众定居过去。
等这些工作陆陆续续的有了一定的进展,远征陨神渊的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当然,这么远距离的北征,再准备都谈不上充分,但考虑到鬼奚、黑炎等魔回北境后也会迅速的纠结残魔负隅顽抗,北陵军的远征筹备时间绝不能太久。
看到董宁、苏绫二女飞过来,符思远、秦虎山二人就先行告辞,先赶去北山大营准备出征事宜,留下时间给陈海跟董宁、苏绫二女道别。
董宁、苏绫二女各自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幼儿,飞落到孽境峰顶的望仙台。
陈海挥手洒出一片星芒,将二女遮住,避免她们太过辛苦的去遮挡凛冽的罡风,又将坤儿、钰儿抱到怀里来。
“杨姐姐启程回燕州了,你也不说送她一程。”董宁凭栏而立,说起来杨巧儿今日启程回燕州之事,总觉得陈海应该送她一程。
“……”陈海想起杨巧儿这几天到天呈山来小住,丰腴雪腻的肉身不知道在锦诱床榻间叫他恭送了多少程,还用珠胎之法从他身体里索取大量的真阳精元想着孕育灵胎,而当下出征在即,事务太忙,他没能抽出时间来专门与她相别,倒也不能算亏欠太多。
想到杨巧儿真要在燕州给他生下的子嗣,不知道又要被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在背后指着脊梁骨骂什么,陈海也是头痛万分,眼下只是笑着跟董宁、苏绫二女说道,
“此次北征,即便顺利攻下陨神渊,但要将太古魔神重新镇压,也非十年八年能够竞功,却又要辛苦你们二人留下来教导坤儿、钰儿修行……”
这些年戎马倥偬,陈海常年都在外领兵征战,不要说常年留在燕州坐镇的杨巧儿了,即便是陪伴董宁、苏绫的时间都甚少,而这次北征,一走又不知道多少年,甚至都不能看到自己这对才牙牙学语的小儿女长大成人,不能不说是一遗憾。
他之前还想着要能将鬼奚、黑炎等魔歼灭于北陵以南,只需要率领四五十万精锐子弟北征陨神渊就足够用了,但没想到鬼奚、黑炎二魔能下那么大的决定,将上千万的魔兵都抛弃掉,大批的魔头金蝉脱北逃,回到北境魔域深处再度聚拢一批残魔,迫使陈海不得不将这次北征的精锐兵马提高到三百万之多。
这么长距离,这么庞大兵力的远征,无论是后勤补给的难度,还是凶险程度,都直接上升,同时还要保证人族腹地不发生大的变故,陈海也没有必胜的信心,此次相别,也同样的有可能是天人两隔,心里有着说不出的依依不舍
董宁、苏绫虽然也想一起北征,但她们在军中发挥的作用不比宁婵儿、周晚晴,而留下来则能有助稳定北陵的政局,确保后续的资源、物资、人马能源源不断的输到远征军手里。
两个才牙牙学语的小儿女却识不得陈海与董宁、苏绫惜别之苦,从陈海怀里挣扎着下来,也不畏那如刀削斧刻、能吹灭人神魂的凛冽罡风,就要跳到雪堆里去玩耍。
在一旁守侍的姜薇忙不得伸手抓住小世子跟小郡主。
虽然陈海踏入中三境之后,才令董宁、苏绫得孕生下陈坤、陈钰两个儿女,是罕见的先天灵体,但这么小的年纪也承受不住孽境峰顶罡风的吹拂。
姜雨薇、姜泽等人忙将小世子、小郡主牵到一旁,看着陈海与董宁、苏绫二妃惜别,不忍催促;对前世记忆丝毫无知的姜璇,又等了片晌,才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君上!差不多到时辰了。”
他们乘殛天号赶到北山大营还要有半天时间,不能让中军近一百五十万兵马在北山大营,因为等候错过发兵的时间。
董宁、苏绫不愿在大军之前流露出儿女之态,就在孽境峰跟陈海告别,依依不舍的看着陈海在姜璇、姜雨薇、姜赫、桓温、陈桐、姜泽等人的簇拥下,登上殛天号往北山大营飞去。
殛天号排空掠行,距离北面的罪境峰还有千余里时,就见一道青色流影从西南方向凌空飞来。
