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奉天承运
奉天承运 连载中

奉天承运

作者:叶先生分类:悬疑灵异

爷爷把我娘埋在家门口,接下来每天晚上都会有个女人站在我家门口……第一章屋前修坟我娘早年生病去世,爹常年在外打工,我则跟爷爷奶奶在农村的泥坏房生活。屋子后面有座无名孤坟,多年没人打理,只有爷爷年复一年给它磕头烧香,问他为啥给一个不认识的死人磕头,爷爷始终摇头不语。我八岁那年,村里决定修条经过我家屋后的公路,修路就得把那坟墓迁走,这对我家来说本是桩便利好事,但却遭到了爷爷的极力反对,甚至惊动乡里领导来劝说爷爷,说屋后修路,这叫千里来龙,福荫子孙的好事。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百一十四章 离间

我还没到来之前,全真道的人就已经发觉了,所以纯阳子才一股脑让所有凶兽出来进行攻击。

我和林岳各自击杀了一头凶兽,对面还剩下纯阳子、璇玑子、三头接近副教主级别的凶兽,林岳、秦梦已经受伤,是没有办法招架的,另外一个,天知道璇玑子会不会突然再召出几头凶兽来。

“你们还行吗”我问林岳和秦梦。

林岳和秦梦恩了声。

我道,“不用打了,我们仨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先走,我拦住纯阳子他们,过会儿去找你。”

林岳秦梦皱了下眉头,我们三个人留在这里都凶险异常,我现在要求一个人挡住纯阳子,那不等同于送死么,林岳则对秦梦道,“你先走,我跟叶安先拦住纯阳子他们。”

我无语看着林岳和秦梦,而后正色说道,“我以鬼道右将军之名命令你们,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林岳和秦梦犹豫了下,不知说什么好,不过还是不愿意走。

我又道,“放心好了,我有无极之道,他们追不上我,我又不是第一次从纯阳子手中逃生了。”

林岳秦梦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应好,而后两人纵身离开,纯阳子和剩下那几头凶兽就在下面看着,并没有前去追击林岳他们,纯阳子的目标一直就是我,林岳秦梦走了,我没了帮手,正好给了他杀我的机会,所以没有必要分散力量再去追林岳他们。

我和纯阳子两两相对,两人都很默契地等林岳和秦梦走远之后才开口,纯阳子看着我笑了笑,“你从函谷关出来了,怎么样,喜欢我留给你的礼物吗”

我也笑了,“谈不上喜欢,函谷关上万人和那十个天尊拖延了我不少时间,不过好在一个不留,全都被我杀了,你心痛吗”

纯阳子听了我这话,眉头一凝,眼神中多了一股杀意,“你杀光了一万多人”

“是,现在函谷关应该汇成了一片血海吧,你回去可以去看看那盛况,很美,恐怕是这个战乱时代最美的产物了”我面带笑意说道,显得十分轻松,对那上万生命毫不在意。

纯阳子已然怒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拦不住你,你杀了那十个天尊即可,又何必要灭了函谷关满门。”

纯阳子说这话,我也怒了,咬牙切齿道,“你既然用上万人来挡住我,就该做好了把他们当成牺牲品的准备说我杀光了他们,倒不如说是你纯阳子一手将他们推上了绝路,你以为我愿意双手沾满鲜血我真搞不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道貌岸然了,说实话,我十分讨厌你现在的样子。”

纯阳子听完犹豫了会儿,最后呵呵干笑了起来,“我有雄心壮志,本有信心把人道推上另外一个高峰,却偏偏遇上了你这么个变故,说实话,当初真后悔没有杀了你,否则我又何至于此,我也很讨厌我自己现在这样子,但是没办法,人道既然交给了我,我就必须不折手段保住人道。”纯阳子收起笑声,“本来我只准备在乾坤图中处理掉林岳秦梦二人,你自己闯了进来,就别怪我了。”

我直说道,“你杀不了我。”

“加上我呢。”另外一声音从我侧边响起,我转头看去,是之前进入乾坤图中的璇玑子,璇玑子出现再并指念了几句,那几头凶兽立马对他俯首称臣,而后分立我四周,做好了攻击准备。

我环视四周,纯阳子、璇玑子对我威胁最大,而后就是三头凶兽,我一次只能对抗三头凶兽,璇玑子和纯阳子联手我必定落入下风,所以这次的战斗,我根本不用打,因为不是对手。

做好逃离的准备,纯阳子也算是足够了解我了,见我看了下四周,立马明白了我要做什么,提醒璇玑子,“他准备逃离。”

璇玑子道,“他跑不了。”

说罢两人同时施展天遁剑法,瞬间布下两道剑阵,将我围困在了其中。

我握了握手中长枪,说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从你手上逃离了,你几次都没杀得了我,现在也不行,我们打个赌,你、璇玑子,你们二人绝对不可能同时从这乾坤图中活着出去。”

纯阳子也说道,“你、林岳、秦梦,你们三人至少有两人会永远留在乾坤图中,而离开的那个绝对不包括你。”纯阳子说着取出法剑,正要动手。

我已经默默将太上玄关调动起来,太上玄关虽然混沌之气已经薄弱了,但是其坚硬程度丝毫不弱于乾坤图,怕是就连天想要击破那玄关都要费些手段,更遑论纯阳子。

见他们正要动手,我看了看璇玑子,再对纯阳子微微一笑,“既然你们这么有信心杀掉我,那么在我死前,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关于璇玑子的,你想听吗”

璇玑子愣了下,似乎没明白过来。

纯阳子知道我一般处于劣势的情况下都会瞎忽悠,所以直接拒绝了,“不听。”

我道,“我偏要讲,你可知道杀人道兕,毁你全真祖庭的人是谁吗”

这是纯阳子一直以来的心病,听了这话,眼神里来了一丝兴趣,而璇玑子脸色大变,他的这个秘密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清一,另外一个则是我伪装成的金童。

璇玑子并不知情,却也怕金童跟我说了,却先一步说道,“你是想要栽赃陷害我吗”

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意义已经不大了,璇玑子纯阳子已经是人道最后的希望,即便我戳破了,他们二人也不会互相残杀,不过要是能膈应他们一下,我也很乐意,那样我也可以趁机逃离。

我说道,“难道不是你吗你、清一合谋所做的那些事情我全都知道,兕是你杀的,全真祖庭是你毁的,你还想要驱逐道子,甚至想要杀掉你师兄。你还跟金童合谋,要找到我那一缕命魂,以此来逼迫道子离开人道,然后你就成了人道唯一的后辈,人道道祖自然就是你了。”

“你胡说”璇玑子大喊,他心虚了,因为这些事情太过机密,我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我笑了笑道,“当初跟你们合谋的还有一个金童,那个金童就是我演化的,你杀了兕,毁了全真祖庭,一心嫁祸于我,不准备跟你师兄好好解释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