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重生之贵女毒妃
重生之贵女毒妃 连载中

重生之贵女毒妃

作者:程诺一分类:其他类型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性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某人自信他家夫人不会轻易动手。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打得好!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赚钱篇  某女望...喜欢《重生之贵女毒妃》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待罗锦燕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傍晚了,她整整晕过去一天一夜。

一睁开眼便觉得浑身无力,整个身子有些发麻,想来余毒还未清干净。

她的眼皮眨了眨,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迷蒙中似乎感到耳边传来嗡嗡声,像是有人在说话。

“嘿,来,大白,让我们看看娘子有没有醒?”

洛粼似乎察觉到床上的罗锦燕动了一下,便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握住那条小绿蛇走近床边,一直盯着罗锦燕。

昏暗的阴影投射下来,罗锦燕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洛粼,眼睛徒然睁大。

“娘子,你醒了,昨晚大白不是故意的,你看它现在向你道歉呢!”

洛粼盯着她的眼睛看,黑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亲和的笑意,还有些许的讨好。

他稍微举了举手中的小绿蛇,昨晚咬她的罪魁祸首!

“咝咝~”火红的信子、墨绿色的皮肤、阴暗的花纹,以及那让人胆寒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罗锦燕,成亲之日她所遭遇的惨状。

她轻轻眯起眼眸,看向那条扭着蛇身的小青蛇,却怎么都挣不脱洛粼的钳制,也不会想着反抗他,似乎和他相处得很愉快一般。

“把它拿远点儿。”罗锦燕一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嗓子极其沙哑难听,似乎硬生生被谁撕裂了一般。

洛粼也被她难听的嗓音吓到一般,眸光从小青蛇的身上转移到了床上躺着的人。

只见罗锦燕面色苍白,嘴唇泛着异样的青紫,眼眶微红。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使得她现在的状态及其不好,犹如女鬼一般。

“没事儿,它不咬人的!”洛粼下意识地把手往后缩了缩,嗫嚅着声音似乎想去安慰她。

但是又猛然想起,罗锦燕之所以现在躺在床上,正是被蛇咬的,又硬生生把未说完的话咽了下去。

“常言道,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大白昨儿是头一回见你,有些认生,多见两回就好了!”

过了片刻,洛粼又笑嘻嘻地凑了过来,不过对上罗锦燕那泛红的双眼。他还是十分自觉地把小青蛇举得远些。

罗锦燕有些吃力地偏过头,直直地盯着他看,说不清什么思绪,浑身都在发颤。

洛粼瞪大了一双乌黑的眼眸,一副无欲无求的表情,手里的小青蛇似乎感受到了二人对视之间的诡异气氛,不停乱动的蛇身也安静地趴伏了下来,红信依然在不停地吐着。

“我现在爬不起来了,等我爬起来了再说!”罗锦燕扭过头去,也不奢望能在洛粼的脸上找出其他表情,索性轻轻闭起眼睛假寐,身子一阵发软,也顾不得许多了。

洛粼的眉头皱了皱,垂下眼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小青蛇,最终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娘子,我们商量一下,祖父说了日后我必须和你同屋睡。但是我又放心不下我那些宝贝,你能不能让人把它们放出来和我们同住?”洛粼俯下身,声音里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

男人的气息离得很近,说话的时候甚至能感到他的呼吸喷吐在罗锦燕的脸上。

罗锦燕的眼眸猛然睁开,恰好看到了他脸上的笑意,洛粼忽然对上那双盛满怒气的眼眸,惊得连忙直起了后背。

“娘子,你别生气,大白得罪你了,我就让饿几顿给你解解气,这样的大宝贝我不会带进来,就带些小的,比如很小很小的虫子,怎么样?”

洛粼缩了缩脖子,说到最后用指甲比划了一下。满脸期待地看着她,似乎非常想要得到肯定的回答。

罗锦燕看着他,硬扯着嘴角露出几分冷笑来,她不是早就知道这结果了么,还矫情什么呢。

“我头晕,不想谈这个,既然是祖父这么吩咐你的,你就先这么做,等我的身子好了,再从长计议,好不好?”

罗锦燕舔了舔发干的唇瓣,语气依然是那样柔弱,外加精神憔悴,洛粼也不好硬逼着她。

“好吧,那我先把大白送出去!”

洛粼那双方才还是湿漉漉的十分期盼的眼眸,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语气里也尽是妥协。

他挎着肩膀站起身,手里抓着小青蛇,推开门灰溜溜地出去了,他摆出的这副可怜相,罗锦燕当然没心思欣赏,她的思维有些错乱和迷茫。

“吱呀!”门被推开的声音,罗锦燕依然闭着眼眸没作理会。

“少夫人,奴婢紫苑,奉了夫人之命来照顾您。”一道略显熟悉的女声传来,罗锦燕轻轻睁开眼眸。

那丫头就等在床边,对上罗锦燕的眼眸,脸上带着几分亲和的笑意,慢慢屈起膝盖行了一礼。

罗锦燕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总算是想起这声音在哪里听过了,正是昨晚拉着洛粼出去应酬酒宴的丫头。

罗锦燕没有说话,只是细细地打量了她几眼,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倒是紫苑似乎怔了一下,转而再次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笑,极其吸引人。她依然是轻柔的嗓音。

“少夫人莫担心,等您身子好了,您身边的陪嫁丫头自然会回来继续伺候。”

罗锦燕闭了闭眼,连头都不愿意点了,只是伸手指了指那边的小桌,低声吐出一个字,“水。”

紫苑不再往她面前凑,连忙回过身小跑到小桌旁,倒了杯水喂她喝下。

有了水的滋润,罗锦燕的心里好受了些,她被蛇咬了,这事儿不算小,洛伯府怕有人把这事儿传外面引起不好的影响,为此把她身边的丫头关起来,也是意料之中。

有了紫苑在,罗锦燕总算能睡好觉了。

洛粼回来之后,就被看在屋子里,哪儿也不准去,经常能听到洛粼恳求紫苑,让他出去,不过那丫头倒是态度坚决,用完了晚膳,紫苑替罗锦燕擦洗了手和脸。

“大少爷,大少夫人,天色不早了,您二位早些歇息吧!奴婢就在外屋,有什么事儿尽管传唤!”

