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
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 连载中

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

作者:琉璃盏分类:现代言情

顾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看着刺眼的手术灯。医生拿着长长的导管,伸进了她的身体。“推精-子进入。”“慢一点。”“很好,到达子宫,顺利着床。”顾欢听完医生的话,心中五味杂陈。十八岁的她,没想过自己在花样的年华,会走上代孕之路。代孕女子万里挑一,她雀屏中选。不知该喜还是该悲。父亲被抓入狱,母亲命在旦夕,她需要钱,她没有退路……顾欢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不一会儿,一身职业打扮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转念又一想:好吧、好吧,等过一会我看你还有多少面子。

车子再次启动,缓缓的驶入了地下停车库。

她刚把半个车头停进了库里,就听到北冥墨那带着慵懒的声音:

“你可以把车停在我以前的位置上,我可不想把时间花在去电梯的路上。如果你不停在那里的话我是不会下车的。”

“这样挑三拣四的怎么以前没有把你给累死。”顾欢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句,这是没有见到北冥二这家伙这么的龟毛一样。

她可以完全不用顾忌北冥墨这点的小牢骚,把车继续停在这里,然后装出一副无视他的样子,气质高昂的走向电梯。

但是现在她却不能这么做,还要留着这个北冥二有其他用处。

算了再忍他一回吧。

顾欢憋着一口气,将车子从新退出来,向着北冥墨专用车库开过去。

北冥墨的这个车位,足有八十个平方。

四周用矮墙围起来以便于和其他车位分隔开,也彰显出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矮墙上是加厚的玻璃直通到顶端,透过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陈设。

门口是一面竹制的卷闸门。如果是北冥墨的车,在快要接近的时候,门就会缓缓开启。

“哗啦啦啦……”

当顾欢开着车即将接近门口的时候,之间那扇门居然也开了。这让她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她知道那门是带感应的,只有北冥墨才能进去。

“发什么愣,还不开进去。”

这家伙,就像是长了第三只眼一样,即使在闭目养神的时候,都能知道顾欢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顾欢对于他真是有点点的无奈了。

车子在还进去之后,门又缓缓的关闭了。

紧接着汽车也熄了火。

在大门关闭的那一刻,周围本来有些嘈杂的声音瞬间的就消失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里面会是这个样子。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这里。以前她只是见过这间车库的外面,因为车库内的窗帘一直都是垂着的。

顾欢扭头观察这里的每一个布局和陈设。

在他们车头前方就是直通办公室的专用电梯,车两边靠近玻璃墙的位置很整齐的摆放着一排大型的货架,它们的外面刷着统一的颜色,所以看不出来到底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而且每个货架都带着一扇玻璃门,看上去显的十分的精致。

透过玻璃门,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工具、书籍、还有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奇形怪状的机器。

与其说这里是一个车库,不如说这里更像是一个汽车修理厂。“别下车,否则你会后悔的。这里可没有能供你替换的衣服。”

当顾欢正准备要开门下车的时候,却被北冥墨给叫住了。

她急忙缩回了手,然后狐疑的看着北冥墨,这个家伙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难道说自己下车之后还会掉进水坑吗。

就在顾欢神情一晃的时候,就听到车顶上传来了水底敲打的声音,紧接着车窗外就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

这就像是在雨中的感觉一样。

“你这个车库的功能还挺全的嘛,真不愧是个有钱人。”顾欢看着前挡风玻璃被在冲刷下的一道道水痕,不由得感慨起来。

“有钱怎么了?这些又不是偷来的或是抢来的,有什么好看不过去的。”北冥墨对于顾欢给自己的这个评价显的很是不满意。

“怎么,你还生气了?不想听了?告诉你说,你们都是大资本家,虽然没有偷和抢,但是却压榨了劳动人民的血汗,这叫做剥削。”

北冥墨再次坐直了身子,对着顾欢冷冷一笑:“剥削?这个帽子给我扣的未免是有些太大了吧。这社会上有两种挣钱的人:一种是靠体力挣钱的,还有一种是靠脑力挣钱的。靠脑力挣钱的未必坏,但是靠体力挣钱的也是未必好。我出钱,他们出力这是很公平的交易。如果他们觉得不公平,完全可以不用做的。既然做了,那就是他们已经认可了。所以说,在某种角度来说,‘剥削’是不成立的,或者是站不住脚的。”

“真是一派胡言。北冥墨,我发现你现在真的是满脑袋的都是资本家的逻辑。还什么靠脑力未必坏,靠体力未必好呢。而且剥削就是剥削,用不着给自己找借口和理由。”顾欢真是说着越来越有气,双手环抱在胸前。那小脸绷得紧紧的,而且根本就不再看北冥墨一眼。

看着她的那副小样子,北冥墨顿觉得有些意思,什么叫做“与人斗其乐无穷”。现在就是了。

“欢儿,既然你不赞同我的观点,那么我就跟你讲一讲。首先你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你忽略了你就是一个脑力劳动者。难道说你也否定了你不成?”

