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凤为后
凤为后 连载中

凤为后

作者:溪亭分类:古代言情

文案1:“还记得去年那夜静湖边吗?”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眉间,声音却阴冷的毫无感情:“朕,帮你回忆一下。”“是你?”红烛的照应下,她的脸是死一片的哀怨!他依旧和当年一样,强占了她、、、一卷:凤暗铭香十五岁,她被人夺去清白之身,身怀有孕,子未出便夭折早逝;十六岁,她被封为后,新婚之夜,坐至天明,等到的却是灭门的仇恨;他一身血气而来,身上沾的是她凤家一百三十八人的血,他残忍的笑了;她成了赤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疯后’!家仇,私怨!唤醒她心底最深的魔障,再世为人,她独傲后宫,伤害过她的人,定要付出血的代价!她狂傲道:“能入住中宫殿的,只有我凤影彰一人!、、、”宫闱深深,她祸乱后宫,算尽一切,怎料没算到自己的那一劫:然而,她的那一劫又何曾不是他的?凤麟暗香离别泪,远望路途生何方?倾尽繁华雨花落,生死两茫何异差?悲一尘,笑一尘,无梦无觉羡先人!梅花堪为何人折?风华落尽何人醉?清眸泪,谁怜之?与君携手一双人!二卷:凤麟华彩五年仇,五年的恨,在离别之际就悄然滑落、、、陌生的国度,她原本以为可以平静的生活下去,可是他和他的出现,她的一生再次改写、、、文案二:“睁开眼,看下去、、、还有你,这是一个帝王必须看到的,他的眼中不紧要看到仁慈,同时还有杀戮。”淡漠的语气如从深谷传来,第一次她竟然能这样的面对杀戮。宫墙内是累累尸骨,漫天的血光,他们在厮杀,血肉横飞,它还在继续着、、宫墙外是欢喜的人群,万民的笑语,他们在庆祝,庆祝新皇的登机,笑声也在延续、、、而她和他站在这城墙之中,一眼安宁,一眼杀戮,这便是坐在那最高位子上的人的无奈。“叛军逐一擒拿,共剩五百一十二人,请娘娘定铎!”她无措的看向一旁的人,两手紧紧握成拳状,而他不语,一眼坚定的回望着她,眸光扭转,他不忍,但还是冷硬的道:“这便是你选的路,踏出一步,便注定了你和他的一生!”“太子活口,其他的、、、一、个、不、留!”她突然笑了,满眼悲泣,眼中倒映着竟是红,漫天的红,原来她也会变得和他一样。二卷精彩片段上传,凤麟华彩之十年风雨铸华章!三卷:凤潮凰去当她和他以不同的身份在相见时,他们会做怎样的选择?当她知晓一切真相之时,才知,终究是她凤家亏欠了他,而他、、、、、已经不再!推荐自己的文文:《今生只爱你》http://read.xxsy.net/info/151468.html《冷凤劫》http://read.xxsy.net/info/233199.html推荐一篇溪很喜欢的文文:《花事》http://read.xxsy.net/info/214444.html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这里,影彰微微笑了一下,看着夏远,问道:“国师可记得当日是您要把已晚送去太子府的吧?!”

夏远轻笑了一声,略沉了一下目光,了然道:“是的!”说话的同时,心中便也知道了她会如何的反驳于太子了!

“太子,你可承认国师所言?”影彰又望向雪轶,一脸的淡定。

“是又如何?”雪轶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如实的回答了。

“那么太子之前说是我潜入府中偷盗,不就不能立案了吗?我明明是被国师府的轿子光明正大的抬进太子府的,太子也亲口承认了,那么您之前的话不就是有意的栽赃名女了?”影彰咄咄逼人,眼睛定定的望着他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你,好一张利嘴,来人啊,掌嘴!”雪轶一时恼羞成怒,对着身后的人下着命令。

见两名小太监上前,影彰面色如常的冷冷望着他们,面上静的骇人,她嘴角微微向上一扯,冷声道:“太子,您这样的为难一名弱质女流,传出去就不怕人笑话吗?您身为堂堂一国太子,不知以国家为重,不知以百姓为先,怎日的留恋花丛,放纵私欲,将来如何承担大业?也难怪今时今日,这雪召国要用公主来和亲了?”

反正这一劫她逃不过,不如索性将心中的不快全部的说了出来!

字字带刺,声音沉着冷静,她蔑视的看着太子铁青的脸色,又嘲讽的看了看夏远微变的脸色,这样难为一个女子,他夏远的气度也不过如此,他配不上凌烟!

“将她的舌头拔了,本太子倒要看看她没了舌头还怎样的尖牙利齿?”雪轶沉着冷面,眼中透着赤、裸裸的杀意,影彰明白他真的被她的话给激怒了。

两名小太监回过神来,胆颤的将她按压在地上,他们这是头一回看着有人敢这样的蔑视太子,也是头一回看见如此女子,太子平日里专横跋扈,凶残无比,平常百信家,只要是一些长的标志的姑娘,多半都已经给他糟蹋了,但他是太子,位高权重,将来还有很能是雪召的国君,他们这些人哪敢这样的谩骂太子呢,很多人都是吃了亏,生生将委屈吞进了肚子里,心中顿时敬佩起她来,但同时也可怜她即将面临的下场!

