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风尘下你曾爱过
风尘下你曾爱过 连载中

风尘下你曾爱过

作者:阳光浬分类:现代言情

沈南乔成功嫁给了莫北丞,婚后,两人相敬如冰。他憎恶她,讨厌她,夜不归宿,却又在她受人欺辱时将她护在身后,“沈南乔,你是不是有病?我给你莫家三少夫人的头衔,是让你顶着被这群不三不四的人欺负的?”直到真相揭开。莫北丞猩红着眼睛,将她抵在阳台的护栏上,“沈南乔,这就是你当初设计嫁给我的理由?”这个女人,不爱他,不爱钱,不爱他的身份给她带来的光环和便意。他一直疑惑,为什么要非他不嫁。莫北丞想,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种时候,还想听她的解释,听她道歉,听她软软的叫自己‘三哥...喜欢《风尘下你曾爱过》的朋友们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谢谢支持啦!

精彩章节试读

周一。

时笙回季氏上班,去人事部报道后被告知,她重新调回总裁办。

她也没有多余的想法,领了工牌就乘电梯上了顶楼。

傅随安还不知道她被调回来的事,看到她,惊讶的问:“时姐,你从费城回来了啊?”

“恩。”她的办公桌已经被傅随安占了,她坐到了徐琰的位置上。

“时姐,你是上来找季总的吗?他还没来。”

“不是,我来上班。”

傅随安这几个月已经被调教成了个精明的秘书,立刻就明白了时笙的意思,“那太好了,时笙,你坐你的位置吧,我去坐徐特助的位置。”

这个位置是离季总办公室最近的。

“不用,你现在是季总的首席秘书,那里现在是你的位置。”

“我……”

正说着话,电梯门就开了,季予南从里面走出来,黑色西装配黑色衬衫,没打领带,衬衫最上面的三颗扣子没扣,露出胸膛大片的肌肤。

“季总。”傅随安和时笙起身。

“恩。”

季予南淡淡的应了一声,傅随安快走了几步替他推开办公室的门。

他在门口时停住了脚步,默了几秒,“时秘书,你进来一下,把费城分公司的资料拿进来给我过目。”

“是。”

资料时笙昨天就整理好了,知道回总公司上班后季予南必定会要,她拿着文件进了季予南的办公室,“季总,您要的资料。”

“恩,”季予南头也没抬,“放着吧。”

时笙将文件放下,“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把这几份文件盖一下章,保密文件,你就在办公室里盖。”

他从西装内兜里拿出那枚小印递给时笙,“直接盖章,别看内容。”

时笙目光微微一闪,似被那璀璨的蓝光刺到了眼睛,眸子微微刺痛,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去接。

她心心念念的那方小印,此刻正被季予南递过来。

只要一伸手就能接住。

季予南见她出神,微皱了一下眉,瞳孔中幽深寂寥,看不出情绪的波动,他出声,“时笙?”

时笙被他的声音一惊,反应过来,伸手快速接过来,“哦,好。”

小印上沾染了季予南的体温,温暖得有点烫手,她的手指无意识的蜷了蜷,将小印完全裹住。

她握得有点紧,棱角戳着她的掌心,很疼。

时笙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盖印,文件没几份,几分钟的时间就能盖完,她一边盖一边思考着怎么避开季予南的视线好好研究一下这枚小印。

不过,她还没想出对策,季予南就接了个电话,说了两句便起身出去了。

时笙手一抖,差点盖错了地方。

季予南出去后,办公室里就剩她一个人了。

时笙对着灯光细细的研究手里这枚心形的小印,又调出手机里的照片对比,外形上,两枚除了那处刻字的地方其他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东西原本肯定不属于季予南,就算他要用这枚价值不菲的蓝钻装逼,也绝对不会选个这么骚包的形状。

既然不是季予南的,又非他喜欢的,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季夫人的。

要不然没办法解释他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做成这么贵重的物件是出于什么心理。

最终确定是不是,还要私家侦探那边调查的结果,看季家和她家有没有牵扯。

她想得入神,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时笙吓了一条,手一缩,小印就掉到了桌上,发出一声脆响。

季予南从外面走进来,“盖完了?”

“恩。”

时笙起身,将文件整理好放到季予南的办公桌上,又将小印还给他,“季总,我先出去了。”

季予南没应,也没接那枚小印,他直直的盯着她,眼眸里像是压抑着某种东西,正疯狂的要涌出来。

这样的目光让时笙心里发毛,也不等他说话,直接将小印塞在他的西服兜里,抬步要出去。

刚抬脚就被男人掐着腰往后退了几步,重重的按在了办公桌上。

季予南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呼吸很重,压抑着怒气,近乎咬牙切齿的问她,“时笙,你觉得这枚小印漂亮吗?”

