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小鲤并非池中物
小鲤并非池中物 连载中

小鲤并非池中物

作者:阿束分类:古代言情

从人到鱼也许只是一个穿越的距离,而从鱼再到仙也许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但是不管怎么样,顾小鲤都不会放弃。也许,命中注定她都会被他弄到手。如果缘起只是一个意外,那么缘灭未尝不是一个新的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唔,有点意思。

\"小鲤,你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神君这么一问我当然有所了解,轻声道:\"是不是有人在这里设了什么障眼法?\"

\"不是障眼法,但确实这里被人动了手脚,这附近有迷情花的味道。\"

迷情花?!

顾名思义,迷情花可以迷惑嗅它的人的性情,使人步入癫狂的状态,突然兴奋起来,似乎随处都可以嗅到来自异性身上荷尔蒙的气味。恨不得像饿狼似的往异性身上扑去,与人的本意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说穿了就是让人对性的渴望更加强烈,放大人的性欲望,大概加强了百倍有余。

\"迷情花不长这里,它喜在万花从中,这样不容易被人察觉,它也足以凭此繁衍生根下来。\"

神君的意思我懂,也就是说这迷情花是有人故意让我嗅它的花香,然后中招失态。

\"一定是蠹鱼,不然这里怎么会有迷情花的味道!\"

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不用多想。

\"这迷情花的浓度这么大,应该不是简简单单的花朵了,我怀疑这花香大概是已经被人提炼过的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提纯纯度大概是一枝普通迷情花的百倍!\"

啧啧啧,这蠹鱼也是厉害,物理化可以啊,连这么高难度的提纯都难不着他。果然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正和神君说着,一声声嬉笑声从远处传来,我正想往前走两步好听个清楚,神君一把拉住我,我原地不动,他自己却走上前去。

\"什么人!\"

一声叫喊,无人相应。

不过嬉笑声霎时间就没有了。

我心里害怕,身体也不自觉地往神君那里靠了些。

\"别怕,多半是迷情花的气味引来了附近的小鬼,小鬼以为我们中招想要收拾我们。\"

神君撸撸我的脑袋,又道:\"这里阴气重,而且容易出现幻觉,娘子要多加小心,跟紧了为夫才是正事。\"

我随即拉着神君的手不敢松开,神君朝我笑笑,也没再出声了。

我们屏气凝神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我又感觉自己身体无可厚非的燥热起来,这一次甚至比刚刚那一次来的更加猛烈,仿佛要被心中的那把火烧死一般。

我尽力憋着,可是手不受控制地往脖子那里游走着,到最后还是解下了一件外衣。

神君这个时候才望见我这般模样,赶忙捂住我的口鼻,但已经有些晚了。

我口干舌燥,****焚身,二话不说就是扒衣服!

当然不光是扒我自己的衣服,神君的也是,一件都没打算给他留下。

额,真的不怪我,我那时候真的只是单纯的......

热......

就是那种三伏天还在大太阳底下晒着的那种热。

不仅热,还没有西瓜吃,这世道唉......

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神君竟然丝毫不反抗,束手就擒的样子让人一看就觉得他绝壁是受害者,妥妥的受害者啊。

难不成神君也中招了?

迷情花也迷住了神君的性情?

唔,那这下子可糟糕了,我不敢想象两个都吸食了迷情花的人会在一起做出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虽说是夫妻可这光天化日的......

神君任凭我摆弄,只是嘴唇慢慢向我这里移了过来,我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朱唇轻轻往他的唇上送去。

岂料神君双手拿住我的下颚,我不自觉地张开了嘴,随即一股清流灌入进来,像是柠檬水一样的清新寡淡,顺着我的喉管一路向下,仿佛直通心灵的那一片净土。净土险些干涸,幸好有神君的这一口灌溉。

顿时心里的燥热就没有了,只有清甜的味道。

\"嗯?怎么样了?\"

神君柔声问着,我摇头清醒一下,弱弱地答他道:\"刚刚甜甜的、酸酸的是什么?你还有没有了?\"

额,吃货的心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那是天池的水,你忘记了?\"神君摇摇随身携带的小瓶子,我之前有见到过他带着这个小瓶子,原以为是酒壶之类的,里面多半装满了酒,想不到却是天池水还真是有点意外。

\"天池水可以解百毒,自然对迷情花有所抵抗,你喝了一些天池水,应该好多了吧,至少应该清醒了。\"

\"嗯,清醒了,就是头晕脑胀的。\"

我脑子沉重得很,不过比起刚才确实没有那么冲动了,差点把神君给吃了,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小鲤,你确定这里是蠹鱼的所在?\"

神君挠头似乎有点疑问,我看看周围再想想我们从净心阁来的路,左想右想没觉得那里有问题。

\"之前仙帝的使者曾经亲自领我来过,当时就这样,我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仙帝下令将蠹鱼的封地与府邸一并给我了,虽然我不想要,可是面子上还是要听从安排的。

也就来过一次,便是那一次了。

\"你没发现这里和咱们刚刚走过的地方一模一样吗?\"

神君一夜惊醒梦中人,我环顾四周,还真的如他所说,着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刚刚的模样。

\"我们迷路了?\"

我迷路有可能,神君迷路绝对不可能。

\"没有,不管怎么样,我们一直是往一个方向去的,如果真的只是迷路的话,应该对周围的环境感到陌生,而不是这么熟悉。\"

神君查看四周,愈发觉得其中有不少蹊跷之处。

首先是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从来没有变化,就连太阳移动的痕迹都没有。其次便是花花草草,一点动静都没有,不想有个什么山鸡野兔蹦哒出来,怎么也应该有个风吹草动吧。

最后神君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直接撕下自己的衣襟,扯成带状,细心地挂于树枝丫上。

\"这是干嘛?\"

\"要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迷路很简单,只要将这布条挂在树枝上,那么我们再往前走,就可以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在原地踏步了。\"

我点点头,试着照神君的意思做事。我也试着撕扯衣服,可是扯不动,神君见状,佯装打我,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干嘛学我撕扯衣服?你若是一定要扯,也等回了乾阳宫,在你的小床上扯我的衣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