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走婚2
走婚2 连载中

走婚2

作者:康九本尊分类:其他类型

我叫顾晓天,因为去了一个全是女人的村子,从此走上了我的惊魂不归路......延续《走婚》的精髓,续写走婚那些匪夷所思的事儿。喜欢《走婚2》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这来人并不是雪莉,而是一个陌生的老头儿!

这个陌生的老头儿披着一身黄衣道袍,一脸白须,满头白发,看起来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架势。此刻,老头儿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发现茅草屋里出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老头儿,我立刻就警觉了起来。跟着我下了床,然后对着他警惕的问道:“你...你是哪位?”

“山野粗人苗丛景是也!”老头儿声音宏亮有力。

“啥?苗丛景?你是...你是那个能救我命的苗丛景?!”听他说自己是苗丛景,我心里是又惊又喜。

“救不救的了得我看过了才知道,你过来,让我搭把脉。”苗丛景一边捋着胡子,一边意味深长的笑看着我。

见他这么说,我当时二话没说,立刻就走过去,然后把右手伸给了他。

等我伸出右手之后,苗丛景将手搭在我的手腕上,跟着眯着眼睛轻声对我道:“好家伙,这是逼我啊!这个老婆子果然是够城府的。”

轻轻的说完这话之后,苗丛景缩回了手,然后他对我轻笑道:“小子,你中毒太深了,我...我救不了你,你现在要做的,只能是...等死!”

“不是…苗老,你...你刚才说什么?”我像是没听清楚一般,又对他这样问道。

“我说,我救不了你,谁都救不了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死吧!”

听这个苗丛景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当时就傻了。这特么来了没给我生的希望,反倒是直接给我下了‘死亡通知书’?!

就在我发懵的时候,茅草屋的门开了,然后我就看到,老婆婆带着雪莉和邢忠走进了茅草屋里。

这是我亲眼看见雪莉和老婆婆同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也让我知道,她俩确实不是一个人,看来我之前的判断完全是错的......

让我无语的是,当老婆婆进来之后,她居然满脸喜色的对着苗丛景问道:“苗老,真的成了?这小家伙真的终于可以等死了?”

听了老婆婆这话,还不等苗丛景说什么,我先不干了。

“喂!老婆婆,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终于可以等死了?你特么巴不得我死还是怎么的?”

见我这么问,老婆婆贼贼的笑了笑道:“你还真就说对了,我就是巴不得你...早死呢!”

“什...什么?不是,你不是一直说我特殊,一直说保证我不会死吗?怎么现在......?”

就在我发懵的时候,老婆婆得意的笑道:“之前保你不死,那是因为你还没到死的时候,同时那段时间,也是你死不了的时候。但现在你到时候了,也能死了,所以...小子,你就安息吧!”

老婆婆的话听的我完全蒙圈了,这突然的转变让我一瞬间有些无法接受......

就在我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了的时候,那个苗丛景突然凑近了我一些,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道:“小子,慢慢等待吧!其实死对你是真正的归属。”

对我说完这话之后,苗丛景就离开了。随着苗丛景的离开,那个老婆婆和雪莉、邢忠他们都离开了......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我茫然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好好的,怎么我就要等死了。还有,明明老婆婆说是找人来救我,怎么我要死了,她反而会这么高兴?

我觉得这一切都来的太不同寻常了,我不想死,是的,没有人会想死,我不想就这么把命运交给了他们。所以,在看着他们马上消失的背影之后,我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我要逃!

接下来的这一个白天,我都表现的很消极,邢忠让我练习什么拳脚功夫,我也不练,雪莉送来的吃的我也没啥胃口去吃了。

我认为这是我的正常反应,任何人在知道自己可能不久之后会死的情况下,都会跟我一样表现的消极。但同样,这也是我的故意为之......

之所以说是我的故意为之,那是因为,只有我这样正常的表现,才不能被他们看出我的一些其他的想法,才会让他们觉得,我可能就会这么消极下去,不在挣扎了。

当白天流逝,夜晚降临之后,后半夜一两点钟的样子,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我先是透过门缝儿,查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我发现,跟以往一样,在我的门外面,站着两个人,这两个都是夜里保护我的活蛊人。自从他们俩到来之后,每晚都会在茅草屋外守护我。

发现他俩在门外守护我,我就转身来到了茅草屋右侧的墙根儿下,然后开始小心的扒拉着这墙上的茅草。

毕竟这是茅草做成的屋子,这墙也是茅草堆成的,所以我很容易就扒拉出来了一个窟窿。跟着我钻出了这个窟窿,然后向着外面跑去。

我想要在今夜选择逃离这里,我不想等死。妈的,我自己的命,我怎么着都得争取一下吧。所以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找到我一直都没找到的半截儿木头,然后离开这个该死的村子。

其实我现在这么做有些冒风险,毕竟这木头不是我一晚上说找到就能找到的。但没办法,白天的话,邢忠他们只允许我在林子里的几个固定地点活动,同时,他也不会让我离开他的视线,美名是怕我出事儿,这导致我白天没机会去别的地方寻找这样的木头,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就在我在林子里穿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隔着老远,出现了很多人,这些人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好像都是一些戴着面具的活蛊人。

在这些活蛊人的手里,各自都拎着一个小棺材,这个小棺材就是之前我在琴姐家床底下发现的、那个装着血婴的小棺材!

更让我吃惊的是,在这群活蛊人中,有那么两个人手里拿着火折子在指挥着什么,这两个人我要是没看错,一个就是雪莉,另一个...好像是郝江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