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紫府天书
紫府天书 连载中

紫府天书

作者:蓝文轩分类:玄幻

蓝文轩是地球上的一个修真者,劫期将临,因为地球灵气稀薄,无奈之下,选择兵解,可万万没有想到,被一道天雷带去了异界……今世傲宇皓洲,神级、玄级功法层出不穷,灵丹妙药随手可炼。家族因他而快速再次崛起,这皓洲因他而改变,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穿越者一步步走向异界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浮生若梦!”

这道刺眼的玄天剑气,不给水绝天任何缓气余地,霎时挥出。剑气过之处出现一道深深的地沟!最主要的给人产生奇妙幻觉,让人仿佛美梦中一般,如果有人真当作是这是美梦的话,那便是真正的噩梦的开始,当然这幻觉还是有一定限制的,对于修为比自己高或者和自己差不多修为之人影响并不多!

当然了这一招出自九玄剑诀中第一式浮生若梦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在此时把剑仙修为的水绝天Bi的险象环生,倒退七八步之远,才稳住了身形,吐出一口中浊气,心中登时感觉憋屈,他一个几百岁的老怪抢先出手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反而叫一个年龄不足他十分之一毛孩子回手一招bi出七八步远。

蓝文轩也并没有乘胜追击,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绕幸退水绝天安安全全因为浮生若梦叫他产生了幻觉,虽说幻觉仅仅一霎间,但是叫他失去了先机!

这时水若寒呆呆的看着一幕,他不相信蓝文轩不但接下了老祖宗轰雷一击,而且轻易退了他心目中天生一般的老祖宗水绝天!

“不错,能一击把老夫退,确如你说的你有狂傲的资本!”水绝天被蓝文轩击退,对与他可说奇欺大辱,可是他在段时间之内把心境平复了下来,可见其心境非一般!

蓝文轩面上依然挂这习惯性的笑容,双眼眯着淡然道:“看来水晶宫不完全都是蠢蛋,既然还有长着眼睛的人!”言罢他不屑的把在场几个水晶宫扫了一便。而这些人恩炀一个个面色通红。

水若寒双眼赤红,盯着蓝文轩仿佛要把前者吃掉一般,蓝文轩再次淡淡的开口道:“别这样看我,难道我说错了吗?”

水若寒可没有水绝天那种心境,水晶宫惨遭巨变,在听着蓝文轩讥讽之言,那里还能在忍的下去,空中怒吼道:“欺人太甚,老夫就是拼了这条命今天也要把你留下!”言罢不顾和蓝文轩对持的水绝天,独自提着长剑向着蓝文轩一步步行了过去

“好!是汉子,你来啊!小爷这里等着你!”蓝文轩见水若寒向他走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同时再次挑畔道。

这一幕落在人老成精的水绝天眼中,他面色一边口中大喝道:“给我滚回去,这里有我水绝天在,还没有你说话的份!”蓝文轩听水绝天喝声,不由的看着水绝天,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知道自己落空了。

原来留下计划不管如何先把水若寒斩于剑下,这样迁怒水绝天,会更好对付!或者他不如水绝天,但是想要走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若选择了第二天路,那么雪村之仇何时能报!这种下下之选他暂时不会考虑,不过脑海中灵光一闪,才出现蓝文轩讥讽水晶宫一众人的事情,只要水若寒出现在他身边,他就有把握一击必杀!那么接下来便是一盘活棋,进退自如!可是眼看要成功了,又被水绝天阻止了。至于水绝天是看透了他的计谋还是担心水若寒或者另有打算什么的,蓝文轩就不得而知了!

水若寒在水绝天喝声中停下了脚步,低着头道:“老祖宗水晶宫已经办成如此,你就叫若寒去吧,就算是死,也一定拉上他做个垫背的。”

水绝天盯着水若寒:“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你上去等于自杀!一个剑圣想拉上一个剑仙做垫背的,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刚才幸存下来几个人听到水绝天最后几个字,登时都呆住了,他们想不到和一个剑仙耗着,而且他们居然还活着,简直太幸运了!