时笙的腰重重的磕在办公桌的桌沿上,火辣辣的疼,估计搓破皮了。

她有些畏惧的往后仰了仰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惊慌失措,“漂亮。”

“这本来不是一枚小印,因为不小心将心尖的部分弄坏了才做成了小印,清欢说她喜欢,我打算重新镶嵌,做一条项链送给她,你觉得可以吗?”他说话时一直盯着她的眼睛。

和美国人的湛蓝不同,那是一双漆黑的、稍稍带了点棕色的眸。

但这双眼睛却是世上最会骗人的,连他都被她骗了。

时笙的思绪还停留在他说这枚小印之前是条项链的事上,蓝钻是稀世罕见,又是这么大的一枚,当初开采到制成成品拍卖,肯定是有媒体大肆报道过的,只需要费点心查一下就知道最初买得这枚心形蓝钻的人是谁了。

如果是季家,那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和母亲说的水晶蓝不是同一款了,如果不是季家……

她来不及欣喜若狂,后一秒就听到季予南说要送给慕清欢,几乎想也没想的拒绝:“不行。”

季予南勾了勾唇,掐在她腰上的手陡然用力,时笙疼得忍不住叫出了声,忍痛道:“你是不是疯了?”

“回答我,为什么不行?”

时笙已经简单的找回理智了,知道自己太激动,引得季予南怀疑了。

为什么不行?

那是他的东西,送给谁,怎么支配,都与她无关。

季予南掐在她腰上的手像是把铁钳,时笙毫不怀疑他如果再用点力自己就要内伤住院了。

时笙咬唇,“那是你的东西,你送给谁是你的自由,作为你的妻子我只是提醒你,虽然我们没有领证,但既然你认了那份协议就算是我们已经结婚了,那这枚小印就算是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你要送可以,但是你得补偿我同等价值的金钱,以后因为这枚小印引发的一切经济损失都得由你单方面补偿给我。”

季予南:“……”

还真是有不要脸的人。

然而,他却被她这一串明知道是胡诌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从在监控室看到她以一种痴迷的目光看着这枚蓝钻时就压抑着的怒气也散了不少。

“夫妻共同财产?”他勾了勾唇,重新站直身子,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时秘书,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婚前财产这回事。”

时笙的腰疼得都快直不起来了,她反手一摸,刚碰到就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季予南:“出去吧。”

时笙刚出去没两分钟,傅随安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接完电话后便拿着包离开了。

她做季予南的秘书时被派出去办私事也是有的,最常做的就是给慕清欢挑礼物,穿着高跟鞋一家商场一家商场的逛,偏偏那个娇小姐还是个磨人精,贵的不要,没心意的不喜欢,便宜的季予南送不出手,弄得她好几次都想季予南赶紧将磨人精甩了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拍卖会里转一圈,即便不知道喜好,买贵的总没错。

所以她见傅随安出去也没在意。

几分钟后。

傅随安回来了,手里拿着管药膏,“时姐,这是季总吩咐我给你买的。”

“……”她在傅随安暧昧的眼神中接过药膏,淡定的应了一声:“谢谢。”

然后随手就扔到一旁的抽屉里了。

工作上的事一大堆,她都恨不得生出八只手,腰上的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就是季予南将她压下去时力道用的太狠,布料往上时将皮肤擦破皮了,还不至于要小题大做的擦药。

傅随安就她直接就给扔到一旁了,为难道,“季总让我亲自看着你擦。”

“磨红了一点,不用擦药,你去忙吧。”

“你也知道季总的性子,他吩咐下来的事没办好,等一下指不定要发多大的脾气呢,时姐你就擦吧,也废不了你多少时间,工作上的事交给我,我来做。”

季予南只吩咐她去买药,没让她亲自看着时笙擦。

但傅随安想,季总既然有这份心,肯定是想时姐能擦的。

她就自作主张了。

时笙肯定不会将工作给傅随安做,她现在是季予南的首席秘书,而她就是个没名没分的做杂工的,哪敢仗着在季氏的时间长耍大牌啊。

见傅随安杵在一旁,一副你不擦药我不走的阵仗,她败下阵来,挤了点药在指尖,撩起衣服下摆,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位置,很快抹匀了,“可以了。”

“谢谢时姐。”

傅随安一张苦瓜脸总算是喜笑颜开了,很快回了自己的位置。

中午吃饭,时笙叫的外卖。

傅随安本来要给她带的,但时笙拒绝了。

她是下班后才叫的,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送到,时笙正忙着整理文件,季予南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时笙:“季总。”

傅随安吃饭之前问过了,季予南中午在外面吃,她就不用问需不需要给他订餐的事了。

==============

更多好看女生言情免费看

↘手机上百度↙

↘搜索↙

↘我↙

↘的↙

↘书↙

↘城↙

↘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