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顶级保安
顶级保安 连载中

顶级保安

作者:牙耳分类:都市

<div>他是华夏第一兵王,却因被陷害而卸职流浪四方,后被老谋深算的长辈们抓回来逼成了学校小保安,他桃运不断,却只心系一人,他麻烦不断,但有众多兄弟相助,且看一代兵王浴火重生屹立世界巅峰。<em></em>

精彩章节试读

负责人瞬间大惊失色,王哲却还是那么淡定,他安慰负责人说:“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要赔多少钱尽管开口。”

负责人不断的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哆哆嗦嗦的念叨着:“还好不是那两明星……不然就麻烦了……她们可是娱乐公司的摇钱树啊。”

对于这番话。王哲不屑一顾,他从容的点上一根烟。然后要负责人再给安排一个房间让他休息。

换了另外一间房之后。王哲拿着手机打了个电话。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找白先生,虽说白先生向来行踪不定。但也不至于压根联系不上。

最让王哲纳闷的是,那天他把白先生请来去酒吧对付祁麟,没想到白先生就那么消失不见了。也没看到他出来过。自那以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即便王哲有钱有势,可就是查不出半点儿线索来,这个事情始终是王哲的一个心结。

今晚上。他又在祁麟面前吃了瘪。这让王哲恨不得亲手把祁麟给杀了。只是那事情他越想越害怕。

他不明白,那件事情。祁麟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王哲雇人绑架张昕媛的妹妹张昕瑶。接着还亲自把那两个雇佣的绑匪给杀了灭口。

王哲自认为此时神不知鬼不觉,即便张昕瑶自己逃走了,那也不可能知道这事情到底谁是背后主谋。可偏偏,祁麟却知道那件事。

而且吐露出来的三言两语却是一些关键信息,就好像祁麟亲眼看到了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哲心里越发的抓狂了。

他哪里想得到,当初张昕瑶就是祁麟给救出去的,而且还顺手把他杀死两个绑匪的场景给拍了下来。

不过,即便王哲不知道祁麟掌控着自己犯罪的直接证据,他也觉得,祁麟这个人留在世上对自己威胁太大了。

就冲着他知道那件事情,也必须干掉他!

至于祁麟和张家如今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王哲都没心思去想了,他只希望祁麟能快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然他难以安生。

于是,王哲又想到了白先生,可惜电话打完之后,自己的人还是没办法联系上白先生。

这气得王哲把手机都给摔成了碎片。

左思右想之下,王哲决定另外找人,反正他有的是钱,找几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动手做掉祁麟也不是难事。

这边,王哲正在计划着除掉祁麟,另一边,祁麟和张昕媛已经到了张家,并且,祁麟也见到了张老爷子,到了书房和他交谈。

看到祁麟回来,张老爷子十分的激动,还关心的询问了一下他自己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祁麟就将带着秦若迪去找妖医的事情都给说了一下,不过并没有透露妖医遗书的事情。

听完之后,老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妖医的事情还真是令人唏嘘,不过你的爱人总算也有了希望,我相信她一定能好起来的!”

顿了顿,张老爷子又对祁麟说:“这次你回到了我张家,恐怕王家很快就会知道……”

祁麟笑着说到:“我想王哲已经知道了,不过没关系,我也不怕他。”

“哦?”张老爷子眉毛一挑:“王哲虽然说不上多聪明,但也还是有点智商的,估计他很快就会意识到,你之前脱离王家转而投奔他不过是为了利用他来得到妖医的帮助,以他的性子,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只是我看你好像格外有底气。”

祁麟略一思索,然后对张老爷子说到:“不满您说,实际上,我掌握了某些东西,对王哲可以造成致命打击,想必也足以给整个王家造成很大的影响。”

张老爷子顿时眼前一亮:“是什么?”

于是祁麟就将自己当初去救张昕瑶顺便发现了王哲其实是背后主谋并且亲自杀了两个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还告诉老爷子自己手中保管着视频。

听完之后,张老爷子楞了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祁麟露出一丝歉意:“之前没把情况都告诉您是因为……”

老爷子呵呵一笑大手一挥:“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现在你将情况说出来了,你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直接跟我这老家伙说吧。”

“老爷子您果然是爽快人!”

