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废后逆袭:皇上,请上榻
废后逆袭:皇上,请上榻 连载中

废后逆袭:皇上,请上榻

作者:溏果分类:古代言情

【本文三观颇正,双男主!】我这一生过的糊涂至极,不顾叔嫂情分,背着我的丈夫与他亲弟弟欢好。不仅坏事做尽,还帮他夺下皇位。最后却落得表妹进宫,夺我后位,死于非命。重生一世我发誓,定要有仇必报,以牙还牙!**********“你想要谋朝篡位?”“不,我只想他们死。”

精彩章节试读

他那如鹰一般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望着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陡然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心虚到不行。

昨天他说从少师换了职位,莫不是换成了拓跋良跟前的红人?

看他替拓跋良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没把拓跋楚放在眼里。

“哼,皇上你什么时候黔驴技穷到这种程度了?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都拿出来用了!”拓跋楚嘲讽道。

眼看一场唇枪舌战即将爆发,远远的太监喊话,便是阻止了他们。

“齐皇后驾到~百官跪迎~”

话音落,下面便是刷刷刷的人群,齐制的跪倒在地。

紧闭的紫阳门,缓缓开启。

拓跋良起身,不紧不慢的步伐朝下面走去。

路过我们之后,拓跋楚也是拉起我的手直接并了上去。偶然碰上何以凡的眸色,我心中一阵咯噔便是低下了脑袋。

自从知道他与何婧的关系,我就感觉怎么跟他相处都铺满了满满的尴尬。

索性,现在人多势众,他倒也没有其他的表现。

齐后是坐撵轿而来,前面走着十六位奇装异服的侍卫,后面跟着四十八位蒙面婢女。

所到之处,留有一抹淡淡的香味。

大约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抵达了我们跟前。

我跟在拓跋楚的身后,打量着对方。

齐后是一位大美女,就算明知她有着四十以上的年纪,可从脸上的妆容,看起来完全像是不到三十。

撵轿平稳落地后,她便是从容优雅的由自己的婢女,缓缓扶起身子,走到我们跟前。

“大齐叶赫那拉.文韵,给皇上,大殿下,行礼了。皇上,殿下万福金安,大历万年太平。”

拓跋良在对方说完的第一瞬间,便是上前作势扶起:“齐后多礼了!朕携领大历文武百官,齐制恭迎您的到来。特地设宴宴请,还请齐后跟随我来入座,稍后还有歌舞表演。”

必要的客气,还是要的。

齐后显然也是很享受这样的待遇,笑眯眯的跟着拓跋良,便是走了上去。

路过我时,陡然斜眸冷眼打量了我一番,惊得我浑身一个机灵,很是不舒服。

“皇上,您的皇后呢?”刚坐下,齐后便是陡然问道。

被问及林锒,拓跋良的面色从稍稍的回暖,骤然又变得有些死灰。

沉寂了一会,才开口:“很不幸,昨天刚刚去世。”

“那真的是太不幸了。”齐后夸张的说道,紧接着,有些自怨自艾的味道:“早就听闻皇上的第一任皇后四年前突然离世,我就表示很伤心。想不到这回过来,这新皇后又刚刚离世。哎,不过皇上也不必太过伤神,我大齐美女如云,回头我命人给你送两个来。”

呵,这个齐后还真是体贴入微。

觉得有些无趣,便是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回眸时,意外瞥见拓跋楚竟然意味深长的盯着上面的齐后,久久凝视。

“歌舞献,百官入座~”洪亮的声音再次从下方传来。

悦耳的丝竹声缓缓响起,舞女的加入,便是拉开了这一次宴会的开端。

不过表演了三场,浓浓的倦意便是突然传来。

许久不参加这样的宴会,有些不适应了。

拓跋楚见我紧紧扣着自己的双手,便是附在我的耳边小声问道:“累了吗?”

本是有点神游的思绪,陡然清醒了。

“稍微有点,这些歌舞实在是无趣的很。”

话音刚刚落下,却不想声音虽小,叫上方的齐后耳尖听了去。

“哟,大殿下身边这位美人儿我倒是现在才看到。为何你们都不给本宫介绍介绍?”

听语气,似乎有些找茬的感觉。

我刚想起身自我介绍,拓跋良便是开口了:“她名唤魏星伊,曾经乃是朕的贵人。后来觉得他与朕皇兄更为般配,便是许配给了皇兄做了正妃。这不是还没成亲,所以没给介绍。”

齐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我接收到拓跋楚应允的目光,便是起身原地给齐后行了个简单的礼数。

“星伊见过齐皇后娘娘。”

等着起身,却迟迟没见她开口。

稍过一会,她才说道:“本宫记得皇上的上任皇后也叫魏芯一来着。该不会是……”

“只是重名!”拓跋楚骤然发声,带了点冷冷的语气,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去。

半响,齐后突然大笑道:“本宫也是糊涂了。这死了的人,又怎么会复生。况且曾经见过魏皇后的画像。虽貌美如花,却比不得眼前这位姑娘贵如竹兰的气质。本宫眼拙,眼拙了。”言毕,又是自顾自的笑了几下。

“不过方才本宫听闻魏姑娘说这歌舞有些乏味,其实本宫也正有此意,不知魏姑娘有什么精湛的技艺可以拿出来供大家欣赏欣赏的?”

这齐后看似一介妇孺,倒也挺会言语离间的嘛。

三言两句一个行为,将我们一系列人全都难堪了一番。

“这……”我尴尬在原地,有些为难的朝拓跋楚看去。

眼神询问他是否应该接招,他倒是轻点下颚,同意了!

“好!不过星伊不才,给齐皇后来一段抚琴吧!”

“正巧,我准备了一把上好古琴本是想献给大历的皇后的。既然皇后如今斯人已逝,那便是正好赠予了你。来人,将它拿上来!”

言毕不过多久,大齐的宫女们,便是抱来了一把红布遮盖的古琴。

退下了歌舞,我上前一把扯掉红布,一股琴身自带的檀木香微微传来。

果然是一把好琴。

“那星伊便是献丑了。”

四下寂静,双手抚琴,一首最常见的《声声慢》,我一边唱,一边弹奏了出来。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整首曲目,才算完整落幕。

琴音落下,耳边的掌声便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我心中一阵咯噔。

唱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收起琴,起身之初,齐后拍着手大声说道:“不错,真的是听的人声泪俱下。仿佛身临其境当初李琴照日思夜想她丈夫的时光。”如果这算是夸奖,那么她的下半句,绝对是让我当场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