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我的老公是冥王
我的老公是冥王 连载中

我的老公是冥王

作者:见字如面分类:悬疑灵异

冥夫凶猛、七夜缠绵,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新书第二部:巫蛊情纪http://www.zhuishubang.com/9427/

精彩章节试读

“怎了回事?”我裹着江起云的外袍,趴在窗户后面查看。

江起云微微摇头,轻声说道:“我在这小阁楼结了结界,没留意外面有什么异常。”

我的手机震了起来,是我哥打来的,我赶紧跑下小阁楼去查看。

我哥站在林夫人厢房的门口,正在跟一个安保人员低声说着什么,那安保人员一脸的无奈。

“我们只是听从呼唤跑来的,院子外面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安保人员说道。

我哥看到我,立刻拉着我到一旁低声说道:“林夫人不知道是不是做噩梦了,说发现房里有小偷,怎么可能啊,这院子外面都有安保人员,哪有小偷能跑进来?何况这里是沈家的核心地带,沈家弟子还在外面值夜巡逻呢。”

“言沁呢?”我看了看周围。

“在里面陪林夫人呢,林夫人好像最近操心挺多事情的,睡眠不好,今天换了个环境,说不定就是做噩梦、梦到什么了,恍惚觉得房里有人,然后立刻就按下警报,外面的安保人员就跑进来了,我刚才问过,房间里一点异常都没有。”

林夫人家里都是权贵,老公和孩子都是翻云覆雨的人物,她作为“贤内助”自身承受的压力也不小。

沈家这周围很少人,按理说也没有小贼回来光顾,沈家这么多弟子呢?小贼被抓住了岂不是腿都要打瘸?

妖魔鬼怪应该也不回来天尊道场吧?沈家可是在天尊的地盘上呢。

我哥说道:“我就不方便进去了,你进去问问情况,宽慰一下林夫人吧,好不容易请她这尊大佛出门,可别弄得不愉快了。”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

林言沁正坐在月洞床边跟林夫人轻声说话。

我发现越是教养好、地位高的人,说话越是轻言细语,因为这样的人不需要用大嗓门来夸耀自己的存在。

就像林言沁,穿着平跟鞋也能在一堆名媛千金里面鹤立鸡群。

“林夫人?”我小声的打招呼。

林言沁立刻招手示意我进去坐。

这种古色古香的房间,珠帘、屏风、帷幕一应俱全,能委婉又端庄的隔绝外人的视线。

我搬着八仙桌的小凳子,坐在了床边。

“……慕小乔,你们学道的人,应该能看到很多东西吧?我听言欢说,你的丈夫不是一般人,我们都见不到他,我不敢相信这样的存在,但我也心存敬畏,所以……所以言沁的婚事,我并没有横加阻扰,但我也很担心啊……言沁对于你们来说,毕竟是个普通孩子——”林夫人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

她的老公是个了不得的男人,儿子也是城府很深的人,她对于老公和儿子的事业,只能瞎担心却帮不上太多忙,女儿现在又接触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圈子。

她也真不容易,估计就是担心太多,所以睡得不好。

“林夫人,其实您不用这么担心,各人有各人的机缘,否则也不会相遇相识,我哥虽然嘴上可能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很紧张言沁、为了言沁也努力的改变家里生意的重心,也希望能配合林伯伯、林言欢做些对国家有贡献的事,他俩很好的,我们家里人也很喜欢言沁,这点您可以放心。”我低声说道。

林夫人叹口气,抬手抚了抚自己垂下来的头发。

她平时都是挽着发髻,现在垂下来看起来温柔了许多。

我留意到她脖颈上挂着一个玉佛,温润如水凝、材质通透。

她看到我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玉佛吊坠,笑了笑道:“我啊,为了他们爷俩,是见到神佛就拜,道观也好、寺庙也好,捐了不少香火钱。”

我笑了笑,寻常人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心态,并非是虔诚的笃信,而是温和的敬畏。

“您这个吊坠很漂亮,一定很难得吧?”我夸了一句。

她用手托了起来,笑道:“这没什么太大的寓意,就是一次参观玉器城,听那位导购说‘男戴观音女戴佛’,我也不知道这是俗语、还是有什么讲究,就买了一个佛首,当做装饰品戴也比较低调。”

我不太懂佛家的知识,不过看这佛首材质这么好,想必林夫人也经常佩戴,才养得这么温润。

玉这种有灵性的东西,我觉得一定要心地善良纯美的人才能养得这么好。

我陪她聊了一会儿,说了些心里话,林夫人的笑容看起来淡然多了。

我让言沁今晚陪她妈妈睡,给他们带上了门。

江起云站在院子里的假山造景旁观鱼。

一个小小的人工池塘里养了些鲤鱼,我哥跟江起云在哪里说话。

我走了过去,我哥悄声说道:“你老公说这院子里有一丝异样的气息。”

江起云接话道:“没什么威胁,但总觉得气场有异,寻常人难以感受到,需要观察。” 手 機 百度上 搜:(我 的 书 成 網)免費閱 讀更多熱門好 看的 小說。

“那咱们……轮流值班?”我问道。

现在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江起云瞪了我一眼:“用得着你熬夜?乖乖睡觉去,在阁楼也能看到整个院子。”

好吧,不用睡觉的帝君大人,你说了算。

我现在孕期反应开始明显,后半夜睡得很沉,本来可以召唤鬼差来守着四个院子角落,但林夫人与林言沁的气场比较强,召唤鬼差来加重阴气,会对她们身体有不好的影响。

直到天色微亮,院子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江起云俯身在我唇角碰了碰,我迷迷糊糊的对他挥挥手:“……我还要睡会儿,你今晚早点来啊,说不定今晚还有情况……”

他轻笑一声,低声道:“真懒,早课也不做了?”

啊……还得做早课……

我艰难的爬起来,听着外面的晨钟,对江起云说道:“你今天怎么不忙着归位啊?”

“仙后身体不适,留下照看几刻,有什么问题?”他挑眉说道。

我哪有不适,我就是赖床而已,帝君大人任性起来都这么理直气壮。

在亲了又亲把这位尊神送走后,我收拾下楼跟沈家的弟子做早课,散课后,沈家弟子陆续上山去打扫道观和山门。

林夫人特别喜欢这种每天“大扫除”的精神,拉着林言沁到处逛,我要逐一见见沈家的族人,就没有陪她们。

一位辈分比较高的沈家长辈跟我寒暄几句后,低声问道:“……不知道家主对小虾米那孩子有什么看法?”

嗯?

——

辣完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