而水若寒同样用不敢相信神色看着水绝天,但他知道水绝天没有必要用这种事情开玩笑!而老祖宗说的没错,他上去就等于拿鸡蛋和石头碰,还想向着同归于尽,简直可笑之至,悲催之至,无知之至

水绝天望着水若寒绝望的眼神,用只有俩人听到声音说道:“留着东山在,何怕没柴烧,和蓝文轩一战是必然的,一会你们离开吧!给水晶宫多多少少留点血脉,日后也好谋取东山在起!当然了如果绕幸胜了,那么着一切当作没有发生!

“那老祖宗有几层把握取胜?“水若寒带着沉重的语气问道。

“五五之数!我这么做相信你明白!”水若寒不是傻子,岂能不懂这些道理,在冷静下来之后开始掂量水绝天话中的份量。很快水若寒做出了选择,他叫水老三带着年轻一代天赋比较好子弟离开,他要和水晶宫共存亡!

水绝天并没有在Bi着水若寒离开,毕竟水若寒一宫之主,水晶宫如果真的被灭,会叫他活着比死了更加痛苦。

“喂,你们有完没完,就算遗吩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小爷没有时间陪着你们蘑菇!”他知道自己计划失败,着一战绝对是避免不了的了,干脆也来先下手为强,所以在他说话同时,手中流云霞光再次大盛,剑尖直指水绝天,最后喝道:“惊鸿照影!”霎那间留下身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霎那间出现一片蓝文轩的身影,同时舞着流云,天地灵气涌动,从四面八方向着水绝天攻了过去!

俗话说吃一亏、长一智,水绝天吃过留下这种怪异剑技的亏,不敢有一丝大意,急忙反身一掌把水若寒送了出去,手中断云剑静静被他灌入了七成灵气,看着眼前乱飞人影,不如如何下手,只能静静立在原地,分辨着袭来之剑的真假!

可是当第一道剑气据他身体不足尺余时,叫他无不动容,因为这一道劲气带着庞大的破坏力,叫他认为这一道剑气是实,其余都是虚晃一招,眼中登时一喜,口中大喝道:“绝天风水剑!”一霎间断云剑带着不比袭来之剑诶里小的气息和第一道流云碰撞在一起,轰一声,第一道人影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第二道人影却带着和第一道人影同样的力量攻杀而到!

这叫原本以为之后全是虚招的水绝天登时慌了手脚!急忙用蓄力不足的断云剑向着第二道袭来之剑阻击了过去,这一击虽说没有伤到水绝天,但是叫他手忙脚乱,紧接着第三道」第四道第十道剑气得谁觉连连后退!

水绝天被Bi得越来越难看,心中怒火也随之不断燃烧了起来,此时见她一边后退一边喝道:“绝天斩神剑!”见水绝天手中的断云剑霎间那件碧光流动,剑身暴涨,不等剑身成形,已经被他挥击了出去,此时他口中狂吼道:“轰、轰、轰一霎间撞击声连成一片,原本留下那一大片虚幻的身影的无影无踪,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有的只是地面上被撞击出的一个个深坑

“绝天斩神剑!绝天斩神剑!绝天战神剑!”见眼前那无数幻影消失,依然怒不可言的水绝天好毫不停留,再次使出绝技绝天斩神剑,一连三击,登时见三道碧蓝的剑气,带着狂虐的气氛,向着蓝文轩留下上中下三路追杀了过去!从留下出手到水绝天反攻,这一切不过一霎间的事情。

蓝文轩见三道气势宏大剑气,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向着他飞了过来,他不敢有丝毫大意,手中流云急射而出,直奔第一道剑气,在实体流云和第一道剑气碰撞,登时闪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光芒出现,这一霎间仿佛一颗星辰坠落一般,形成一波波气浪,气浪辐射到的地方不管任何东西,霎间变成细小的颗粒状,归于尘土!以蓝文轩和谁有绝天原本立身之处百丈方圆变的一马平川!

而水若寒呆呆的看着连给超级高手制造的局面,心有余辜,他想如果不是老祖宗阻止及时,此时焉有他站着喘气之理?恐怕早已经和着百丈方圆的动物植物变的的融为一体了!

