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这个杀手不正经
这个杀手不正经 连载中

这个杀手不正经

作者:冰糖分类:古代言情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有着妇产科硕士学位和杀手双重身份的范添添在一次事故中穿越到乾朝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身上,范添添偶然间捡到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后来发现他竟然是被乾皇谋朝篡位杀了双亲的前大雍朝太子赵骁。两个孤苦无依的少年,从此在乱世中求生存。几年的时间,范添添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见识,不仅为赵骁挣下巨额的财富、更为赵骁训练出一支被人闻之色变的“影子”暗卫队和一个叫做“十三香”的遍布全国的情报网络。朝代更迭,各地政权佣兵自重,范添添同赵骁带领手下占领汉中,揭竿起义,打出复国的大旗。五年时间,数十场征战,赵骁从一个舞勺之年的少年成长为一个霸道的王者,而范添添却始终是他心中最在意也是最重要的人。

精彩章节试读

气氛由凝重改为轻松,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讨论了半天青锋和青萍这一年时间以来的变化,尤其是青萍那超级变态的武学天赋,没有再提起范添添去京城的事情,只是赵骁心里清楚,范添添这次是铁了心要去的,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与其争吵闹得不愉快,还不如到时候多派些人给他呢,也顺便把自己手里的几张牌拿给范添添试试水,关键时间没准能派上大用场。但是自己的布置和安排都要背着添添来做,要是让她提前知道了,说不定会回绝了自己的好意呢。

两天之后,范添添按时离开了依龙山,她没有听赵骁的安排带走江莱江近和其他几个青龙卫,倒是挑了七八个身材魁梧长相朴实的汉子跟她一起,同时她带来的那二十几个少年也一个不落的又带了回去,只是把司马洛和她的丫鬟青莲留在了山上。江滨城里的人早晚都要上山来的,现在留下也省了后面的事。

赵骁迎风站在依龙山脚下那条通往官道的分岔路口神色萧然、眼神落寞,身后青锋牵着一头全身雪白的高头大马,也目视前方。范添添等人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在他们的眼中终于消失不见,赵骁依旧一言不发,良久的站立在那里。

“大少爷,咱们回去吧,风越来越大,回去山路不好走,二少爷本领大,不会有事的,您就放心吧。”青锋见路两旁的树枝晃动的越来越厉害,再瞅瞅赵骁,开口说。

“嗯,回吧。”赵骁说了一个回字,可是身形没有动,眼神依旧盯着范添添消失的方向看,像是失了魂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其实他自己明白,那是一种叫做牵挂的感觉。

“你说二少爷什么时候能再来?”

“啊?这个、二少爷回去瞅一瞅生意上的事,有时间就会再来的,肯定用不了多久。”

“她不是回江滨。”

“啊?那她去哪呀?”

“走吧,风越来越大,看样子要下雪了,走了也好,等大雪封山的时候更危险。”赵骁转身往回走,一脸的失落,身后青锋赶紧牵着马跟上。下雪?离冬天还远着呢,哪能就下雪呢?大少爷这是愁坏了呀。

雪真的说来就来了,根本就不管此时此地是不是还没有到冬天,说下就开始下。赵骁刚刚回到营地,轻盈的雪花就从天而降,而且越下越大,白色的像鹅毛一样的雪片没多久就把整个依龙山变成了白色,根本就没有心思赏雪,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让司马错、秦言等人急了起来。军营里的人匆忙的发放棉衣棉裤等过冬需要的物资,司马措和秦言一个负责数据统计一个负责监管发放情况,忙的热火朝天,只有赵骁身穿一件天青色的厚实羽绒服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捧着水杯发愣,那衣服是范添添亲手绘制的样子让后请店里的师傅用最好的材料缝制的。

“人走了,魂都丢了。”

