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连载中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作者:大周周分类:其他类型

魔鬼只会用他特定的方式来爱你:“记住,不许看着我,不许抱着我,更不许吻我!把脸转过去,只要安静的乖乖躺好!”只要乖乖躺好?他当她是什么?充气的老婆吗?tags:总裁好好爱大周周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小说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封行朗喜欢《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你懂的!”

河屯好不好对付,那真得看丛刚想不想上心了。只是床上躺着的那个正看文件的家伙,那是真不好伺候!这一点儿,丛刚是深有体会。

“颂泰先生……求您呢!只要您能帮我救出豆豆和芽芽,我可以给您增加酬劳。您想增加多少都行!我真的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白默差不多快要哭出声来了。警方又不肯批示搜查令,没有确凿的证据,是真拿河屯没办法的。

‘想增加多少都行’?这句承诺对丛刚来说,还是有点儿吸引力的。

某人不是一直惦记白家的度假山庄吗?现在就是个机会!

“我现在就去找河屯……用我自己去交换我的两个女儿!”

白默带着泣意,“哪怕我死都不要紧……我只求您能救救我的两个女儿!颂泰先生,我救您了!”

“好吧!我……得筹划一下!至于酬劳,等救出你女儿再说吧!”

“谢谢……谢谢!等救出豆豆和芽芽,你想要多少酬劳都行!”白默瞬间感激涕零。

随后又开始了下一轮的请求,“颂泰先生,希望您能尽快!我的两个女儿才六岁,我怕她们撑不下去!河屯会折磨死她们的!”

“好,我尽量早些安排!”

对于丛刚,白默还是十二分信任的。

可他似乎有那么点儿等不急了。两个女儿在河屯手里多待一分钟,就会多上六十秒的危险。

每小时,每分钟,每一秒,都在煎熬白默的心。他似乎真没想到:自己就让人教训了一顿封行朗,竟然引来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而且还让他的两个年幼的女儿遭了殃。

这一刻,白默是恨封行朗的!恨他睚眦必报,恨他毫无人性的将他白默的过错加在了他女儿的身上!

也就更恨河屯了!感觉河屯就是个滥杀无辜的刽子手!冤有头债有主,河屯为什么不找他白默,却偏偏要挟持他的两个女儿?!

不过白默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挟持了他的两个女儿来威胁他,要比把他白默痛打上一顿更能让他揪心、惊慌、恐惧!

在去浅水湾的路上,白默突然停下了车,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袁朵朵的。

“喂……白默……你在哪儿?你找到豆豆和芽芽了没有?”一直守在封家别墅区外的袁朵朵都快撑不下去了。

“袁朵朵,豆豆和芽芽会没事儿的!会有人把她们平安的交到你手里……”

白默的声音有些沙哑,“朵朵,如果我……如果我回不去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豆豆芽芽,还有……还有爷爷!说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我们的女儿!”

“白默……白默,你……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袁朵朵惊声追问。

“朵朵,你别管了!也别问了!你现在就回去……在家里等着豆豆和芽芽回去!”白默仰起头,想逼退已经快溢出眼眶的泪水,“我这一生,很失败!你一定要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好……不要让她们像你一样劳碌,爷爷留下的家产应该足够富养她们了!要

是她们以后嫁人……”

白默哽咽住了,“一定要找个爱她们的……能把她们当公主宠着的男人……千万别让她们受一点儿的委屈!要不然,我死也不能瞑目了!”

白默的这番话,着实把袁朵朵给吓到了,她一边哭一边急声问:“白默,你究竟要去哪里啊?你是不是要去找河屯?你别去……雪落已经答应我明天一早去跟河屯要人的。”

“朵朵……别去求他们夫妻俩了……我让人打了封行朗,我活该受惩罚!但他们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女儿?她们才六岁大,她们能有什么错?”白默咆哮着。

“白默,你冷静点儿……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你现在别去找河屯……他会打死你的!”

袁朵朵知道:如果白默此时此刻去浅水湾找河屯理论,无疑是上门送死!

白默狠声说道:“我让人打断了他儿子的腿,大不了还他一条命!”“白默,你别冲动啊……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找你!我们一起去给封行朗道个歉吧……他会看在你们兄弟的情分上,求河屯放过豆豆和芽芽的!封行朗那么喜欢豆豆

和芽芽,他一定会帮这个忙的!”