而蓝文轩和水绝天两人身体已经悬浮在了空中,而他们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们地面制造,俩人在空中激战在了一起,一时之间旗鼓相当!难分胜负!

蓝文轩九玄神剑已经把前七式使个便,都已经开始感觉后力不续,当然了水绝天也好不在那,此时见他额头已经隐隐的见汗,此时蓝文轩口中爆喝道:“九天雷劫!”随着喝声同时甩出流云,在甩出流云同时,从九玄鼎取出十几颗回元丹,一刻起吞了下去,会员一如喉,便化成一股股灵气,蓝文轩体内原本消损的灵气几乎在一霎间回归战前之时、充盈的状态!

而水绝天此时豁然发现在流云不断的盘旋下,天空中慢慢的暗了下来,眨眼间一道道闪电从天而下,直接网水绝天头顶劈了下去!水绝天刚渡劫没有多久,可说是闻泪变色,他此时面色变的灰暗,急忙飞身疾驰,可是那一片闪电如影相随,叫他不得不回身反击!

水绝天此时面孔上露出了视死如归之色,把心一横干脆带着那一片如影相随雷电网蓝文轩身边飞了过去。

在水绝天向他潜来一霎间,蓝文轩此时心中一喜,但是却无神色不动,相反的迎敌而上,大大的缩短了水绝天冲到留下身边的时间。

这时水绝天看着迎面飞来的蓝文轩,不免疑心顿生,暗想莫非着小子也和自己有着同等想法,要同归于尽吗?好像不太可能,至于为什么,他此时已经和留下面对面了,也不及细想,他不顾天空轰鸣的闪电,直接挥着手中断云剑口中怒喝道:“天绝杀!你受死吧!”霎间水绝天整个身形化作一只利剑,带着破空之声,向着蓝文轩当胸轰了过去,蓝文轩正欲输出全身真气,一句击杀水绝天,可是他此时见水绝天化身为剑那剑身之上带着隐隐的红光,心中登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随着水绝天离他越进,剑身之上红光也越来越胜,那种不安的感觉也随之越来越强烈!

在这种危及感觉下,蓝文轩放弃准备击杀水绝天的计划,伸手招回流云,向后飞了出去,这一连串的动作一个呼吸之间完成!在他身形飞出去霎间,水绝天肉身轰的一声居然炸了开来,一股毁天灭地的起浪向蓝文轩冲了过来!才飞出三四丈远的蓝文轩被这一股起浪撞在后背之上,登时传来一阵咔吧、咔吧的碎裂声,同时嗓子眼一甜,一口血箭喷射而出

被水绝天自曝冲击的蓝文轩意识开始模糊,身体也随着从空中急速下坠!眼看便要和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的时候,便是见他整个身形凭空消失!

原来在留下快要着地一霎间被小九妹传入了九玄鼎,九玄鼎中这时聚着几个人看着昏迷的留下,面面相觑!

“文聪哥、九妹你们跨救救老大啊,这一次他好像伤势好重!”说的正是刚才重伤被蓝文轩丢回九玄鼎的小虎丫。

“不碍事、不碍事只要有文聪哥哥在,就算老大不想活也不成!”蓝文聪得意的说道。

“咳咳咳!”随着文聪自恋的声音,地上刚才昏迷的蓝文轩醒了过来,这时见他不断吸着冷气,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

“老大醒了?”

“废话,不是老子醒了,难道你活见鬼了?”蓝文轩没好气的道。

“是是是”原本不停卖弄的文聪可怜兮兮的应付着。

“是是是、是你个头!老子快死了,你他娘的还不赶快动手救老子?”他说话的时候牵动了伤势,不断的吸着冷气。

“嘿嘿,老大何等强壮,不就断了几个骨头,伤了五脏六腑而已!这点伤势算个啥!”留下登时苦笑不得,如果他现在能动的话一定把着家伙揍成猪头!

说和做可是同时进行,文聪嘴上说不,但是早已经开始着手毫不保留的把自身不易修来的自然生灵输入了蓝文轩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