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妻命克夫:病弱军少,求放过
妻命克夫:病弱军少,求放过 连载中

妻命克夫:病弱军少,求放过

作者:肥白菜分类:其他类型

钟睿瑶命不好,订婚四次,克夫四次,没有男人敢娶她。陆淮宁身体不好,虽然是军中高官,出身豪门。却患有绝症,别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钟睿瑶被征召入伍,从一个散打教练,变成了军营中的新兵蛋子。白天摸爬滚打,练枪技;晚上滚打摸爬,练床技。钟睿瑶无语望天,尼玛,说好的身体不好呢?说好的体力不支呢?说好的养病静休呢?钟睿瑶颤抖着双腿,哆哆嗦嗦的指着罪魁祸首,一脸委屈:“陆淮宁,你这个骗子!”“钟睿瑶,没有我的命令,你离开我不能超过五米。”“现在我距离你4.99米远,陆长官。”喜欢《妻命克夫:病弱军少,求放过》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陆淮宁出去找了一大圈,都没有看到钟睿瑶的身影。而更令他感到可怕的是,当他来到了钟睿瑶寝室的时候,叶华她们却告诉陆淮宁,就在二十多分钟前,钟睿瑶才回到这里,简单地跟大家告别后,只是说自己已经退队了,连行李也没有拿,就离开了。

至于说退队的具体原因,无论大家怎么问,她都没说,而是让战友们自己去网站看消息。

“我们这几个人每天都跟她在一起,她心里眼里只有陆长官一个人,从来没有见她提到过穆什么皓的,说她出轨劈腿,我们第一个就不相信,不知道这些无聊的狗仔队,怎么会弄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就是啊,他们现在网站上也刊登出来辟谣道歉的消息了,不过对当事人的伤害还是造成了啊。”

在钟睿瑶离去后,这五个女兵看了相关的消息,才搞清了来龙去脉。在陆淮宁的跟前,她们口径一致,为钟睿瑶打抱不平。

看着她们的神情,陆淮宁也颇为无奈。本来媒体的爆出这样的消息,对钟睿瑶就已经是一种重创了,尽管自己已经勒令它们纠正不实言论,消除不良影响,但实际上,这些负面的东西就好像是有毒的垃圾被倾倒进入了海洋,所造成的污染只会四下播散,怎么可能会被消除干净呢?

而现在军部还给她下了一份处分的通报,虽然只是个警告处分,但这无疑是在她的心灵创口上雪上浇霜,又添了一把盐。

陆淮宁没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有心无力。事实上,在钟睿瑶承受这份痛苦和耻辱的时候,他心里上受到的打击,也许不比她要少,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不管他跟钟睿瑶之间的问题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他们还是夫妻,那他就不容许别人欺负、打压她。

身为长官,没有维护好下属,身为丈夫,没能保护妻子。他那份自谴自责,又能向谁说明。

钟睿瑶受了委屈,他明白,但是如果她正要为此而说退队,这个反应就有些过激了。

陆淮宁带着满腹的心事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此时,白薇薇依然在。

“我没有看到她回来,你呢?”白薇薇的神情焦虑,仿佛是没有等到钟睿瑶,就等于没有完成陆淮宁交给她的任务一样。

“你闲回去吧,你的材料我暂时没有心情看,过后再说。”听到钟睿瑶没有回来,他的心情更加失落。

看了,她是真的打算退队了,而且还不告而别。

见陆淮宁失魂落魄的样子,白薇薇心里明白,在他心目中,钟睿瑶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和分量。

看来这个钟睿瑶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白薇薇眉头轻蹙,眼底滑过一丝忧虑的光晕。要不要给沈曼打个电话呢,开始着手下一步的计划。其实,老早之前她已经让沈曼把先期的铺垫都给准备完毕了,但是,她一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沈曼是个贪婪的女人,你用了她一分,就要给她一分的回报,否则,她就会反过头来,给你致命的一击。

白薇薇戒备着、嫌恶着她,但却又不能不同她联手制敌。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白大褂中的手机响起了。

“伯母,你找我有事?”白薇薇接听了电话,声音甜润地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白薇薇这边刚想到了她,那边沈曼的电话就来了。

“那几百万……不是,我是说你的安排我都准备好的,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啊,可别浪费了时机啊,最近钟睿瑶正是走背运的时候……”说到了这里,沈曼放低了声音,仿佛是在用手捂着嘴巴,所以说话间带着闷闷的口吻,“你有没有看新闻,她跟穆朗皓被媒体给爆出了绯闻,今天陆青山大发雷霆,责令陆淮宁必须跟她离婚。”

她希望白薇薇可以乘胜追击,继续动手实施方案。当然,她之所以如此主动的原因,是因为白薇薇曾经说过,如果这步计划实施,那几百万会放到她的口袋中。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她沈曼还不是什么具有神鬼之力的人,更是会为钱而折腰了。

她这么努力地在白薇薇面前游说,卖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

不过她提供给白薇薇的这条情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可言。因为沈曼并不知道,白薇薇才是这条情报背后的始作俑者。

“伯母,谢谢你的话。”白薇薇声音中带着笑意,但是脸上表情却是无波无澜的。

陆青山让陆淮宁离婚,但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陆淮宁根本没有听从父亲的指令,他对着钟睿瑶还是满心期待,想着可以修复旧好。

这才是让白薇薇感到最头疼的问题。

眼下,她就剩下最后的一招儿了,如果这个方法使用之后,再不能拆散陆淮宁和钟睿瑶,她真的会就此妥协了。因为她是黔驴技穷,再无它法可言了。

“好吧,伯母,事情听你的安排。”

“选日不如撞日,咱们就趁热打铁,今晚动手吧。”白薇薇这边口气一松,沈曼那边就欢喜雀跃。

“我去安排人。”

“好的,我去打电话通知钟睿瑶的妈妈。”沈曼匆忙说了一句,随即挂上了电话。

钟妈妈今天就感到事情不大对头。

先是陆淮宁给她打了电话,问钟睿瑶有没有回家。钟妈妈就如实以告,女儿没有回家。等着她想详细问下情况,女婿这边却敷衍地说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钟妈妈这边起了疑问,是不是女儿跟女婿吵架了。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沈曼的电话也到了,说是晚上想请亲家过来一叙,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说实在话,虽然女儿嫁到了陆家,但实际上钟妈妈跟沈曼之间基本没有交流的,跟陌生人差不多。

她突然来了电话,邀请自己登门,这让钟妈妈有些不适应:“具体什么情况,能不能先透露下?”

沈曼沉吟了片刻,说:“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大能说清楚,你可以自己打开电视,看看娱乐新闻吧。”

娱乐新闻?

钟妈妈打开了电视,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钟睿瑶跟穆朗皓的新闻。

她感到一阵晕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