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蚀骨危情
蚀骨危情 连载中

蚀骨危情

作者:淇老游分类:现代言情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简童逃了,沈修瑾找疯了满世界通缉她。沈修瑾说:简童,我把肾给你,你把心给我吧。简童仰头看向沈修瑾,说……

精彩章节试读

冷却的心,热血可以融化。

她看了他滴血的手掌,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简童看到沈修瑾迟疑了一下。心底那一丝的热度,缓缓地又冷了下去。

到底,他还是迟疑了……他是不信任自己的吧?

简童苦涩地抿了抿嘴唇。

苏梦此时,脸色发白的替简童解开了绳子。

看着苏梦灰白的唇瓣,简童扶起苏梦,对沈修瑾说道:

“梦姐替我挡了一脚,她受伤了,先送梦姐去医院,还有你的手伤。”

至于夏管家……她不在乎这个人的生和死。

沈修瑾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刚刚他迟疑的那一下,再一次地推开了这个已然被生活折腾的敏感多疑的女人。又见苏梦确实脸色十分难看,捂住小腹,听简童说起苏梦生生受了夏管家一脚,沈修瑾狠狠地甩开了一旁的夏管家,“能走吗?”他问苏梦。

额头上都是冷汗,苏梦咬牙点点头:“可以的,boss。”

沈修瑾点点头,“小童,你先搀扶她出去。我随后就去开车。”一边给沈一打去电话,报出这个仓库的地址:“立刻过来这边。”随手抄起了之前捆着简童的那根麻绳,沈修瑾动作利索地给夏管家,原样地绑到了那张椅子上。

利落地做完一切,拍了拍手掌的灰尘,朝着仓库大门走过去,眼看要追上门外的简童和苏梦了。

却有一群人,忽然朝着大门急速而来,堵住大门口。

沈修瑾凝目望了过去,眼底冷凝一片,没有说话,只是警惕地望着对方一群人。

但对方显然是冲着他来的,为首一个结实壮汉站了出来,走到离沈修瑾半米之远:

“沈先生,我们老板说了,今天沈先生没那么容易走出这间仓库。”

“你们,是他的人吧?”显然,沈修瑾也明白,这群人是谁的走狗。

他凝眸越过人群,朝着简童和苏梦看去,眼底的担忧泄露了心底的在乎,只扫了一眼来势汹汹的十几个平头壮汉:“男人之间的事情,牵连不上家中的女人。让她们走。”

为首之人朝着沈修瑾伸出手:“车钥匙。”

沈修瑾大掌一抛,手上的车钥匙,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到为首的壮汉手中,而后者冷漠地转身,喊了一声:“喂,接住。”简童伸手一抓,车钥匙握在掌心中,越过人群,朝着沈修瑾看了过去:

“你一个人,行吗?”

沈修瑾脸上露出一丝从容的笑:“没事。”继而目光落在苏梦身上:“立刻带她离开这里。”

这种是非之地,只要她待在这里一刻,他心里就不放心一刻。

唯有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才是彻底的安全了。

“小童,快走。我们在这里,帮不上忙,只会拖累到Boss。”苏梦紧张地说道,一手捂着小腹,一边催促简童赶紧上车。也是这一句话,让简童心里一动……苏梦说的没有错,她们待在这里,只会添乱。

“别看了,快开车。”两人上车之后,隔着人群,简童深深地望了被人群围住的沈修瑾一眼。

脚下油门踩了下去,“梦姐,我先送你去医院。”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开车的速度,比路上其他的车子都要快上许多。

就从这车速上,苏梦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简童内心深处的焦急。

“梦姐,快打电话。那个人手下能够叫上的人,都叫上。”

“你别紧张,boss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经打。”事实上,沈修瑾的身上,除了幼时练就,后期更是实战出来的,那个人要是这么轻易就被打倒的话,那就不是沈修瑾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苏梦还是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电话打通说了两句就掐断了,“小童我说什么来着,不要那么小看boss,对吧?boss独自找来仓库的时候,路上就已经给手下人发过短信了,我刚刚给沈一打电话,沈一在电话里说,马上就到。”

如此,简童的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须臾之间,两人已经到了医院,医生给苏梦做了检查,说,并无大碍,但女人小腹被踹一脚,那种疼,实在是可以想象的出来的。

听闻苏梦没有大碍,简童心里那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你的肩膀。”苏梦看着简童被踹的肌肉拉伤的肩膀,说道:“那个姓夏的老头下手够狠。”

“没事。”简童一笑。

“梦姐!”突然地,苏梦整个人被紧紧地抱住了,简童挨在苏梦的耳边:“梦姐,能够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的一件事。”

简童这一阵没头没脑的煽情,苏梦心里却陡然明白了,缓缓张开手,回抱住身前的女人:

“你……决定了?”

“嗯。……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但是当年的事情,不是已经都清楚明白了吗?你的清白,也被证实了,那你和boss之间的误会,就解除了……还要走吗?”

简童摇摇头苦笑:“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早就已经从他的不信任开始,从那年他毫不留情地将我丢进监狱,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回寰的余地。”

“可是误会已经解除了!”

“女人,都爱自欺欺人。骗着自己。

我也想就这么骗着自己啊。但我做不到啊。

身上日日夜夜的疼痛,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曾经发生过得那些事情。自欺欺人,才是这世上最凄苦的事情啊。”

何况,今时今日,他依旧不相信自己不是吗?

在她问他是否愿意相信她的时候,他那一刻的犹豫,已经说明他内心深处的迟疑了。

她掏出来身份证:“梦姐,你看,他再也关不住我了!”

不知为何,苏梦却因为简童的这一句话,心脏骤然收缩,揪紧的疼了起来!

简童可以诉说任何的委屈,可以咒骂沈修瑾各种难听的话……在她终于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后,她可以发泄这些年来所有的委屈和受辱。

可偏偏,她选择了离别,在离别的这一刻,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举着一张人人都有的身份证,跟自己说:梦姐,你看,他再也关不住我了!

到底,一个人要有多么迫切地想要离开另一个人,才会如此啊!!

“你要去哪里?”

简童想也没有想:“洱海。”顿了一下,似想到什么,补充道:“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哦。洱海的天是澈蓝的,水是澄澈的,风是清爽的。它不该染上苦涩。”所以,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来找她,就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待在那个地方。

“最后一个问题,”苏梦说:“你……还爱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