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鬼奴
鬼奴 已完结

鬼奴

作者:格零分类:悬疑灵异

我叫白桑,是个连小姐都不如的鬼奴,小姐接的是男人,我接的是,鬼……更惨的是,每到月圆之夜,我都会非礼一只叫幽冥的男鬼!发新书啦~(≧▽≦)/~写做不易,请求小伙伴们支持正版订阅哦~网站支持qq、百.度、微博、微信账号登陆,喜欢的小伙伴,麻烦大家登陆下点下追书呗,方便下次看啦。推荐我的老书:已经完结,点击书名就可以看了!【如遇到充值等其他问题,请联系客服妹纸,qq:2056403671~微博@甜悦读】

精彩章节试读

“就是说啊,这两个孩子能在一起,我们高兴也还来不及!”一旁的花夫人连连附和道。

不管怎么说。秀秀也是他们从五岁那么点大,一直养到了现在,这么多年。不说别的,感情自然是有的。何况秀秀的模样长得几分跟他们得亡故得女儿相似得。只是出了未婚先孕这样得丑闻,让他们颜面扫荡,对于秀秀原本得宠爱自然是减少了些。但,还是有感情得。

原本,他们还发愁。出了如此得丑闻。又长了这么大得胎记,估摸着是这一辈子都嫁不出了,现在李尚书竟来提亲。还是如此高调得提亲。他们怎么会不高兴。何况,跟李尚书一家结亲家。他们也是乐意得,只不过最初被花亦辰给毁了。

李严看着秀秀。微微扬起嘴角,不留痕迹却又异常宠爱得笑着,而秀秀被突如其来得喜讯惊得根本还没回过神来。

“不行。绝对不行!”就在众人都高兴得时候,花亦辰却再次断然道。

花丞相得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给我闭嘴,在如此场合,少给我胡说八道,你妹妹跟严儿情投意合,你不行什么!”

“就是,亦辰,你不要闹了,这可是你妹妹的终身大事!”花夫人连忙暗自拉住花亦辰的袖子,用眼神示意。

花亦辰被花丞相的话蓦然呛住了,竟看着还没回过神的秀秀说不出话来。

“是啊亦辰,一水跟严儿情投意合,你作为哥哥应该高兴啊!”李尚书笑道,面不改色。

但花亦辰却蓦然皱紧了眉头,双眼愤怒:“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李严配不上我妹妹!”

花亦辰话刚出口,底下坐的宾客们瞬间就议论纷纷,更多的是在嘲笑花亦辰的话。

李严配不上秀秀?

只要是明眼的人都知道,是秀秀完全配不上李严,秀秀能嫁给李严,那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混账东西,你给我滚下去!”花丞相怒道。

花亦辰却根本不动,花丞相更愤怒了,索性叫来了下人,直接将花亦辰强行带了下去,这么重要的场合,他绝对不能让花亦辰再闹下去,何况,好不容易能把秀秀嫁出去,如此好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来来,坐!”花亦辰一离开,瞬间整个午宴又恢复了安静,花丞相笑呵呵的请李尚书和李严同桌,李严便在秀秀的身旁坐下,小声道:“你个笨女人还没回过神来啊!”

秀秀却傻傻的点点头,当真是幸福来的太快,都有点似真似假了。

饭桌上,花丞相为了防止李尚书他们后悔,将婚期就定在一个月后:“亲家,你看这个日子如何?”

李尚书满意的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不行!”突然,秀秀开口,瞬间,所有人都看向她。

花丞相笑道:“怎么一水,难道你是嫌弃爹爹将时间定的太晚了?”

秀秀摇摇头,认真道:“爹,娘,尚书大人,我想将日子定在半年后!”

“你说什么?”花丞相,花夫人等人脸色蓦然一变。

李严原本柔和的面色也彻底变了,他刚要生气,李尚书却道:“一水,为何要将这成亲的日子定的这么晚?”

秀秀沉默半饷,开口道:“我,只是想让李严考虑清楚了,不要后悔!”

李尚书听了秀秀的话,看她的眼神蓦然变得不一样,却笑道:“傻孩子,这你放心,我们家严儿绝对不会后悔!”

“你个笨女人,一天到晚在胡思乱想什么!”李严有点郁闷,他今天跟他爹都来提亲了,原本是想给这个笨女人一点惊喜得,怎么在她这里一点喜悦得感觉也看不出。

“一水不要胡闹,李尚书既然都来到了这里,何来后悔,自然是想清楚得!”花丞相阻止道,不想让秀秀延迟了成亲日子,更不想给他们后悔的机会。

“我不是胡闹,爹爹,娘亲,我是认真的!”秀秀认真坚定道。

“你这孩子怎么——”

“没关系没关系,既然一水想这样,我看也无妨,这不是正好可以考验两个孩子感情的时候吗!”李尚书阻止花丞相,花丞相瞪了眼秀秀,李尚书则笑呵呵道:“严儿,你对你们的感情有信心吗?”

