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情出自愿,婚不由己
情出自愿,婚不由己 已完结

情出自愿,婚不由己

作者:七君分类:现代言情

他有显赫家世,她有肮脏不堪的过去,两个看似不可能的人,却被命运捆绑到一起,那一夜的强取豪夺,从互相利用到互相吸引,谁又不小心先动了情?

精彩章节试读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薇姐,渴不渴?冰镇绿豆汤!”小助理悄悄地递上去,“别被coco姐看到了……”

“乖。”

“娱乐圈一直这样吗?”安陌轻轻地坐在季薇坐的椅子扶手上。没用力,只是借下位。

她有听说娱乐圈很乱,有些场景电视剧里也不是没放过。但是真实遇见了,还是让人觉得很气愤。

之前姚米娜也是这样吧旄?

借拍戏之便。想要扇季薇耳光。

这要不是季薇在娱乐圈的地位比她高。站得住脚,换了是一般的小艺人惹了姚米娜的话,那脸……估计是要遭殃了!

小艺人和姚米娜。地位自然是姚米娜高,导演也好赞助商也罢,最后都会不了了之吧…嵴…

安陌现在才明白了季薇曾经和她说过的道理:适者生存啊……

“是啊。所以娱乐圈不适合小安陌啊。不然以你的底子,再让亦寒给你包装一下,绝对大紫大红。不过嘛……有人养。何必出去抛头露面是不是?亦寒才不舍得你出去闯荡呢。”

安陌不置可否。

因为季薇说得没错。

不过如果她真的对娱乐圈感兴趣。他一定会帮他铺好路的。也就是传说中的“用钱给她砸出一条阳光大道”。

说句肉麻的,他不舍得她在外头受苦呢。

越想就越表露出小女人的姿态来。幸福的表情溢于脸上。

“想什么呢小丫头!”季薇撞了她一下,“大晚上的在这里思春!收一收吧。待会儿你的大心肝就来了,真是……”

总是小安陌小丫头什么的……

明明也没比自己大多少吧。

安陌无奈笑。

一整天了,她都表现得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反倒是自己,脑海里不停地闪现那个男人高大的背影,然后心里总有一根刺,戳得她很不舒服。

如果换了自己是这场戏的主角,她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可能像季薇一样,好像自己的生活丝毫没被干扰到似的。

习惯。

她常说的一个词。

因为习惯了?

习惯了这样被对待,亦或习惯了总是带着面具生活?

季薇就这么安静地坐着,喝着冰镇绿豆汤,视线却是落在前方导演那边。

有人跟导演说了些什么,后者的表情就变了。

“姐,你看什么呢?”

“嗯……没什么呢,”继续喝,“快收工了。”

“嗯?”安陌奇怪地看着她,“牧言不ng了?”

“是嘛?谁知道呢。”她微笑。

这会儿,大致就是几分钟后的样子,coco走过来说,“薇薇,收工了收工了。”

“诶?”安陌更奇怪了。

“嗯,走了。”季薇站起来,什么都没问,直接往化妆间的方向走去,换衣服换换妆去了。

coco没解释,安陌也没问,就是愣愣地站在那儿。

季薇完全没有意外的样子。

回想起季薇说的话,难道……

她早就知道要收工?

小助理们也各自收拾着季薇的东西,安陌问她们,“突然收工,你们都不问为什么吗?不奇怪?”

“姐,”一人抬起头来说,“导演说收工就收工嘛,早点下班不好吗?问了也白问,赶紧收拾完,回家啊!”

“……”

呃……

也对?

“反正我们又不能改变什么,像我们这些打杂的,老大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呗,问那么多没必要的干什么?何况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喔……”

看来娱乐圈她还是不大适应啊。

安陌在外面等了会儿,看到何亦寒的亮眼跑车出现了,风***无比的大红色,外加一个可做作的走位,停在了安陌的面前,一时之间引来侧目连连,和一些小女生的尖叫声。

何亦寒打开车门从里头出来,原本以为会得到安陌的一声赞,哪知安陌就像没看见他似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后。

“老婆?看什么呢?我在这儿啊——啊喂?”何亦寒被一把推开。

“都是你啊……”安陌收回视线,瞪了他一眼,“我都要看到车牌了!你突然闯入了我的视线!”

“什么车牌?哪个男人?!”

安陌无奈看他,“那个席先生啊……我刚看到那辆车了,好像和席先生的一样,所以我想看看是不是,顺便看下是哪座城市,你好缩小范围查啊。”

更何况季薇在这,席先生可能一开始就没走。

所以刚刚从她眼前开过去的车是他的,这种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何亦寒再回头看,已经是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没了……”

“当然没了!”