执掌殛天号宿卫将军雷阳子刚要出声警告,勒令来人停止前行,却见陈海这一刻神色激动起来,眼眶里隐有泪迹,带着姜雨薇、姜赫等人一起飞出殛天号,悬空半空,长揖行礼,呼道:“师尊终于出山了……”
雷阳子这才晓得朝这边飞来的青衣道人,原来是受太上天尊秦世民迫害、残魂在海外独复活的姜寅。
从受秦世民迫害算起,雷阳子心想姜寅残魂重修迄今不足四十年,没想到竟然又踏入天位境,还及时赶到天呈山来参与这一次的北征,修行之快还真是迅猛啊。
“还好赶上去,要不然一个人跑到陨神渊找你们会合,那就真是孤单了啊。”姜寅一袭青袍,背负一柄黑色灵剑,朗声说道。
*************************
极北之域,没有四季的分割,终年笼罩在仿佛烈焰燃烧的彤云之下,天地却是一片暗沉。
一道数万里绵延的裂谷,将这一块大地撕裂开来。
曾几何时,这里是魔族的乐土,而到隆庆三十九年,进入裂谷之中,到处都能见到随着斜坡石崖散落分布的魔物尸骸。
整座陨神渊仿佛变成尸骸的海洋,一直延伸到陨神渊的最深处;而历经数年恶战,此刻的陨神渊内部的地形,也较以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曾几何时,陨神渊数十万年都笼罩在暗紫色的亿万幽芒之中。
这一刻,在陨神渊深处的虚空中,一头巨大的苍龙盘着百丈大小的太虚龙魂鼎发出一阵阵龙吟,牵引着一道无比壮阔的青郁色气息,仿佛数千里绵延的星河一般,从陨神渊的顶部破开魔煞的封堵,直接照彻到陨神渊深处的戮神台上。
戮神台宽二三百里,长逾数千里,仿佛陨神渊深处一座浮空石岛。
戮神台上十五座由亿万人族骸骨堆叠的万骨魔塔已经被摧毁,不计其数的魔兵魔将尸骸深处,是数以千计、数以万计被摧毁的雷幕战舰跟天机战车,还有上百万御魔将卒也永远的躺在戮神台上。
魔龙鬼奚的魔骸长达二百五十余,比黑炎、鬼峒的魔骸更加的醒目、眼——磐山号、殛天号、御虚号诸多名震海东大陆的浮空战舰,也只剩残骸坠毁在戮神台上。
大战之前,戳神台的规模要比此时大上好几倍,此时没有被完全摧毁,是因为最为激烈的战事在龙骧远征军杀到戮神台前,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最初的远征军分三路总计三百万精锐进入北境魔域,但之后十数年间,陈海还陆陆续续从北陵征调三百多万精锐子弟,甚至将天机战械的制造工场都修建在陨神渊的边上,迁来三十万匠师、匠工,而从抵达陨神渊的到攻占戮神台,前后就用了六年时间,无数将卒战死在陨神渊的深处。
秦虎山、奚同光、余苍、黄岐玮、鹤真人、谢觉源、姜晋、袁燕雪、刘政华、桓荣、吴云湖、屠缺、魏哲、刘亚夫、周斌等二十多名天位境强者壮烈的陨落在旷日持久的灭魔一战之中。
此刻还站在陈海身后的将卒,则剩不到一百万,但就是这一百万铁血将卒,能凝聚出来的杀血云,就已经能将陨神渊最深处那道晦涩至极、有如实质的血色气息压制住,更不要说一道道众生愿力凝聚的紫电雷霆不断朝戮神台下方的魔渊深处劈去……
在戳神台下的下方,那血色魔像血海一般剧烈的翻凝,那晦涩至极、有如实质的血色气息还无比的强大,但将要凝聚出魔神头颅的虚形之时,就被成百上千道紫电雷霆所凝聚的紫电雷鞭所劈散掉。
姚文瑾、云师都修成祖龙诀,他与姜寅、龙帝苍禹一起,协助陈海祭使太虚龙魂鼎,所凝聚的紫电雷鞭要比当初镇压住魔龙磐山时强出数倍,但也仅仅是令太古魔尊黑梵难以在陨神渊底凝聚成形。
有时候甚至还要齐射一波青莲集焰弹,形成广及千丈、万丈的青莲焰海,换陈海他们歇一口气。
“人族恶业不消,本尊便永生不灭——你等小儿,今日借百万将卒血杀之气,又借亿万人族愿力是令本尊难以凝聚真形,但此地魔域,远离人族故士,山水险恶、魔瘴横行,人若久居,最易滋生魔念,怕是不用三五年,你身后百万将卒都要有半数入魔,你们到时候还能镇压住本尊多久?而你们倘若不敢重兵驻扎于此,有三五百年魔族在陨神渊便能再次兴盛起来,而此次规模的远征,你们三五百年就能组织一次不成?”