祁麟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其实我并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来,归根到底我不过是为了救我的女朋友,所以我最想要的还是能尽快脱身。”

张老爷子点了点头:“确实,你一个局外人被卷到我们这些家族纷争之中来也挺麻烦的,趁着如今还没没有彻底陷进去早点摆脱也好。”

祁麟双手抱拳:“老爷子,您可以放心,在这之前我会履行先前的承诺,帮您调查清楚您孙子的事情。”

张老爷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就好……这就好啊……我这把老骨头本来早就该去了,多亏你才得以再活个一两年,如今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孙子的事情,能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我也能安心离开了……”

祁麟看着张老爷子的眼睛:“我知道您是想将您的长孙救出来,然后将家族大业交给他,不过……万一他不是被冤枉的呢?”

张老爷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我相信天鸣不会杀人,就算他是为了调查自己父母离奇死亡的真相,他也不会……不会那么冲动。”

祁麟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了。

张老爷子轻轻拍了拍祁麟的肩膀:“全靠你了。”

谈话结束之后,祁麟离开了书房,张昕媛一直在客厅等着,见到祁麟出来,她急忙迎了上去。

“祁麟,你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张昕媛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祁麟摇了摇头:“你爷爷也叫我住在这里,不过……我还是不在这麻烦你们了。”

“怎么会麻烦呢?”

祁麟笑了笑:“时候也不早了,你今天应该也挺累,早点去休息吧,我告辞了。”

说完,祁麟转身就走。

张昕媛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嘴巴张了几下,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声音来。

离开张家之后,祁麟找了个宾馆住下了,他不愿留在张家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就是——他相信今天晚上不会太平。

很快,时间就到了凌晨一点多,祁麟似乎已经熟睡,躺在床上动也没动。

忽然间,一道微弱的光芒映在了房间地板上。

这是因为原本拉上了的窗帘此刻被缓缓掀开了一条缝,窗外路灯的光线也就透进来了。

微光一闪,窗帘再次合上,房间里虽然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基本上看不清东西,朦胧中,一个黑影缓缓靠近祁麟的床铺,接着掏出了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朝床上扎了过去。

两三刀之后,这人猛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刀子扎下去都是软绵绵的。

没等他转身撤离,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亮了。

祁麟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房间一角的椅子上,而床上,只不过是一床被他塞了两个大枕头的被子。

看着面前一脸错愕,手拿尖刀的杀手,祁麟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说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王哲派来的吧?老爷子说王哲虽然不算聪明,但也还有点智商,可是现在我觉得,老爷子这还是抬举他了。”

杀手脸色阴沉,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之后,二话不说杀气腾腾的冲到了祁麟面前。

祁麟嘿嘿一笑,也没有马上动手,直到杀手到了面前的时候,他才一巴掌呼过去。

仅仅是这么一巴掌,那个杀手就被打得身子一歪扑倒在地,好半天都没能爬起来,更别说杀掉祁麟了。

祁麟摇头晃脑的说到:“如果我是王哲,有人知道我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绝对不会立马动手铲除他,怎么说也得搞清楚别人是不是留了后手,现在王哲这么做,简直就是没脑子。”

杀手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冷不丁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黑色东西,直接朝祁麟面前的地板砸了过去。

祁麟心中诧异,他想难不成这个杀手还会跟忍者一般放烟雾弹然后逃生?

这对他来说也太小儿科了吧?

砰地一声响,地面上烟雾四起,可是这烟雾并不浓,还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祁麟看到杀手嘴角出现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马上意识到,这玩意儿要么是有毒,要么是有麻醉效果。

祁麟顿时就乐了,他的体质可以说是百毒不侵,除了当初秦若迪成为人蛊之时所带的奇异剧毒能毒死他之外,他还没遇到过另外一种能杀死他的毒素。

尤其是在练习了霜合诀并且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生死蜕变后,他的抗毒能力更强了,顶多是遇到了无比剧烈的毒素并且摄入的量非常非常多,能够让祁麟短时间内身体不适,反正就是没法毒死他。

可是两秒钟之后,祁麟渐渐觉得不对劲了,这些烟雾并非毒药,而是一种麻醉药。

按理来说,这也不足以对付祁麟,可偏偏他就感觉自己开始头晕目眩了。

“这……怎么会这样……”祁麟扶着椅子试图站稳。

杀手这会儿终于开口了:“你还真是挺厉害的,中了这种迷药竟然没有马上倒下去,要知道……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妖医配置出来的顶级迷药……王少爷仅剩一枚都用来对付你了,你应该很荣幸才对。”

祁麟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眼皮也越来越沉重,他看到杀手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昏迷前的最后一刻,祁麟苦笑着嘀咕了句:“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个意外,真是阴沟里翻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