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连载中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作者:明药分类:其他类型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喜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颜恺询问陈素商的意见,到底是解散这群人,还是想办法安顿好他们?“

地堡建起来那么花心思,干嘛要放弃?”陈素商道,“再说了,这原本就是你的兴趣和理想。平淡日子过久了,也是挺无聊的,到时候再重建,去哪里召集这么能干的下属?”她

不支持颜恺放弃。颜

恺自己也很犹豫,听到陈素商这么说,他坚定了决心。

他把所有事都交给了乔四。“

大事小事,不必再请示我。但你们仍是我的人,出门在外,打颜家的旗号。”颜恺道。乔

四有点紧张:“少爷,没有您掌舵......”“

没关系,你记住不要损害颜家的名声即可,其他的都由你做主。”颜恺道。

他本也不想把这么大的压力交给乔四,可手下的兄弟不愿意换一口清闲的饭吃,还愿意做这个营生,颜恺也只得把重担转给乔四了。

“那我试试,绝不辜负少爷的信任。”乔四表情肃然。颜

恺点头。乔

四一直都是他的左膀右臂,他什么事都不瞒乔四,故而也没什么需要特意交代的。

他又和陈素商留了两天,带着乔四拜访了几位帮会的人,以及船舶上的,这才回家。陈

素商亲手做的糖果,给众人分了一圈。丑

是丑了点,味道却很不错,顾轻舟也夸好吃。

“要不,给你舅舅他们也送一点?”顾轻舟问。战

后,康家不少人回到了新加坡,不止是康昱一家。他

们也打算回太原的,只是打听过,那边已经不准私人办企业了,回去也无用武之地,索性全部到了新加坡。康

晗还有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是她继母生的儿子,比她小十来岁,姐弟俩从小不怎么亲近。

“好啊。”陈素商道。

她在人情世故上很练达,不会怯场,这些都是陈太太教得好。顾

轻舟带着她去拜访了康家。陈

素商礼貌又不失客套,与康家众人寒暄,应对得体。

上次宴席上,她大部分都见过了,只是没空说些家常话。这

次就聊了很久。

从康家回来,康晗问她:“见着你舅舅了吗?”

“都见到了。”陈素商道,“妈,舅妈他们都说要来拜访你,却又怕打扰了你。”“

我已经好多了。”康晗道,“等你结婚的时候,我能去参加婚礼。”

陈素商突然有点伤感。她

想起了她的养母陈太太。两

位母亲,在她心中一时竟难以分出亲疏。“

您一定要去。”陈素商握住了她的手。

康晗自己提起了陈太太金姝:“你妈走了有些时候了,那时候是她陪着你的。明天,我们俩再去给她上坟吧。你要和颜恺再结婚的消息,也告诉她。”之

前,陈素商陪着康晗去看过了金姝,那时候康晗身体还不是很好。

“好。”陈素商道。翌

日,天气晴朗,阳光温暖。

陈素商给康晗加了件薄毛线衣,搀扶着她出门。颜

恺已经准备好了汽车以及祭品。

他亲自开车,到了墓地。

到了陈太太的墓前,康晗拿出一方手帕,仔仔细细替她擦拭了一遍墓碑,又亲手把鲜花替她放上。“

我的阿璃要不是有你,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头。我运气不好,你在的时候没跟你说声感谢。”康晗的手,轻轻扶在墓碑上。

陈素商的眼睛微微发涩。

她在南京的那些日子,踏实又心安,是陈太太给了她母爱。“

妈妈,我想结婚之后去趟南京,把我妈的棺木移回去安葬。”陈素商道。“

落叶归根嘛,这是应该的。我将来死了,也要葬到你爸爸身边去。你爸爸就葬在太原府的。”康晗说。陈

素商也想去趟太原。“

等您身体好了,我和阿璃陪着您去太原府。”颜恺道。康

晗点头说好。

他们在墓地待了片刻,突然远处有个窈窕女子走了过来。

陈素商一开始没留意。

后来,那女子直接朝他们这边而来,她这才留心,有点警惕看了眼。

她瞧见了来人容貌,又放了心。“

素商小姐。”女人冲陈素商微笑,态度很谦和。是

陈定的九姨太平乐。陈

素商对平乐没什么恶感,毕竟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不长,平乐没有得罪过她,甚至间接帮过她一次。

“九太太。”陈素商和她打招呼。

她又向康晗介绍。

平乐是个人精,说话的本事一流:“您气色真好,人也年轻,我还以为您是素商小姐的姐姐呢......”

康晗很喜欢听别人说她“气色好”。她最近每天都散步,努力吃喝,就是希望能养好自己。她

忍不住笑了。平

乐又跟她寒暄了几句,康晗被她说得通体舒畅,对她也很有好感。“

阿恺,你陪我妈先上车,我跟九太太说几句话。”临别的时候,陈素商单独留下来。颜

恺点头,搀扶着康晗。

陈素商和平乐就在墓园门口的石椅子上小坐。“

九太太有什么事?”陈素商开门见山。“

是老爷让我来的。”平乐有点尴尬,“他想跟您道个歉。”

“假如我只是个普通人,他还想跟我道歉吗?”陈素商反问,“他是知道错了,还是畏惧我身后的强权?”“

素商小姐......”平乐一时词穷。

陈素商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他以前打我妈的,九太太知道此事吗?”“

老爷年轻时,脾气是不太好,现在性格也不好。”平乐道,“素商小姐,您和养父重修于好,对您而言也是佳话。世人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将来总拿陈家跟您的恩怨说事,岂不是损了您的名声?”这

倒是实话。可

陈素商对这种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老爷很想见见您,亲自给您赔礼道歉。”平乐又道。

“没必要。”陈素商态度坚决,“倒是九太太你,如果想要离开陈家,我可以替你安排。”平

乐看了眼她。陈

素商回视,目光深邃。

平乐觉得,自己好像被她看穿了似的,有点心虚。她

快速遮掩着说了几句话,起身回去了。而

陈素商站起身,看着她走远,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