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连载中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旧时绵绵分类:现代言情

简然以为自己嫁了一个普通男人,谁料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公司的总裁大人。不仅如此,他还是亚洲首富帝国集团最神秘的继承者。人前,他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商业帝国掌舵者。人后,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把她啃得连骨头也不剩。某日清晨,简然扶着酸疼的腰,委屈道:“人,一周只能造一次。”话音未落,如狼似虎的男人再次扑了上来,后来简然一周没能下得了床。喜欢《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江震对于池央央来说是良师也是益友,和他一起工作她不仅能学到很多法医知识,还能学到许许多多做人的道理。

池央央一直以为自己能够一直跟在江震的身边学习,却万万没有想到要分别的消息来得如此之快来得如此之突然。

难道上头要人事调动就不能问问他身边的同事,或者先放几个烟雾弹让他边舍不得他调走的同事有个心理准么?

半晌,池央央才能继续说话:“老师,这次调你去江北刑侦总队是平调还是上调?他们有没有问过你的意见?你是不是也很突然?”

“说起来算是升职吧,不过我们做法医的不管级别多高,不管在哪里工作,都要谨记自己自上的责任,我们是替死者说话的一个职业。”江震笑笑,再道,“再说上级的决定向来都是很突然,你我在这个系统里工作这么长的时间应该说已经见惯了,所以也没有什么。”

“可是老师……”这两年时间池央央在江震的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很多时候她也能独立完成尸检工作,但是她的工作经验跟江震比还相差太远,但江震是上调,池央央还是希望看到这么有本事的人越走越高,“老师,虽然舍不得你离开,但我还是要恭喜你。”

“央央……”江震轻轻柔柔地唤她的名字,有些事情他希望她知道,但是他又不希望是从他的嘴里让她知道,因此他只能说好听的,“嗯,谢谢你的祝福。我也希望你以后的工作越来越出色,这样我脸上也有光彩。”

“老师,我会努力工作,绝对不能丢了你的脸。”怎么办,还是好舍不得江震突然就被调走,想想以后自己少了这么一位好的老师,池央央这心里就闷闷地发疼。

江震:“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问我的,欢迎你随时打电话给我。”

池央央:“我会的,谢谢老师!”

“央央……”江震再次叫池央央的名字,声音低低沉沉,像是要把这个名字牢牢地刻记在心里,犹豫了少许时间,他还是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以后常联系。”

“嗯。”池央央又点头,同样是好多好多舍不得他的话都无法说出口了。人生在世一辈子,能遇到像江震这样一位老师,是她捡到的一笔巨大财富,可是她今天就要失去了。

以前她就常常听人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自己遇到才明白内心的这种不舍,以后真的再也不可能和江震并肩一起做事了。

江震又笑了笑:“好了,快去工作吧,一定要给新领导留一个好印象。”

提到新领导,池央央这才想起杭靳刚刚让她立即去向他详细汇报工作,可是她却在这儿耽搁了:“老师,我还有点事情要忙,那我就先忙工作去了。”

提到工作,池央央瞬间把刚刚要跟老师分离的情绪抛掉了,拿起文件急急忙忙冲出了办公室往杭靳的办公室跑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江震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内心有浅浅的忧伤,他一直都知道她对工作的狂热状态,却还是忍不住在她因为工作而丢下他时觉得心塞。

她会是一个好的法医,并且将来的成绩绝对不会在他之下……只是他亲手教出来的人,却再也不会跟在他的身边一声声叫他老师了。

“你应该已经知道是谁将你调离仓山刑侦支队。”明明此时绝对不会出现在池央央办公室的杭靳出现在池央央办公室门口,他双手抱在胸前,看起来还是一幅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状态。

江震看向他,表情仍然冷淡:“杭家有权有势,要一个人调个岗位比动动手指头还要简单。只不过我江震何德何能,让杭家少爷如此费心了。”

“我说过,我不想看到你出现在池央央面前,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杭靳这个人的性子就是嚣张霸道,也是直接,直接得从来不给人留面子。

这也导致喜欢他的人会更加喜欢他,讨厌他的人也会更加讨厌他。

“杭先生,你是不相信央央,还是不相信我,亦或是你自己没有自信能够赢得她的心。”以前江震面对杭靳是能不理就尽量不理,可是今天他不想再忍让,有时候一味地忍让,会让对方越来越过分,这不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他的工作岗位给调了。

“本少爷不相信谁跟你没有丝毫关系,你也不用在这里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来诛我的心了。”江震的挑衅,杭靳是不放在眼里的。

江震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杭靳总是有办法给他的心里舔堵,他也不想让杭靳过得顺畅:“杭先生,有句话不管爱听还是不爱听,今天我都要跟你说得清楚明白。我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诉你,我是喜欢央央的,并且我也会尽我之力去追求她。”

这小子敢当着他的面说喜欢他的老婆,还说要尽最大的努力追求她,一听这话杭靳简直火冒三丈:“你还真是厚颜无耻,谁不喜欢,偏偏喜欢有夫之妇。你要是再敢有非分之想,小心老子拧掉你的脑袋。”

江震却根本不将杭靳威胁的话放在眼里,又道:“央央为什么和你去领取结婚证,你比我更清楚。我相信央央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吧。”

操,这小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杭靳不知道江震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他却知道了另一件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原来是你向池家老爷子告的密。”

告密?

告密这种事情江震还不屑去做,但是他也没有为自己多做解释:“杭先生,你敢做,难道还怕别人知道。在大家的眼里,你可不是这样胆小的人。”

“我是不是胆小的人与这事没在关系。”杭靳握了握拳头,很想狠狠揍这小子一顿,这小子可把小四眼儿那小白痴迷惑得够久了,“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