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55.com小说库 我的小说资源库

  • 关注者 0

那年那蝉那把剑是有多么大的威力呢

踏天无痕》众多角色设计中那年那蝉那把剑是有多么大的威力,读过小说的朋友们知的吗,大家一起来聊聊的哈。

分类导航
玄幻小说
奇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职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游戏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青春校园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耽美小说
游戏竞技
女尊小说
百合小说
仙侠小说
1
俯下身丶吻你

握住夏蝉未必是握住整个夏天,握住那把剑,却是握住了一个江湖。
持三尺青锋。
梦一回万人敬仰的剑神,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
斩断掌教真人的宝塔,挑落皇帝陛下的帝冠。
大笑一声:“琴瑟琵琶八大王,魑魅魍魉四小鬼,单剑独战,合手即拿。

小说中有着这样的讲述:
第三百二十八章八 战场上两两相对
“太子爷”有令,焉敢不从。

哪怕黄晓是萧殊名义上的剑术师父,也仍是如此。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出剑,一剑朝已经射出三箭的白玉掠去。

与此同时,有一身影从白玉身后的军阵中随之冲出。

竟然又是一名女子,而且还是一名与此处战场格格不入的女子,不像白玉那般身着棉甲,而是一身寻常衣裙,姿容并不太出众,却能让人眼前一亮,甚至是记忆犹新。

女子手中同样持有三尺青锋。

从她跟随这支骑军出城开始,就十分引人注目,只不过听说她是剑宗之人后,所有骑军都不敢在多说什么,更不敢再去女子面前口花花几句。

名叫张萍的女子以手中三尺挡下了黄晓的一剑。

黄晓身形飘然退后,没有急着再次出手,皱眉道:“张雨萍,怎么是你?”

一向与人为善的张雨萍破天荒地满面寒霜,冷笑道:“黄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自当年一别之后,我们已经几十年没见了吧?没想到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成了魏王下的走狗。”

黄晓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了?当年我们一起拜在剑宗的门下,你跟着张雪瑶,我跟着公孙仲谋,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当年的老样子,没什么权柄,境界修为也不高,想来这辈子是长大道无望,甚至整个剑宗上下都没几个人知道你,你到底图个什么?你说我是魏王门下的走狗,你又何尝不是跟着徐北游一起沦为了大齐朝廷的鹰犬?”

黄晓顿了一下,说道:“对了,说到徐北游,这个徐南归,他不是鹰犬,他娶了大齐的公主,看样子是要做大齐的主子,只是不知道他这个主子还能做几天,你跟着他又能有什么下场。”

张雨萍冷冷说道:“不劳你操心,我知道你一直嫉妒徐北游,你恨老宗主不把剑宗十二剑交到你的手中,恨老宗主不把剑三十六传授给你,可你自己扪心自问,你配吗?你配得上剑宗十二剑吗?你配得上剑宗祖师留下来的剑三十六吗?”

黄晓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举起手中的三尺青锋,“张雨萍,当年我是曾经想过娶你的,没想到,今日却要杀你。”

张雨萍冷笑道:“其实说起来,我认识的那个黄晓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站在我面前之人,不过是一具披着黄晓人皮的行尸走肉罢了。”

黄晓微微侧了侧脑袋,反问道:“我是行尸走肉,你又是什么?”

黄晓不再想要说话,轻轻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颤抖不止。

黄晓仍是没有要出手的迹象,轻轻感慨道:“在几十年前,我跟着师父去了一次魏国,也去了一次碧游,放眼望去,满目疮痍,遍地都是断壁残垣,当时我和师父说了很多,说有朝一日要把这里重新修整成原来的样子,师父笑着说了个好字。几十年后,师父又去了一次碧游岛,不过带着的人不再是我,而是徐北游,那一次,他在碧游岛重伤致死,临死前又把一切我想要而求不得的东西都交给了徐北游。”

黄晓的神情复杂,缓缓说道:“剑宗十二剑、剑三十六、诛仙、剑宗,甚至还有你,这些都是我想要的,结果没有一样是我的,时也?命也!”

黄晓长长呼出一口气,吐在手中长剑上,先是酝酿出几缕剑气,然后这几缕剑气在极短时间内迅变粗,如一道青色长虹。

他低头看了眼这道横于自己身前的长虹,“师父之所以最后将剑宗交给了徐北游,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徐北游的生父是大齐三杰之的徐琰,姑母是大齐文德顺圣皇后,表兄是大齐高宗肃皇帝萧白,养父是潜龙在野的韩瑄,虽然那时候韩瑄还在西北的小寨子里,但终有一日他会重回庙堂,那么徐北游就是小阁老,如今也已经是了,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娶公主,才能做剑宗和大齐朝廷之间的纽带,才能借大齐朝廷之力实现师父重振剑宗的宿愿,所以只能是他。这些我都一清二,哪怕我不曾被逐出师门,也注定不会成为剑宗之主,这就是命。”

张雨萍面无表情,“因为你不想认命,所以你就在暗中勾结道门之人?”

这位魏王客卿自嘲一笑,“我当然不认命,这天下有很多多理所当然之事,比如对徐北游俯认命,可我做不到。张雨萍,既然你已经认命了,那么我们就不再是一路人,我黄晓今日就让你死在此地,死在我的剑下,也是全了当初的念想。”

“事后,我会亲手砍下你的头颅,带回魏国,葬在碧游岛上。”

……

另一边,两个少年人迎面遇上。

萧殊,李神通。

论年纪,萧殊可能要稍大一些,但也相当有限。

论性情,两人都是极为脱且不守规矩之人,只是李神通更为早熟一些。

两人都曾在江都城中生活多年。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两人都该是一类人,可偏偏这两个同类人,从第一眼就开始互相看不顺眼,而且是极为厌憎的那种。

两人都未曾想到,今天的这次遭遇,竟使得两人在其后多年中,成了一生的宿敌。

在后世那个老人们彻底凋零的世道,一个是鬼王宫主,一个是剑宗宗主,两人曾经有过数次轰传天下的交手,结果都是李神通占尽上风,却始终不能留下萧殊,这让李神通深以为恨,大骂萧殊丢尽了这个姓氏的脸面。

在那个很多年后的世道中,因为两大宗主的恩怨宿愿,使得两大宗门也终年死战不休,剑宗胜在人多势众,而鬼王宫则胜在神秘莫测,大体来说,剑宗输少胜多,始终死死压制着鬼王宫,正如剑宗宗主李神通死死压制着鬼王宫宫主萧殊,可鬼王宫也像萧殊那般,败而不亡,每每陷入绝境,又每每能死灰复燃,让剑宗上下头疼无比,甚至戏言说这鬼王宫是属猫的,有九条命,非要把这九条命全部杀死才算完事。

李神通和萧殊两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曾经的公孙仲谋和秋叶,如同命中宿敌一般,始终纠缠不休,不但影响到了天下间万千修士,而且还由此引出了无数的恩怨情仇。

但是在当下的世道中,李神通还只是徐北游的弟子,剑宗宗主是他的师父徐北游。而萧殊也不是鬼王宫的宫主,真正的鬼王宫宫主是他的父亲萧瑾。

如今的江南,是徐北游和萧瑾的博弈之地,他们只是棋盘上的棋子。

在如今这个天下,还远不到他们说话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