一阵阵带着丝丝撕裂神魂异力的魔音怒吼从血海深处传来……
黑梵敢这么嚣张的说出来,也是猜到人族拿它没辙,而当年刚进入星衡域的姜燮,修为不知道比这些土著高出多少,也只能镇压它,而难以炼灭。
陈海哂然一笑,懒得多费什么口舌,挥了挥手,就听得陨神渊的上方传来轰隆隆金属碾压的异响,差不多过去一个时辰,才看到一座高逾百丈、重逾亿万的古塔顺着斜坡铺设的轨道快速滑降到戮神台上。
这座古塔虽然予人浑成一体之感,整体就是一件法宝,却没有人祭炼,而是用最笨的办法,转运到极北之域、转运到陨神渊戮神台来,也不知道北陵军为转运此塔花费多少的心思。
“你们费尽心思,将没有祭炼过的藏剑塔运过来做什么,难不成还想着用此塔,将本尊压死不成?不过,以你们的修为,即便祭炼藏剑塔,也不可能修成梵天境大成都未必能掌握的大千剑阵对付本尊,”血海之中传来一阵阵可笑之极的狞笑,但转念想明白陈海他们的用意,才带着些许惊讶的语气说道,“哦,姜燮的神魂气息还附在藏剑塔上,你们是想用此塔作为道标,引导姜燮再入星衡域?不得不承认你们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但且不说姜燮能不能成功轮回转世,就算他拾得此世的记忆,等他踏入梵天境,隔着无尽太虚混沌能感知到藏剑塔的存在再入星衡域,都不知道多少万年之后了,你们有谁能等到哪一刻?”
“那要看姜燮前辈在哪里轮回转世了,”陈海哂然一笑,说道,“倘若姜燮前辈在三十三天轮回转世,或许不需要我们等上那么久!”
“……”血海之中沉寂了许久,猛然间魔雾翻腾的血海凝成两只巨大无比的魔爪,就朝高逾百丈的藏剑塔抓来,恶狠狠的就想将藏剑塔撕碎掉,令姜燮再也感知不到重返星衡域的道标。
陈海猜到黑梵隐藏实力没有完全展露出来,看到这两只血色魔爪猛然抓出来,两道紫电雷鞭抽出去,往那两只血色魔爪死死的缠住,令其无法将没有祭炼过,直接从血炼场深处搬出来,又费尽心思转运到陨神渊深处的藏剑塔拖下去。
这时候八极玄龙辇所凝聚的八头血龙,就缠绕着殛天号猛然往血海深处沉去,下一刻,整艘殛天号在血海深处猛烈的炸开,蘑菇云般的烈焰冲天而起,几乎要将整座陨神渊都吞没进去。
三千枚青莲集焰弹在殛天号内部一起炸开,使得整体殛天号就仿佛变成一只超大规模的爆竹,冲天而起的烈焰将遮闭谷底的血色魔雾冲荡一尽,就见数万丈之下就是陨神渊真正的谷底,一座千丈高的巨碑镇压在一条血色河流上。
那条血色河流里所流淌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水,而是晦涩之极的血色气息,或者说是太古魔神黑梵被太古神碑镇压后显现出来的神魂本体。
就见那血色气息,仿佛血液凝聚的草藤一般早就将那太古神碑缠绕得密密麻麻,还有无数的根须钻入太古神碑的裂隙里去,似乎拼了老命似的往里钻。
这座看上去平常之极的巨碑,竟然就是往生大阵,实际上很令人掉眼球。
殛天号整体殉爆,不仅将遮盖谷底的血色魔雾冲荡一空,青色烈焰隐隐藏着一朵朵莲形虚影,往太古神碑席卷而去。
“嗷!”谷底的血色河流剧烈的翻滚起来,没想到陈海搬出来藏剑塔,也仅仅是诱饵,好方便他们一举攻破血雾魔阵,用青莲烈焰伤及它缠绕轮回碑的神魂本体!
