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将婚就婚:心跳砰砰砰!
将婚就婚:心跳砰砰砰! 已完结

将婚就婚:心跳砰砰砰!

作者:桃小简分类:现代言情

为了拯救家族企业,她被迫嫁给霍家大少,一个坐着轮椅,性格阴沉、阴晴不定的男人。她嫁他等于就是守活寡一辈子都不会有性福。但是事实上是——“乖,老婆坐上来。”霍大少薄唇掀起,命令的口吻带着一丝轻哄。她羞红脸,后退,“不要!”一个旋即,她被压在了床上,她呆愣的看着他,“你不是不能……”霍大少抬手解衣,身体力行,“乖,能不能你不是很清楚么?”她唇已被堵住,“唔……”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好么?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偏偏他就用这种不容置疑的态度,一次次出现在她的身边。

“你这是在不相信我吗?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希望我能跟你在一起,也希望你能乖乖在我身边,等我们回来一切都会尘埃落定,不会再让你受这种委屈。”

霍庭琛这种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话说给她听的态度,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同样的,她的压力一点都不小。

甚至比想象中来的还大,霍庭琛就这样子让她一步步沉沦,满满的迷失自己,变得不像是自己。

她却毫无办法,心里想拒绝,嘴却怎么都张不开,最后不争气的点了点头,总算是看到霍庭琛满意的样子。

她竟然还没由来的松了一口气,就好像一直堵在心里的事情,一下子化解开了。

“谢谢你,我很幸福。”说完霍庭琛抱住了她,能感觉到他是笑着的,他的心跳,还有他给的安全感。

这让她不禁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她说了一个我,就赶紧闭嘴,谁都知道现在的情况根本由不得她多想,谁都明白霍庭琛的心思,如果让这个男人乖乖的听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个人收拾妥当,提着行李就要走的时候,忽然被霍庭琛叫住了。

她不解的看了霍庭琛一眼。“怎么了?”

“门口好多记者,一会儿你就跟在我身后。”说完细心的给她拿了帽子和墨镜。

这一次,他是真的想保护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原因,只是单纯的出于爱护。

“我……会不会成为你的负担?”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看着霍庭琛的样子,估计着也没有什么大事情。“你会不会因为大家说我就不要我?”

“怎么会,你放心吧,是我选择了你。”他的话出奇的带着安抚的效果,让何芸菲也不闹了,乖乖听话。

这个男人有足够的魅力,能够让一个女人无法抗拒,跟着他一步步走了出去。

刚下了台阶就有一大堆记者赶了过来。

心里有了准备,她只是淡淡的看着记者,并没有表现的太热络和不耐烦。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到让霍庭琛这么给面子的接受采访。

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霍庭琛拽着她往停车场里走,几个人堵住车子前方,不让他们离开。

霍庭琛按了很多次喇叭,几个人明显是知道霍庭琛不会开车,就是站在那里不动。

眼看着霍庭琛耐心告急,她刚打算下车,霍庭琛忽然发动了车子,向后退了一步,果然吓得前面的人走开,他直接把车开了过去,一点都没有犹豫。

硬是吓了何芸菲一跳。“你干嘛,那是活人啊,大活人,你吓死我了。”她带着哭腔,差点被霍庭琛吓哭。

他怎么那么敢,这种事情都做,万一出了意外,万一那几个人没有反应过来……

“不用担心,别乱想了。”出声安抚了何云菲一下,然后就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毕竟很多东西都已经没有办法改变,她也不想改变。

现在上了车,跳车基本是不可能的了,一会儿的功夫,她脑袋里转了一万个想法,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认输。

“我真是败给你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总归是好的,毕竟很多东西都已经没有办法改变。

“你担心他们干嘛,也不是什么大事,根本不需要想,他们总不至于那么傻吧。”他自然而然的知道该做什么,何芸菲自叹不如,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身。

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怎么说你都有理,听你的。”她乖乖的听话,反正自己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有霍庭琛在。

这里离机场很远,她已经知道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要乖乖听话,什么都会有,手放在霍庭琛的胳膊上,感觉到他的温度。

感觉到她的谨慎,霍庭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她泪眼摩挲。

“哭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何芸菲这样子,让他有些难受,心像是有了个缺口,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苏清韵住进霍家了?”

