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连载中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锦瑟分类:古代言情

一针在手,天下我有!21世纪女神医穿越成为月国公的嫡孙女,从此渣男退婚,赏你一针。恶女欺辱,让你叫苦。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叫天地风云变色!只是这个邪魅神秘的男人,本小姐不缺跟班也不需要暖床,你可以从本小姐的榻上圆润地滚下来了么?答曰:小颜儿,一起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精彩章节试读

傍晚时分,果然有一中年男子找来,那个男子有一张刚毅的脸,眸子也很是深邃,简陌可以看出他身上深深的戒备。

他说,他叫桂远山。镇远候身边的第一侍卫,也是镇远候府的大管家。

“你是简陌?”这是桂远山的第一句话,这个节骨眼上,西北桂家军人心躁动,镇远候不见踪影,来的任何一个人都值得怀疑。

“我是,进来吧!”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安置到了买来的宅院里,一应的生活用品也已经买好,对于简陌来说,无论那人知不知道自己是月无颜,她都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底牌。

桂远山没有说话,而是左右看了看,走进了房间,这是一处比较僻静的客栈,不是在人流量最大的大街上,而掌柜的一看就是个和气的。

“怎么证明你是简陌?”桂远山审视的看着简陌,面前的少年一身青衣,单薄纤瘦,看着就是没有多少力量的,让桂远山对于她的能力产生的质疑,更加对桂世子发来消息说可以求助简陌的说法产生了质疑,就这样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这个都是铁血汉子和阴谋的西北边城,似乎是下一刻就要被屠杀的节奏,太弱了。

简陌岂会看不出他的想法,一双凤眸幽幽的看着桂远山,嘴角一勾:“你不信我!”这话不是疑问,而是深深的肯定,即便是她拿出来了信物,面前的整个人戒备太深,估计也是不会轻易的相信的。

“白城太过复杂,你是桂世子的好友,属下不希望你去涉险,对桂世子没有办法交待。”桂远山说的不直接,但是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稍等。”简陌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就坐在桌子前,拈着一颗棋子静静的出神,房间的桌子上放着棋盘,那是下了一半的棋局,而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显然是自己和自己下的。

桂远山挑了挑眉,等什么,这个少年在故作玄虚,有什么要等的,她身后竟然带着两个容颜不俗的侍女,一看就像是游戏人间的公子哥,这样的人可靠才怪,如果现在的桂世子已经和这样的人为伍了,,那还真的是让人非常失望的一件事情。

“不如来一局?”简陌拈着棋子,淡淡的笑着,一双凤眸却有一股魔力,让桂远山不由自主的就走了过去。

走过去之后的桂远山,自己就感觉比较羞耻,想他也是久经血场的老兵,如何就被简陌的目光看的毛骨悚然,如何就不由自主的听从了简陌的吩咐?

棋盘被打乱,黑子白子在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厮杀,简陌的棋路诡异,桂远山的直接,一时竟然也不分胜负。

夜色渐渐深沉,简陌手里的一颗棋子,迟迟没有落下。

桂远山的嘴角微微勾起,这个少年想要欲擒故纵,可是她还是太嫩了一点。沙场还是他们这样的大老爷们比较适合。花拳绣腿的不中用,趁早回去的好,想着桂牧原是越来越不行了,原本的银枪小将,竟然有了这样的的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来桂世子也是堕落了。

“公子!”外面传来一声呼喊。

简陌手里的棋子还是没有放下,而是看着桂远山勾唇意味深长的一笑:“桂将领,稍等一下。”然后冲着门外说,“进来,说!”

门外进来的是一个也很年轻的人,身后跟着有十个人,都是一身黑衣,携带而来一股子血腥气。

“公子,不辱使命,在白城西北山脚的一支胡人军队,已经铲除!!”说话的人是秦连山,秦老的孙子,这一次,简陌想要历练他,所以让他带人去的。

“怎么做的说说?”简陌微微笑着说。

秦连山诧异的挑眉,简陌吩咐去做的,自然知道是怎么做的,怎么还要问,他扫了曼舞一眼,看到曼舞打了一个手势,他才低下头,接着说:“得到神出鬼没的胡人骑兵出现在西北的时候,属下就带了人,按照公子的吩咐,分做两队隐秘行进,等到确定了胡人骑兵的休息地点,就一对负责射箭,一对负责对付骑兵的马腿。公子所说的拦截法很见成效,所以没有伤了一兵一卒,全歼了那个二十人的小分队,他们劫掠的财物,以及马匹都已经带了回来,如今在西城门外,城门已经关了,进不来。”