应该没有看错的。

工作人员搬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据说制片人刚打了个电话,让导演换男主角啊。”

“怎么回事?季薇是什么附体?怎么跟她合作的,老出状况?”

“谁知道啊!反正这部戏牧言是没戏了,要不然咱们能这么早收工?想得美啊!”

“我看到牧言的经纪人去跟导演交涉了,不知道能谈出什么结果来,没准儿能谈妥。”

“说不定是谈赔偿呢?制片人是不是傻了,牧言也挺有号召力的吧,说换人就换人,合同都签了,违约金得赔多少啊!”

“谁知道!”

何亦寒奇怪地问,“怎么?季薇又克人了?不是才开机吗,还没拍男主角就被她给踢了?”

“报应!你不知道那个牧言多过分,一场吻戏一直ng,吃了季薇姐多少次豆腐?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何亦寒笑着,把安陌搂过去,“老婆,别这么迷信,老天爷没那么厉害,分分钟就能给人报应,事在人为。”

何亦寒就这么随口提了一下。

“事在人为……”安陌嘀嘀咕咕地。

难道……

是席先生?

会是他吗?

“喂,”安陌戳戳他,“你们男人是不是可以把性和爱分开?”

“啥?”何亦寒听懵了,还以为安陌要算旧账了,紧张兮兮,“我……我……我没有……是……是意外……”

安陌笑得戳他,“紧张什么呢,没算账,就单纯问你个问题!”

何亦寒怀疑地看。

真的是单纯地问个问题这么单纯??

恐怕有诈……

不能上当!

女人的话是不能相信的!

“说起来……好像是嘛……”安陌抱着双臂,上下打量着他,“我记得以前你和我做的时候不就……还说没有?”

“是爱的!”何亦寒厚颜无耻地说道,“虽然我的心没有承认,但是我的身体和灵魂,早就已经奉献给了你!它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

安陌很想送他一句话:光速有多快,你就给我滚多快!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但她没有,微笑着说:“我说真的,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一个身材超级棒的女人脱光了在你面前,你也不动心,坚决不破戒?”

何亦寒一想,这样好像太超现实了,是不大可能的,男人他还不了解?

嗯……不可能不可能……

“这样的话……那性和爱就……就的确能分开……身体归身体,思想归思想,就算和谁做,也不能代表真的爱谁。”

诶不对……怎么说着还是那么慎人呢?

安陌的双眼眯了起来。

何亦寒觉得不对劲,“不……不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那个贼胆!”

上当了上当了!还是上当了啊!

她挖了个坑他居然傻兮兮地跳进去了!

安陌的双眼依然眯起。

“不不不……我错了!是连贼心都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不管是精神上还是**上,我都不会背叛你的!”

安陌倒是没太在意。

肉欲么,不止男人有,女人也会有,他要对女人没反应,不就是他有问题了?

关键是,面对*,他是否能把持得住,约束自己不犯错。

目前为止,她信他可以。

安陌揪着他的衣领,轻拍他的胸口,略妖娆地说:“这笔帐,先记着。”

以后再慢慢跟他算!

“是是!”何亦寒应道。

“好了,说正事,我只是想问你,是不是真的没有爱也可以一直有性?”

虽然跟刚才那个问题没有多少区别,但现在安陌的表情是认真的,何亦寒知道她大概是被什么问题困扰到了,真的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便也认真地想了想,答她:“看是什么人?其实每个人都不同,不单单只是男人。每个人的性=欲都不同,理解也不一样,看待就更不一样了,你是指……哪方面?”

“那如果一直是单纯的性伴侣关系,而那个她若是受了什么委屈,或者被什么人欺负了,换做你是那个男人,你会生气吗?你会不会在意?你会不会为那个女人出头?”

换位思考这个问题,学问可又大了!

何亦寒一听又要代入,警戒心立马就起了,建立起三道防线,小心翼翼地看着安陌。

“好了!我不生你气,你实话告诉我吧!”

她就是……

很想知道啊!

她发现自己压根就看不懂席先生,他对季薇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如果牧言的事,真的是他做的……

她就更不懂了。

明明白天的时候……那样欺负过她的!

如果这是爱,这份爱也太畸形了吧?

可这若不是爱,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单纯的占有欲?

“老婆……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何亦寒还是觉得很奇怪,“你是想考验我的定力?忠诚度?”

别人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老婆倒是没在献殷勤,可一个劲地问他问题这是什么意思咧?

问题还都那么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