她有些压抑,都是最近事情和事情赶在一起,让她没有办法冷静思考他们之间的问题。

这段时间她装作坚强太久,现在终于憋不住了,还是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处理,现在彻底没有办法了,她不知道怎么改变现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可不可靠。

“我希望你对我放心一些。”他笑了笑,何芸菲眼里的不信任那么明显,明显到他看的都有些心疼。“我不说你什么好的不好的,只要你做好了决定,我什么都随着你,但是如果你感觉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要再承诺任何。”

她言语里明显是不信任霍庭琛,这个男人已经失去了让她信任的资本,当初觉得可靠的人,现在那么的不可靠。“我在你看来就这么不可靠吗?”

他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高兴,没有想到何芸菲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子好像是在责怪他没有照顾好她一样,这段时间一直对她百般容忍,换来的确实这样的回报。“我现在真的累了,从见过苏清韵之后,你这脾气样子就没有变过,我无论说什么你都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什么都压在心里,脸上的表情从来没有好过,让我看不到一丝安慰。”

车子停在路边,他感觉自己的心血都被何芸菲糟蹋了,根本不尊重也不考虑他的感受,仅仅是凭着自己的心情随便的去践踏他的尊严。

这种感觉很不好,不好到他根本无力抗拒自己的内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如果她不跟霍庭琛走到今天,或许什么都不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你现在是在抱怨不满吗?你是觉得我没有做到你想要的对吗?”她开始争辩起来,换成是谁发生这样的事情,被所有人骂着都不会好过,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没有什么天大的本事,更做不到他那么洒脱。

何芸菲的脾气上来了,霍庭琛又不想跟她吵架,行程都已经安排好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

说实话,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改变,一些东西已经成了固定的该有的样子,她也渐渐的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我们不要吵了,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了,我不想走回头路。”

他继续发动机车子,何芸菲哭得更厉害了,这次开始为自己心疼,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喜欢,枉费她付出那么多。

“好了,别哭了。”他不忍心,一只手摸着她的头,一边安抚她。

又无奈又舍不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就好像是欠了何芸菲的,什么都要由着她来,“我是不是欠了你的。”

“没有,你别想那么多,乖点,还很远睡一觉吧。”霍庭琛说完伸手在椅子后面取过来一个勃勃的毯子让她盖在身上。

男人的体贴和温暖让她有些留恋,想到之前在霍家享受过的待遇和现在完全不同,就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拿着毯子,她思索再三对霍庭琛道歉,刚才因为受了委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现在看起来就只会让霍庭琛担心,并没有什么好的影响,这让她头疼。“对不起。”

这三个字说的容易,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一样不差的发生。

她在这边,完全没有想到苏清韵的事情,霍母因为担心苏清韵的身体,就把她接回家,一是为了赔罪,二是为了照顾好苏清韵,尽量让这件事情息事宁人。

奈何霍庭琛就一次都不回来了,这摆明了是对苏清韵有不满。

但也只能好好伺候着,生怕有什么让苏清韵不满意,这为难起了丁婉儿,整天要哄着陪着苏清韵。

一来二去两个人倒是很多地方不谋而合。

她们两个对何芸菲的不满都是一样的大,似乎是同病相怜的缘故,两个人很合得来,丁婉儿干脆就留下来照顾苏清韵,她也不做不闹整天在霍家享清福。

只是想到霍庭琛现在跟何芸菲在一起,就一万个不爽。

“你在想什么,不会还是霍庭琛吧。”她有些吃惊,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还是不死心。

“不然呢?那个何芸菲有什么好的。”

她躺在病床上,整天也下不了床,每天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索性天天在家给霍庭琛打电话,可是都是关机状态。

“你别想那么多,他现在跟何芸菲在一起,哪有空想你。”丁婉儿坐在一边嗑着瓜子不耐烦的对苏清韵说道。

嘲笑起她的自作多情。

虽然苏清韵很不开心,但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霍庭瑀看不上你了,结婚和不结婚也没什么区别。”

她们两个相互也不事多看得上眼,顶多是因为有何芸菲比着,才显得她们关系还是不错的。

其实两个人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互看不爽,丁婉儿现在身份并不比苏清韵低,直接说道,“你不知道我是霍家二少奶奶,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这话也是提醒她,就算再不爽,也不要把他们两个混为一谈。

毕竟不是一路人,说不到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