紫苑仍然是压低了嗓音说着。

罗锦燕除了用晚膳的时候睁过眼之外,其余都闭着假寐,一句废话都没有,似乎是安心地休养生息起来,总之她是嫁进来了,旁的事她一概不想过问。

洛粼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头,颇为不满地嘀咕道,“完了完了,没有宝贝陪着我,如何入睡?”

罗锦燕总算是睁开眼眸,近乎赏赐般地瞥了他一眼,转过身背对着他准备继续睡。

“娘子,我小时候就与旁人不一样,为了这个还经常受其他兄弟姐妹欺负。他们总说我是受气的小媳妇儿,直到我发现爱极了那有毒喜欢伤人的宝贝,那些人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了!”

洛粼一屁股坐到她身旁,语气温和地开始说话,虽然是对着罗锦燕说的,却更像是自言自语。

罗锦燕的肩膀不由自主地抖了两下,这是要做什么?掏心掏肺的谈天说地?

“为此,我就只跟虫子玩儿,每日的乐趣就是拿着新抓到的宝贝去吓唬周围的人。”

洛粼边说边开始脱鞋子扯外衣,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因为贴得极近,传到耳朵里没来由得让人心慌。

罗锦燕下意识地朝床里面挪了挪,依然紧抿着红唇,不愿意理会这个有点不正常的夫君。

“哎!”洛粼似乎是脱好了衣裳,朝床上一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罗锦燕集中精神等着,耳边是洛粼隐约的呼吸声,想来是准备睡了,她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果然还是不行啊!”身旁的男人近乎烦躁地嘟哝了一句,还没待罗锦燕开口,便感到腰肢上搭了一条胳膊,比她皮肤温烫的感觉源源不断地通过腰部传遍全身。

罗锦燕的身子一僵,还不待她开口抗议,男人的胸膛已经贴了上来。

另一只胳膊从她的腰侧和床的缝隙间硬挤了起来,两只胳膊在她的小腹处汇合。一下子把她抱住,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缠上了她的身体,大腿也扭紧了她的腿。然后猛地一侧身,她就被他抱到身上平躺着。

“洛粼!”罗锦燕吓了一跳,不由得惊呼出声。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的身体再次动起来,她又从他的身上滑了下来,侧躺在床上,不过洛粼紧贴着她这一点倒是始终没变。

当紫苑在外屋听见响动,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的时候,瞧见床上大少爷两只手禁锢着大少夫人不停地翻滚的时候,她的整张脸已经僵硬了,转而慢慢变红,羞涩地不敢再抬头,转过身就跑了出去。

拔步床被二人的动作弄得晃动起来,并且伴随着些许“吱呀”的声音。

罗锦燕奋力地想挣脱他的怀抱,这就像一个人睡不着时,无聊地抱着锦被翻滚是一样的情形。只是当洛粼怀里的锦被变成了她时,罗锦燕整个人都被甩得无力了。

无奈地喊出声又立刻闭紧了嘴巴,她原本就虚弱,又是在剧烈运动下喊出来的声音,不用刻意装,让旁人听着都带了几分媚态。外屋的紫苑听到那几声若有似无的叫唤,脸色更加红了。

罗锦燕最后已经放弃了,为了不让他把自己甩得太惨,匆忙间只有向后伸出手,摸索着想要抓住他的衣裳。只是一摸便是温暖而嫩滑的触感,这绝对不是衣裳的感觉,而是洛粼的皮肤!

她的手像是碰到了烙铁一般,猛地缩了回来,脸上的表情极其纠结,颇有几分欲哭无泪的心态,这洛粼竟然没穿衣裳!

待她被甩得七荤八素的时候,洛粼才像是玩儿尽了兴,总算是松开了对她钳制。

罗锦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近乎瘫软地躺倒在床上,一句话都说不出了。身后洛粼似乎也累了,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过了片刻,洛粼才歇了过来,声音高昂地说道,“娘子!娘子!”

罗锦燕还没缓过气来,根本不理会他,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性子的夫君。

“娘子,娘子?娘子……”洛粼喊了两声,见罗锦燕不理他,既不烦躁也不着急,只是一声声地呼唤着,别的话一句都不多说。

七八声喊下来,罗锦燕的脑袋更晕了,“娘子”这两个原本该情意绵绵被呼唤的字,如今仿佛魔咒一般渗入她的脑子里,头痛欲裂。

罗锦燕终于还是没办法,妥协般的转过了身面对他,有些无奈地回道,“有事儿?”

话音刚落,她的嘴角顿时一抽,面色深沉,洛粼裸着上身,脸上依然是一副纯良的表情看向她。

“娘子,我每晚都得抱着那些宝贝儿这样转上几圈,不然睡不着,但是一个个都是没用的。不是想要咬我或者逃走,就是转了没几圈就晕了!哪像娘子这样,不动也不咬我,转了这么多圈,一点事儿都没有!”

洛粼的眸光越发的闪亮,看着罗锦燕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神情非常激动高涨。

罗锦燕的脸色越发阴沉,忍了又忍,终于来忍不住了,恨声道,“我又不是毒物,还有你为什么不穿衣裳睡觉,里衣呢?”

洛粼根本忽视了她的第一句话,听到她的问题,下意识地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裸着的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