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婚婚欲醉:首长夫人萌上天
婚婚欲醉:首长夫人萌上天 已完结

婚婚欲醉:首长夫人萌上天

作者:等等分类:现代言情

闪婚嫁了个军人老公,婚后生活完美的合不拢腿。陈瀚东:“有些事不用等晚上,白天也可以做。”余式微:“……?”陈瀚东:“你又勾.引我,来,躺下!”余式微:“……”他有三百六十五个借口骗她上.床,她却只想跑跑跑,因为首长太凶猛!

精彩章节试读

李玉华吓得跌坐了一旁,随后开始大声的哭诉:“都是肖剑锋,都是他坑了我啊。他把我的身份证拿走了,却给我办了一个假的护照,他们走了。却把我一个人留了下来,我真是恨死他了!”

北堂御不屑的看着她:“你那都是罪有应得。可是小唯她做错了什么要替你们承受这一切?你们抛下她逃跑的时候有想过小唯的感受吗?”

李斯时心中也是满腔怒气。他快步上前却蹲了下来,压抑着怒气说到:“你知道吗?你们犯的罪足够判无期徒刑了,甚至判死刑都有可能。”

李玉华脸色苍白的抱住北堂御的大腿哭诉到:“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求求你们舅舅我吧。”

北堂御和李斯时对视一眼,随后也蹲了下来,说到:“如果你肯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也许你还有救。”

“我说我说。都是刘德全,是他指使我们干的,是他说把金酋公司的标签贴在我们的产品上就能赚大钱。我没说谎。真的是他干的啊。”

“什么?”北堂御突然想起来他最后一次去公司开会的时候公司的仓管说过仓库里丢了一批标签。他没想到竟然是刘德全监守自盗把那批标签给偷走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刘德全竟然又把那些标签给了文威集团。还指使他们从中获利。

本来以为是两件不相干的事,却没想到竟然有了这样的联系。

“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他。”李玉华又强调了一句。

李斯时问到:“那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吗?”

李玉华急忙说:“有有,刘德全和我们签了一份合同来着,上面有他的名字。”

“那合同呢?”李斯时急忙追问。

李玉华想了想哭着说到:“可能被肖剑锋给烧了。记得走的那天他烧了好多文件来着。”

“烧都烧了你还说什么。”权诗洁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说的都是屁话。”

“啊?你不是外国人?”李玉华竟然诧异的问起了这个。

权诗洁嗤笑一声:“都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李玉华嗫嚅了两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李斯时又问:“那你知道刘德全人现在在哪里吗?”

既然找不到证据那么找到证人也是一样,只要把刘德全找到,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李玉华又开始哭:“我要是知道那个老畜生现在在哪里我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可恶的老畜生,把我害得这么惨,我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北堂御冷哼一声:“得了,少在这儿做戏了,哭了半天一滴眼泪也没有。”

装可怜被拆穿,李玉华讪讪的收了声。

北堂御又问:“那肖剑锋呢,你总该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吧?”

“这个……”李玉华眼神闪了闪,虽然她恨死了肖剑锋,可是肖雪儿是跟着肖剑锋一起走的,如果他们找到了肖剑锋那不等于也找到了肖雪儿吗?不行,她不能出卖自己的女儿。

见他犹豫,李斯时不慌不忙的说到:“作为主犯,无期或者死刑,绝对跑不掉的,而从犯,顶多判个三五年,是在监狱里待一辈子还是争取宽大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玉华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一想到无期徒刑她就觉得恐惧无比,她又不是主犯,为什么要代替肖剑锋那个老不死的在牢里面过一辈子?她还有大把的好日子为什么不过?而且肖剑锋那个老鬼不也是故意抛下她自己走掉了吗?

是他不顾及夫妻情分在先,那么她把他供出来也没什么不妥吧?

想到这儿她立刻试探性的问到:“你们确定我能被宽大处理?”

李斯时心中一喜,脸上却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说到:“知道你后边儿这位主是谁吗?她可是新任市长权振东的妹妹,有她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玉华回头去看权诗洁,怎么看都不觉得她像一个市长的妹妹,她不禁有些疑惑的问到:“她真的是市长的妹妹,怎么看着不像?”

权诗洁立刻一脚踹了上去:“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而且我还绝对不用坐牢?”