“我……”被一语击中要害的顾欢,此刻一时语塞。真是被这个狗东西给气的,居然自己乖乖的钻到了他下好的套里。

“行,就算是我刚才说错了一些,那也顶多是我错了一半啊。人家体力劳动者总是没有坏的吧。”顾欢还是想再给自己找回点面子来。

北冥墨扫了她一眼,然后冷笑:“别以为我不经常看电视,那上面报道的食品安全问题,你说有几个不是体力劳动者做出来的?他们为了增产创收,做了多少昧着良心的事情,违规添加各种的添加剂,导致多少无辜的人因此而受害。而且,今天早晨遇到的那几个劫匪,他们可也算是靠体力吃饭的。你会认为他们是好人吗?”

二比零!北冥墨在这一局完胜顾欢。

北冥墨看着顾欢那副气鼓鼓的小样子,摆出一副很无奈表情摇了摇头。他现在还需要来一次乘胜追击:“既然前两个结论已经不成立了,那么这个‘剥削’也就不算是能站得住脚了。尤其是现在的这个社会里,到处都充满了所谓的‘剥削’,但是为什么没有多少人为此而呼喊呢?那是因为这样的行为已经被大众所认可了。至于以前嘛,那也只不过是因为一些人羡慕那些站在顶层建筑上人的生活,于是就做了一个‘出师有名’的词语‘反剥削、反压迫’。可是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呢……你看看,他们却成了这样的曾经他们想要反对的人。”

“北冥墨,我看你现在闲着也太屈才了。”顾欢说的当然只是反话,即便是她对这样的说法多少是有些赞同的。

北冥墨也知道她这不过又在讽刺自己,他心中的那个小恶魔又要开始作祟了。

他的脸色微微的一沉,话锋突然间的一转:“刚才你叫我‘欧吉桑’,这让我很不高兴,我想请你给我做出解释。”

这个小心眼的家伙,这个事情还记着呢。还以为他在刚才之后已经忘了。

顾欢被北冥墨连续‘秒杀’了一通之后,她的可不会就此罢手,逮着机会就要搬回一局。

“叫你‘欧吉桑’又怎么了。”

北冥墨的脸色再次一寒,刚才那一次他只不过是碍于车在街上的缘故,而在这里——他的一亩三分地上,就应该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他就像是一只猎豹盯住了一只小鹿一样,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向她开始靠近。

顾欢的那份得意神情,随着他向自己逼近,便的开始有些恐惧。

车里的空间就是那么一大点,就算是想要躲都没有地方可躲的。

她的呼吸一点一点的变得快起来,心脏快速的向她的全身输送着血液。

车外的汽车情节系统依旧在平稳的运行着,水气十足。

顾欢不由得快速朝车外瞄了一眼,她觉得自己应该先离开这里,即便是被淋成了一个落汤鸡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够逃离这北冥二货的魔爪。

只不过北冥墨似乎是比她更快的采取了行动,他迅速的将丢在档位旁的储物格里的车钥匙拿到了手里,随即按动了锁车键。

“啪……”这一声过后顾欢知道自己似乎是再也没有地方可逃了。

“北冥,北冥墨你想干什么。告诉你说,这里可是地下停车库,来来往往的人不少,而且我还会喊人来的。”顾欢脸上显出紧张的神情,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目露寒光的男人。

她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她那一侧的门上,手上却找不到任何的一样东西可以作为防身的武器。

终于,北冥墨和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十厘米了,她的脸上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气向自己袭来。

北冥墨看着她的样子,显出一副很满意的神情,他的脸上显出了一副冷笑的面容,然后缓缓的说:“在这里,没有人敢看。”

顾欢着实的被北冥墨的这句话给震撼到了。

没人敢看……

这句话潜藏的意思那就是:他可以在这里对自己为所欲为了!

她此刻的心情显的更加慌乱了。

“北冥,北冥墨。我告诉你说,今天我可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办,你……”还没有等她把后半段的话说完,就已经被这个男人封住了嘴。

紧接着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自己袭来……

顾欢开始反抗。

几乎是用尽全力般的,想要将这个看似庞大的身躯从自己的身上移开。

只不过是起到了蚍蜉撼树般的效果。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