能不动用武力,不伤及无辜的解决这件事,那最好不过了。

“我不会去求他的!他封行朗不配!邦哥对他那么好,不止一次的舍命救他,到头来还不是被他给抛弃了!封行朗就是个贪得无厌、唯利是图的家伙!”白默赌气的说道。

“白默,封行朗不是这样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或许这世界最逆耳的话,便是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袁朵朵,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帮封痞子说话?我们的两个女儿已经被他们父子俩给挟持了!到现在生死未卜呢!”白默再次的跟袁朵朵咆哮。

“白默,河屯是河屯,封行朗是封行朗……你们情同手足的兄弟感情,不能被简梅那个女人给挑拨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简梅的存在,你才会跟封行朗闹得这么僵!”刚才在雨幕里,袁朵朵想了好久:封行朗夫妻为什么会趟了这趟浑水,都是因为自己给他们所添的麻烦!无论是雪落为自己出头去找简梅理论受辱;还是封行朗被白默让

人给打伤……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当初瞎了眼,把简梅个祸害领回了白家!白默沉寂了一会儿,有些不服气的蹭了蹭鼻子,“就算我乱搞女人不对,那他封行朗就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我啦?我又不是他儿子!还有那个林雪落,三番两次的跑去医院

要弄死糖果……她凭什么啊?我的孩子惹到她了吗?她要这么残忍的去逼死糖果?!”

“白默,错的不是他们……错的是我!”袁朵朵泣不成声,“是我不应该去跟简梅争男人!我应该把你让给她……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是孤儿,所以我真的舍不得豆豆和芽芽没有爸爸,或是

没有妈妈的陪伴!我体会过那种滋味……所以我一直忍耐……一直忍耐……只是希望能给豆豆芽芽一个完整的家!”

听着电话里袁朵朵的哭声,白默也跟着抹起了眼泪。其实那种没爹没妈陪伴的人生,他又何尝没体会过呢!

“白默,跟我一起去给封行朗道歉吧!他会帮助我们的!”袁朵朵再次苦苦哀求。

“朵朵,你别再说了!”

白默止住了泣声,“我是不会去给封行朗道歉的!替我照顾好豆豆芽芽……还有老爷子!”

微微呼出一口憋闷之气,“跟老爷子说,让他把夜莊给简梅!就算是……是我对她们母女的补偿!简梅有能力经营好夜莊,也能养好糖果的!”

袁朵朵沉默了几秒,沙哑的喃声:“这个话,还是你自己去跟老爷子说吧!我传不了,也不想传!”

“那就这样吧……挂了!”带着赌气,白默真的把手机给按掉了,而且还重重的砸出了车窗外。

深呼吸再深呼吸,玛莎拉蒂如离弦之箭一般,朝浅水湾呼啸而去。

“白默……白默!你别做傻事啊……豆豆芽芽不能没有爸爸……我也不能没有你!”

袁朵朵跌坐在草坪上痛哭,可那凄惨的哭声却被大雨给吞没了。

……

“谁的电话?”

封行朗放下手中的文件,斜睨着丛刚。

丛刚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牛奶递送过来,“一个客户的!”

“客户?谁?又是那个白二傻子?”封行朗哼声问。

“我的生意,好到你无法想像!”丛刚淡应。

“那不还是个替人卖命的狗腿子?!”封行朗嗤之以鼻。

“虫虫,把牛奶端去给你亲爹喝了!”

见封行朗不肯伸手来接,丛刚便开始使唤在涂鸦中的封虫虫小朋友。

“小虫和大虫虫!”小家伙兴奋的举起那张画纸,上面画着两个正吃着果果的人。一大一小。

当封行朗看到小儿子的涂鸦时,显明的惊艳到了:小家伙画的图虽然简单,但却十分的形象会意。

“怎么没有亲爹啊?”封行朗不满的哼声问。

“亲爹喝牛奶……觉觉了!”小家伙放下手中的画纸,上前来抱过丛刚手里的牛奶杯送至病床边。

“亲爹赏给亲儿子喝了!”封行朗爱抚站小家伙的脑袋。

“爸爸吵吵的……觉觉了!”

封行朗总算是听明白了:小儿子是在嫌自己太吵,让自己喝完牛奶快点儿睡觉!

“亲爹心情不好……不想喝!”封行朗赌气一声。

“那就……饿着吧!”小家伙学着妈咪每次吼他不好好吃饭时的样子。

小家伙抱着牛奶杯,咕咚咕咚的把一杯温好的牛奶全喝光了。

“没有了……坏爸爸没有喝了!饿着!”

放下空杯子的小家伙,继续画他的画去了。无视着亲爹那惊讶的表情。

“丛刚,你就把我儿子教成这样了?”才这么小的东西,做事竟然如此的果决。

“渴了晚上别叫我!我心情也不好,不想伺候!”

丛刚在一旁的陪护床上躺了下来。这一天,着实的累。小家伙立刻拿上画纸,乖巧的偎依进丛刚的怀里,“大虫虫和小虫虫……一起吃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