“当然有!”李严想也不想。

“既然如此,那就如一水所愿,不过我相信啊,我们家严儿断然不会后悔,而且,一水”李尚书看向秀秀的目光变得慈祥:“我相信你正是我们严儿要找的那个人!”

李严一愣,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但什么都没有说。

“过奖了!”秀秀有些不好意思。

但李尚书看秀秀的目光竟带着欣赏和喜欢,或许别人根本看不出真相,但真相,他这个作为父亲的是最清楚的。

那天自己的儿子突然跑来跟他说,要娶花家的义女,花一水,顿时气得他火冒三丈,抽出荆棘条就鞭打,他们家跟花家得恩怨早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他得女儿,他们李家上上下下,也都因此成为了京城百姓得饭后茶资,他想要报复花家还来不及,怎么会允许自己家得儿子去娶花家得义女。

更何况,这个花一水不仅长相丑陋,还曾未婚先孕,这样肮脏得女人,根本不配进他家得门。

但,一顿鞭打之后,他没有想到自己得儿子竟还是一口咬定,一定要娶花一水,气得他直接将李严关了禁闭。

原本他以为,这样一个肮脏丑陋得女人,大概是他儿子得一时兴起,也绝对只能是一时兴起,所以他一直等着李严向他低头。

但这一等竟然是十多天,李严整整绝食了十多天,最后等来得竟是李严活活饿死得噩耗。

是的,他夫人进去得时候,竟发现李严活活饿死了,一点气息也没有了,要不是他的挚友医术了得,最后救活了李严,那么,他就真得失去了自己得儿子。

那一种失去自己至亲,撕心裂肺得心痛,让他意识到,不管蒙受怎么样得屈辱,承受再大得议论,都不如他得儿子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得活着。

所以,最终,他答应了李严的要求,向花家提亲。

原本,他是做好了来此蒙羞的准备,心底也对花一水这个女人毫无好感,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传闻中丑陋不堪,毫无女德的女人,竟是如此的通情达理,并且,他能看得出,这个女人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儿子,并且,也是真心的不想牵连他。

这让他原本的忧虑消失的一干二净。

在秀秀的坚持下,最终两家将亲事定在了下半年的九月九,也就是说还有四个月的时间。

也正是这桩亲事,一 夜之间惊诧了全京城的达官贵人,平民百姓,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堂堂的尚书之子,新科武状元,竟会迎娶这样一个丑陋败坏风俗的女人,而且,还是如此高调的提亲。

尤其是那些个待字闺中的小姐,她们自吁比那个花一水好上千倍万倍,但李严在就没看上她们呢,偏生看上了那个花一水。

但同样让京城百姓奇怪的是,素来厌恶花一水的花亦辰怎么会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阻止这桩婚事,并说李严配不上他的妹妹。

不过,对于这一点,有些人觉得是因为花亦辰实在是太厌恶花一水,所以,不惜在如此正式的场合失了身份,也要阻止这桩亲事,原因就是,向让他厌恶的花一水,孤独终老!

当然,众口佻佻,什么言论都有,只有花家的人和李府的人当作什么都没听见,只想维护好这段亲事。

所以在花亦辰的生辰之后,时隔不久,两家人便又约了时间一起吃饭。

春晚阁!

李尚书,花丞相等人都笑呵呵的吃着饭,两个夫人聊的也甚是投机,李严和秀秀坐在一起,两个人也有说有笑。

“哥,你们这是在秀恩爱吗?”挨着花亦辰坐的李婉儿道,余光则撇向花亦辰,其实当时听到她哥哥求父亲要向花家义女提亲,她先是震惊,随后却是暗喜的,若是哥哥真的跟花一水成了亲,那么,她就有更多的机会见到花亦辰,虽然,花亦辰再三说不再爱她了,她依旧是不能相信的,想当初她跟花亦辰花前月下的美好记忆,她就无法割舍。

“去,一边自个玩去!”李严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秀秀身上。

“你怎么这样说话!”秀秀被李婉儿说的顿时红了脸,但还是嗔怪李严不该这么跟李婉儿说话,其实她自己也觉得恍如做梦,似假似真。

前一段时间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李严了,但现在,她跟李严却已经正式在一起了,那味道甚至有点像新婚燕尔一般。

可,回想见李严的第一面到现在,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呢!

不,就是连,我喜欢你都不曾说过!

可,怎么就在一起,还定了亲事!

这般想着,秀秀偷偷的去看李严,那双眸中情不自禁的弥漫着仰慕和温柔。

而这一切,花亦辰看的清清楚楚,从刚才吃饭到现在,他的拳头就没有放开过,此时此刻,青经已经狠狠的暴露在他的拳头上。

“花一水,你是白痴吗,你现在是在吃饭,你乱看什么!”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李严这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看的,竟然还用这样的眼神看,该死的,真是够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