“没事,别管他,晚上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将军和军师两个人忙碌间抽空瞅了几眼坐在他们上首的领导人,出现了如上的对话。在对范添添的感情上,三个人应该算得上情敌,只不过赵骁是明恋,另外两人却是暗恋。按理说见到情敌伤心失落,其他人的反应应该不是同情而是高兴。可是司马和秦言却偏偏有些同情赵骁,他们俩要是没有活可干,一定也会魂不守舍的,现在忙得没有时间想那个人,倒是一件好事了。

“二少爷,您把这件外套穿上吧,下雪了,气温低,别把您给冻着了。”青叶从身后的包袱里找出一件厚实的棉衣抖了开,递到范添添面前。

为了不引人注意,范添添回绝了赵骁让她们所有人都骑马而行的提议。这个年代马匹虽然不算昂贵,可也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用的起的。三十来个人都骑马,这要是让有心的人给盯上了绝对是个大麻烦,所以范添添还是坐着她来时候坐的那辆马车,几辆平板车上坐着她的部下,五辆车慢悠悠的在路上行走着。

“下雪了?”歪靠在车厢侧壁的范添添慢慢的坐直了身子,伸手接过青叶举着的衣服,没有往身上穿,倒是伸手把旁边的车窗给撩开,面前露出一片阴森森的天幕来。

飘然而降的雪花簌簌的往下落,道路上、树枝上,都已经换上了白色的衣裳,入眼处天地一色,很是好看,看这样子雪已经下的有一会儿,可是怎么没有听见外面的人说话呢,自己虽然习惯性的闭目,但是这一次并没有睡着,耳朵也的确没有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

“是,下的有一会儿,您快把衣服穿上吧,可别冻坏了。”青叶有些着急。伸手想替范添添往身上套,没想到范添添竟然朗声对外面喊了一句。

“停车!”

赶车的车夫耳朵好使着呢,范添添一声命令,马车咯吱吱的扭动了两下,然后停了下来,范添添随手把衣服丢到青叶怀中,撩起车帘,跳了下去。“哎?”青叶瞅了瞅自己怀里的衣服,也赶紧跟着利落的跳了下去。

“二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听见身后的马车停下来,前面的车上下来一个人,范添添认识说话的男子,是青叶这批孩子中的老大,叫初一的一个男孩子,说是孩子,其实他已经十八岁了,比范添添还要大上几岁呢,而且初一身量高挑,容颜虽算不上精致也绝对是人中的上品,所以范添添对他印象深刻。

范添添没说话,只是车前车后的把四辆马车上的人看了几眼,一时间话还没有说,脸上都有些憋不住要笑了。雪下得时间长了,那四辆马车上的人头上、肩膀上此时都成了白色,幸亏两只眼睛还在灵活的闪动着,否则他们一动不动的样子,真的就与后世电视里见到的雪雕毫无二致呢。

“一个个是不是都冻傻了,把身上的雪扑掉也不会?还是觉得攒的多了能当被子盖?”这些人,范添添真是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了,守规矩是第一,可是这副顽固不同的样子真的是她交出来的吗?

“快,都把雪抖一抖!”范添添话音刚落,初一赶紧挥手吆喝,顿时四辆马车里的人纷纷行动起来,扑簌簌的把身上、头顶上的积雪往下抖,还有人跳下马车,站在地上又蹦又跳的,有的人下来之后,站在那里不动一下,显然时间久了,腿都有些麻木了。

“冷不冷?”

“不冷!”

异口同声的回应,无论男女,里面还有略微稚嫩的童声,那是那些个年龄小一点的女孩子的声音。可别看她们年纪小,还是女孩子,可是在范添添的集训时,那些女孩子没有一个哭鼻子掉链子的,每一个都非常的坚韧坚强,让范添添非常满意的同时也有些动容。

富人家的孩子不会被人卖了,更不会这么小就吃得苦遭的了罪,都是一些苦命的孩子。也让她从那时候下定决心,以后要多收一些这样的小孩,好好对他们,不说多富贵,至少衣食无忧、不再挨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