神碑乃太古神物,甚至比太虚龙魂鼎还要强大得多,陈海根本不虞会伤及太古神碑,与姜寅、云师、姚文瑾一起牵动一道道紫电神雷,朝太古神碑轰去,务必尽一切可能,将太古魔神黑梵缠绕太古神碑的神魂本体剥离出去。
陈海是没有办法彻底消除太古魔神黑梵,但只要每削弱一分它对太古神碑的控制,太古神碑对它的镇压就会强上一分。
陈海就没有妄想过能彻底消除凡民心里的恶念,但他相信凡人也不是生来就性本恶的,而魔劫之所以一旦失控,有人族内部的因素,但也有一个因素就是太古黑梵的神魂被太古神碑镇压太久,久到它即便被镇压,也能掌握太古神碑的一部分禁制。
陈海只需要减轻太古魔神黑梵对神碑的控制力度,人族就能够消灭很久。
陈海也没有指望能彻底消除魔劫,甚至也不清将姜燮的神魂气息保留在藏剑塔之中,不抹除掉,会不会真能接引姜燮再入星衡域,但他此时所能指望的,只是尽一切能力,给海东大陆的人族带来几百年或者三五千年的安宁……
**********************
隆庆四十八年,深入极北之哉长达二十六年之久的龙骧禁营军才返回天罗谷——由于太古魔神黑梵的神魂本体受到重创,仅需要十万龙骧禁营军在陨神渊轮流镇守便足够了。
这时候北陵军已经造出能够日行三万里的超级飞舰,每两年一度的换防,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这显然要比当初所设想的两三百万精锐长年孤悬在外,要轻松多了。
此时燕州经血云荒地抵达星衡域的天域通道彻底的打开,三座天域似乎彻底的衔接在一起。
虽然此时的陈海声望登峰造极,但他并没有直接称帝,最终分别是他与董宁之子陈坤以及他与周晚晴之子陈吕分别在燕京、雍京登基,海东大陆也于这一年改元贞玄。
贞玄六年,陈海也没有在雍京久住,便携周晚晴、宁婵儿、董宁、苏绫四女,与苍禹、左耳、姜寅、左师、苍禹、雷阳子、沙天河、卢少商、姚文瑾、姜雨薇、姜赫、陈烈、乐毅、赵如晦、薛存、纪元任、计都等人在陨神渊创立玉虚宗,从海东大陆的人族国度选录弟子,代替龙骧军世代镇守陨神渊!
贞玄七十六年,燕州与星衡域的天域通道再一次闭合。
天罗谷底的磁光之河,仿佛一道灵蛟钻入虚空中消失掉,站在斩仙峰之巅看着这一幕的陈海感慨万千。
虽然他能借助太虚龙魂鼎强行撕开虚空,再返燕州,但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一个新的时代循环的开始,代表着他与燕州太多的因果牵连也在这一刻被切断。
见宁婵儿、苏绫、董宁皆神色忧伤,情知她们对燕州也是情难割舍,而杨巧儿无望踏入天位境,最后还是选择留在燕州,不愿陈海看到她衰老乃至坐化时的情形。
“这次回来,要去雍京走一走,散散心吗?”董宁开口问道。
“算了,等下一次有好心情,再到雍京去走走看看吧。”陈海摇了摇头,他知道三女都没有心情游历天下,便一起凌空往陨神渊飞去。
再次回到陨神渊,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陈海他们在陨神渊之外择地建了道
没有灵脉,但用新推演出来的聚灵天机禁制,硬生生在极北之域凝聚出足够众人日常修行的灵气来。
玉虚宗不干涉海东五国的世俗事务,弟子只需要在宗门修行期间参与镇压太古魔尊的日常课业便可,条件自然是极其的艰苦,但宗门永远向寒族子弟敞开大门,还每年派出大量的门人游走天下,收录有修炼潜力的弟子到陨神渊,这使得玉虚宗常年都有二三十万弟子在陨神渊修行。
陈海刚回到道宫,还没有歇一口气,就感知到陨神渊谷底传来难以言喻的震鸣,他担心太古神碑镇压黑梵有什么异常,来不及聚集其他人,就化作一道长虹,往陨神渊谷底掠去。
飞抵到戮神台前,陈海就见戮神台藏剑塔的上方虚空赫然被撕开一道口子,姜燮跟一个长相丑陋的巨汉手挽着手,极亲热的从空间裂口走出来。
姜燮连走边指着陈海,跟身边的巨汉笑道:
“哈十八,快快将神王诛魔战车拿出来——眼前这人便是我跟你打所说的,跟陈祖一样自行悟出浩然天道的陈海,你要是不信,自己去问,我可有事先传授他祖龙诀?”
“阿青,我信你还不成,但我手里的宝贝都被你赢光了,就剩一辆神王诛魔战车,你拿去也没有用。”丑陋巨汉苦瓜着脸说道。
“谁说我没有用,我再次过来见故友,没有几件见面礼怎么成?”姜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