听她这么嚣张的语气李玉华稍微有些相信了,她说到:“那好吧,我愿意把肖剑锋的下落说出来,不过我要到了公安局才肯说。”

听李玉华这么说三个人心中具是一喜,事情总算是有了转机了。

权诗洁毫不客气的踢了踢李玉华:“起来吧,别装死了。”

李玉华无奈,只得起身,颤巍巍的跟着北堂御和李斯时出了门,权诗洁怕她不老实就在后面盯着她。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北堂御和李斯时不认识路于是又换成了权诗洁在前边儿带路,他们两在后边。

刚来的时候因为有阳光照射所以也没觉得这路有多难走,可是现在周围一片黑乎乎的又七拐八拐,总觉得比来时的路要漫长。

几个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村口,就在大家几乎要松一口气的时候李玉华突然趁着他们不注意刺溜一下钻进了旁边的树丛里往山上跑去。

“我靠!”权诗洁第一个反应过来然后拔腿就追了上去。

北堂御和李斯时也反应过来随后追了上去,可是李玉华对这里的地形明显比他们要熟悉,又接着黑漆漆的夜色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我靠,这死女人!”权诗洁忍不住破口大骂转眼就想追上去。

北堂御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让她站在原地,然后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和李斯时分头去找。”

说完两个人就立刻一东一西跑了。

权诗洁跳着脚大声吼了一句:“都说了老子不是女人,老子是纯爷们儿。”

吼完自己也开始寻找李玉华,她是资深背包客,很清楚在野外应该怎么自我保护,所以一点也不怕那些飞禽走兽,胆子比男人都要大。

可是她忘了,山上除了飞禽走兽还有村民布置的陷阱。

生活在山脚下的村民为了防止山上的野猪跑下来祸害庄稼往往会在山上布置陷阱以逮捕野猪,这些陷阱都很隐蔽,哪怕是在白天上山也要小心翼翼,更何况是晚上。

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村民是绝对不会在晚上上山的。

也许是权诗洁有点儿背吧,她挑的那条路恰恰是陷阱最多的地方,所以才往前走了没多远就光荣的中招了。

不过万幸的是她掉进的是一个挖了很久很久的陷阱,里面布置的尖锐的竹子都腐朽了,她掉下去的时候还没被竹箭扎个肠穿肚烂,要不然再往前走一点掉入新挖的陷阱,只怕到时候不死也残了。

掉下去的时候权诗洁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害怕,而是开始诅咒那个该死的李玉华:“特么的死贱货,竟然害的姑奶奶我掉坑里了,你最好别让姑奶奶我给找到,不然的话我特么的一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哎哟我去,这坑里怎么这么黑啊?”

骂累了她才想起来喊救命:“北堂御,李斯时,谁在啊?快来救救我,救命啊!!!”

回应她的只有几声隐约的狼嚎。

权诗洁立刻抱紧双臂往里面缩了缩,然后又骂道:“我靠,老娘是在求救又不是在求欢,你们嚎屁嚎啊!”

既然附近没人那她也就只能自救了,可是这个该死的陷阱是这么的深,墙壁又满是青苔,她根本怕不上去。

“看来真的要在这里待一整晚了,希望明天会有人来。”权诗洁干脆做了下来,仰着头看着坑外,喃喃自语到,“今天的月亮好像有点暗啊……不知道哥哥在干什么,会不会想起我。哼,肯定不会,自从那个狐狸精来了之后哥哥都不关心我了……”

其实说真的,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如果能有个人作伴就好了。

可是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有人呢,那两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这里又湿又冷她的手脚都渐渐开始发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迷迷糊糊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她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她。

她仔细听了听,那声音又消失不见了,只依稀听见风声和动物的叫声。

她喃喃低语了一句:“难道是幻觉?”

又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她失望的说到:“果然是幻觉。”

“权诗洁,你在哪儿?权诗洁?”就在她又准备睡过去的时候一句清晰的呼喊声传到了她的耳中。

“权诗洁!”

权诗洁立刻跳了起来,用手做成喇叭形状对着外面大喊:“我在这儿,我在陷阱里面,救命啊!”

很快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洞口,他趴在上面问了一句:“权诗洁,你在这里吗?”

权诗洁跳着挥了挥手:“我在我在!”

没想到,竟然是李斯时过来了。

确定权诗洁没事之后李斯时也松了一口气:“不是让你在原地等着的嘛,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权诗洁又饿又冷,也没心情跟他打嘴仗了,直接骂道:“你哪儿那么多屁话,赶快想办法把我救上去!”

李斯时哼了哼:“这是你求人的态度?我说你身为一个女人不骂人能不能别每次说话都三字经开头啊?不行,你得答应我以后再也不骂人我才能救你上来。”

权诗洁急了:“你特么的,现在什么情况啊,快把我救上去不然我饶不了你!”

李斯时可一点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说到:“你要不答应我可就走了啊。”

“你走一个试试!”权诗洁威胁着,眼中却闪过浓浓的不安。

“我真走了啊。”李斯时说到,一点也没开玩笑的意思。

“……”

见下边儿没了声响李斯时立刻抬腿就走,没带一点儿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