桂远山大惊,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是说,你们十多个人就全歼了一个小骑兵队?”这太不可思议了,首先胡人野蛮善战,尤其是骑术了得,他们这些人再训练骑术,终究不如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人来的熟练,所以当胡人分成了若干的小骑兵队伍,到处少杀劫掠的时候,他们反而非常的被动,胡人是打了就跑,他们听到消息赶去,已经是什么人都没有了,最近一直都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

“是,获得十匹马,一同带回来了。”秦连山点头。

“这不可能。”骑兵的速度非常快,拉弓射箭的速度人多轮着上还行,不会间断,可是就凭是十多个人完全不可能。

简陌微微笑了:“非语。”

只见非语从布包里掏出了一件东西,对准了桌子,就听砰砰砰的声响传来,就看到桌子上扎进去了很多支细小而坚韧的断箭,但是力度非常的大,都已经穿透了桌子,扎入了地上。

“如果有这个,应该也不难。”简陌淡淡的说,人依旧坐在桌子前,手里依旧拈着棋子,面容非常的镇定淡然。

“何况还有这个。”秦连山在非语的示意下,举起了手里拴在绳子上的弯刀。

森森的弯刀还有些血迹在上面,桂远山心惊,那个是弓箭吗,怎么能有那么大的威力?还有绳子是绊马索可以理解,弯刀是怎么用的?

他询问的目光看向简陌,却看见简陌低头看着棋局,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眸子灿然的看着桂远山:“你输了!!”她的话题似乎和刚刚的话题丝毫不牵扯。

但是桂远山竟然看着她看似平静的含着笑意的眸子感觉到了压力,那个气势丝毫不属于镇远候,或者说那双和镇远候有些相似的眸子,本身就带着钩心摄魄的力量。

他探头看向棋局,丝毫看不出哪里是自己输了,明明看着就是自己占据了上风。

简陌还是微微一笑,手里的棋子在寂静的屋子里啪嗒一声就放下了。

棋局突变,桂远山看过去,瞬间就呆住了,一子扭转乾坤,而且刚刚一路走来,他厮杀一路,而简陌竟然能隐忍了一路,慢慢布局等到这个时候,让他全军覆没,单单是这份心性,就无人能敌,他也不行。

“三子,去西北城门带进来马匹和人,带到这里来。”桂远山冷声吩咐外面的侍卫,那个侍卫恰恰就是在悬崖顶的那一个,那人应了一声,脚步声急促的远去。

“曼舞,上酒菜吧,我饿了!”让秦连山那些人回去吃饭休息,简陌才有些可怜兮兮的说,这一日奔波,她也真的是饿了。

桂远山看着她依旧是纤弱的娇嫩的少年的样子,眸子暗沉,但是此时却是半点也不敢轻视。

至少,他知道,这个少年不简单,也许真的像是桂世子说的那样,是个可以依靠的共同谋事的一个人。

酒菜上来了,简陌请桂远山入座,就抱着大肘子啃了起来,那个吃相,就是曼舞和非语也是频频皱眉,心说,公子,咱们就不能文雅一点吗?有客人啊,有客人,究竟是有多饿,竟然这般的模样?

桂远山哪里吃的下,心里忐忑不安,等着听到结果。

事实并没有让他失望,听到侍卫的报告,来到后院,果然看到后院里的十几匹马,还有带回来的劫掠之物,果然是胡人的东西,胡人的马,还有胡人的武器和衣物。

桂远山深深吸了一开口气,然后转身对着简陌说:“简公子,属下想和你谈谈。”这次的语气是非常的恭敬,就连神色都是认真的郑重的。

“请!”简陌带着桂远山回了屋子,具体两个人谈了什么无人得知,只是出了房间的桂远山笑眯眯的走了。

而简陌对着曼舞和非语说:“通知她们,明天早上进入镇远候府。”

“公子,不是今晚去?”曼舞疑惑的问。

“也许,打草惊蛇更好。”简陌微微笑了,只是看着沉沉夜幕的眼眸透着莫名的寒意。

“公子,四天后,风倾城大婚。墨语有消息来,你看?”非语终于得空去问。对于那个三皇子,她还是很有好感的,至少那个人对公子看起来很上心,也很诚心。

简陌的身躯微微僵硬了一下,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笑,似乎带着一点失落,似乎带着一点嘲讽,良久才淡淡的说:“告诉墨语,重礼,以简字号的东家的名义上礼。”对于风倾城来说,她简陌是简字号的东家,对于简陌来说,风倾城是风峦的三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