而影彰自始至终都将小脸抬的高高的,她的身子可以比他低,但她的姿态一定比他们要高贵,也不挣扎不反抗,在门内的久儿一下子急了,她惊恐的看了太子一眼,又看看自家夫人,皇上说了她是她的主子,那么她就要拼劲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

不知哪来的勇气,她突然跑了出来,胆颤的跪在了太子的身前,结巴道:“太、、、太子、、殿下,夫人、、、是、、皇、、上、、的、、贵、、贵客,您这样做、、、就不、、顾及、、皇上的、、、意思、、吗?”

一句话因恐惧而说了好长的时间,她额上的冷汗,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此时所有的人皆望着她发抖的身子,

那两名小太监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说实话,他们不愿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每每也是被逼迫的。

影彰皱了一下眉头,怒道:“小丫头,本夫人的事情自己会解决好的,你赶紧退下去!”

“夫人?”久儿回首不忍的望着她,眼泪一颗颗的滑了下来,她害怕,怕的要命,可是却不忍她被拔了舌头。

“好一个忠心护主的狗奴才,竟然敢拿父皇来压制本太子,本太子今就成全你,让你们主仆一块受刑!”道完后,他又招了身后的两名奴才,在看见影彰身前停止的两人时,他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要本太子打断你们的狗腿吗?先拔了这个小丫头的舌头。”

闻声,那两名小太监哆嗦了一下,拿起手中的硬物,朝着久儿而去、、、

“雪轶,你放了她,这事与她无干,何必如此待她呢?”影彰突然挣扎了起来,当年心儿的一幕划过脑海,久儿若是受了这行,让她情何以堪呢?她们不过也才相识十几天而已,她们非亲非故,她怎能在害人呢?

“雪轶,你放了她,久儿?久儿、、、”她急切的唤着,身子被后来的一名侍卫按压住,生生的动惮不得,眼泪一下子急了出来,她不愿让人背负她的过错,而那久儿显然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也不知道反抗、、、

“这里倒是比朕的朝堂还热闹啊?”就在影彰绝望的时候,不想一道看似玩笑却透着无比霸气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影彰泪眼朦胧的望着园外一道明黄的身影,心中生出丝丝希望,原来她也是害怕的。

“儿臣给父皇请安!”雪轶在看见来人时,毕恭毕敬了跪了下来。

“微臣,给皇上请安!”夏远看了一眼凤影彰,也行了一个君臣之礼。

“奴才给皇上请安!”下人们皆跪倒在地,满面惊恐。

半响没有听见皇帝的声音,他锐利的目光落在夏远的身上,良久之后,才缓缓的开口:“都平身吧!”眼神随之也恢复了以往。

“轶儿,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你如此的劳师动众?”雪领暮坐在方才雪轶坐的凳子上,眼神一一扫视过众人。

只见那雪轶微转了一下眸子,轻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儿臣的侧妃被人害死,现查到是风已晚所为,儿臣准备将她打入天牢,择期定罪!”

“你说她杀了你的侧妃?”雪领暮看了看自己儿子,又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尸首,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是的,父皇。”

“什么时候的事情?”雪领暮不急不缓的声音透着一番别人看不明的神情。

“十日前!”雪轶似有些得意的看了一下凤影彰,肯定的道。

只见雪领暮突然笑了起来,不以为意的道:“皇儿肯定是找错凶手了,已晚不肯能杀了你的侧妃的!”

“为何?”雪轶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父皇,心中一阵不快,知道那夜竟是父皇将她给救了,这风已晚到底是什么来历?

雪领暮看了一眼夏远,而后开口道:“已晚这几夜都是陪伴父皇的,皇儿你认为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难道有分身之术,在侍寝父皇的同时,还能潜入你的府第行凶吗?”

此言一出,影彰不觉睁大了眼睛望着说话之人,什么叫侍寝?纵然他想护她周全,非要用这样一条办法吗,他不知道此话一出,她这个‘无身’份的女子,必定要了身份了吗?

“父皇,你、、、”雪轶不想他会如说,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雪领暮看了一眼影彰惊诧的神情,面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冷声对着众人道:“从今日开始,这昭园乃是朕新封贵妃——昭妃风已晚的住所,不得朕之旨意,擅闯着,一律以惊驾罪处死!”他转首看着雪轶道:轶儿,从今天开始她便是你的母妃,切不可在胡言,你也退下去吧!大家都推下吧!”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只有一人行礼,而后踏离了这里、、、

雪领暮望着夏远越走越远的背影,不禁思道:这夏远怕是轶儿登基时的最大绊脚石啊?

雪轶不甘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凤影彰,愤愤的离去了,不一会儿,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久儿上前欲将影彰扶起,而她却摆手示意她自己可以起来,雪领暮笑看着面色疏离的她,喝了一口福公公端上来的茶,淡道:“璇丫头,朕救了你,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还那副恨朕的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