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农门恶女升职记
农门恶女升职记 连载中

农门恶女升职记

作者:一身骄傲分类:古代言情

从二十一世纪到来的凤凰女韩清漪同样的穿越。同样是种田,人家种田赚大钱,她种田被封杀。同样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人家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是同几个女人厮杀。同样是空间宝贝,人家的是稀世奇珍,她的空间住着鬼。-本书前面种田,后面宅斗,慎入。-------新坑川西匪事,为大家带来一段民国姐妹花的爱横情仇,欢迎新老读者朋友们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清漪一看今个这么多人,在和这厮纠缠下去不知道又要有什么风言风语了,所以只能说道:“既然五公子这么想要给清漪捧场,还是给夫人选的寿礼,那么清漪推荐五公子看看子母系列的首饰,子伴母而生,母依靠子而活,不过这样的产品价格是比较高的,五公子可不能舍不得哦?”

石怀玉被清漪的笑容给晃花了眼,清漪趁着石怀玉愣神的空间就去了阁楼上面,等石怀玉缓过神来的时候清漪早就钻到阁楼里面不出来的。

石怀玉看着那道紧闭的阁楼的房门,就好似清漪的心门一样,石怀玉告诉自己终有一天自己会打开那道门的。

不过很快就被那些子母系列的首饰给吸引了,的确不凡,无论是本身的材质寓意,还有设计做工都非常的不错。

最后石怀玉选了一套心形的红宝石的子母头面,一共是两只朱钗一大一小,赤金为底,镶嵌着一大一小两个心形的红宝石,并且还有一对耳环,和一对同系列的镯子,放在雕刻精美的玉质的盒子里面极为的华贵耀眼。

当然这价位也是很高的,差几百两就是三万两了,这么大额的银票支付是要给清漪过目的,清漪很大方的赠送了寿字形的一款京都碧烟阁的炕屏,这块炕屏就是单独卖掉也是上千两银子的。

石怀玉满意而归,这套头面在腊月十二的五公子石怀玉母亲的寿宴上出尽了风头,给清漪带来了不知道多少的顾客。

清漪的阁楼里面,刚刚清漪躲开了石怀玉,几步上来蹬蹬的上了楼梯打开了自己阁楼的门,结果一进去就发现这叶玥妍不仅一点害怕也不见,反而和纳财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

纳财蹲坐在清漪自制的长条的红木椅子上,叶玥妍虎视眈眈的看着纳财,清漪进来以后叶玥妍还没心没肺的拉着清漪的手说:“宁儿妹妹,你看看这只狗狗多么的漂亮啊?也不知道是哪家夫人小姐带来的,跑到你这个地方来了,我忙了老半天都没摸到这个家伙一下,真是郁闷。”

清漪看着灵竹在一边,对着清漪摇头,意思就是说这个表小姐根本没听进去灵竹说这条狗狗的产权是谁的,只顾着非要抱抱这个狗狗了。

纳财看着清漪无比委屈的差点要掉眼泪了,清漪连忙用意念告诉纳财道:“纳财你可不能哭啊,你一哭掉的都是珍珠,那可是很麻烦的事情,你会被当成妖怪给烧了的,可不要说我到时候不保护你哈。”

纳财这才撇撇嘴没哭道:“主子,这是什么人,一进来就要抱我,我那才是祥瑞之兽,岂是这等的凡夫俗子可以染指的,小爷要不是看在她是主子的朋友的份上,早就上去咬上几口了。”

纳财一边说着一边跳下长椅,之后跑到清漪的面前,清漪没办法抱起纳财安慰一下纳财受伤的小心灵,叶玥妍惊奇的看着清漪道:“宁儿快给我看看,你用了什么办法啊?这方才我都不知道叫了多少声,这狗狗瞅都没瞅我一眼,快给我抱抱。”..

清漪躲开了叶玥妍的魔抓道:“表姐这是我千机门的师尊送给我的宠物名字叫纳财,不过这只狗狗的性格不怎么好,你可不能碰他,要是不开心了就会咬人的,师尊说过纳财咬过的人伤口愈合之后会留下很难看的疤痕,要不你也试试。”

叶玥妍正在为了这条狗的出身感叹来着,结果这回可是好,一听说留下难看的疤痕,这会子可是一下子离着清漪远远的,就害怕纳财什么时候跑过来给上一口,到时候这么难看的印记消不掉了不就是完了?

古哥哥怎么会喜欢这么难看的自己呢?

想着想着小脸蛋就红了,清漪将纳财放进他的小窝,把狗窝的帘子给挡上以免这叶玥妍一会子在找纳财的麻烦,纳财哼哼唧唧的在窝里猫着,就是不出来。

回身清漪坐在叶玥妍的身边打趣道:“表姐的行情不错嘛?刚才那个很阳光俊美的男孩子不就是古家的三公子古海波么?听说是古家人品最好的一个公子哥,学识也是最好的,古家一门清贵,这门亲结的好。”

叶玥妍一听清漪说自己的心上人脸色就是酡红的颜色了,叶玥妍捶着清漪道:“小丫头竟敢编排起姐姐来了,看我恼了不收拾你。”

叶玥妍伸出五指山给清漪呵痒,清漪笑的不成,最后求饶道:“姐姐最厉害了,小妹可不敢了。”

叶玥妍这才作罢,其实清漪是想让表姐高兴高兴的,结果叶玥妍笑过之后道:“哎,也不知道这门亲事能不能成,他的娘亲倒是想给他娶一个京都的女子为妻,这样以后再仕途上也能平顺一些,但是我的身份也不可能为妾,所以今天他能来我也很高兴,这样的话我也能在和他一起面对坚持一下。”

清漪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样的弯弯绕,不过清漪劝着叶玥妍道:“表姐缘分都是上天注定的,只要你们是真的良缘,无论怎样都是最后都能在一起的,你不能灰心啊,来吧我给你看样东西。”

清漪将自己为情侣设计的,但是没放在外面卖的拿出来给叶玥妍介绍说:“表姐这是凌霄公子为了我的店面设计的给有情人的饰品,你也来看看,这都是成双成对的,寓意极为美好。”

叶玥妍的注意力被这些精美的饰品吸引,一时间忘掉了那些的不愉快,仔细的挑了起来,一共是五套饰品,均是造型奇特寓意深厚的佳品。

其中一套是精美上等的和田白玉镶钻的锁头和钥匙的造型,是一对项链,叶玥妍看着好漂亮随即拿起来对着阳光看着竟然发现那个钻的位置是一个小小的爱字,叶玥妍就是在大胆也羞红了脸,不过还弱弱的问着清漪道:“宁儿妹妹这对饰品为什么是锁头和钥匙呢?”

清漪看着这个求知若渴的小姑娘一脸的羞涩,觉着很好玩,就给叶玥妍耐心的解释道:“表姐有所不知,这世上所有的情缘讲究的都是一心一意,感情的世界是容不得第三个人的寻在的,就好比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是一样的,即使在有几把同样的钥匙也是你们爱情的结晶,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其实不一定是书中的句子,就好比我的爹娘就是这样的情分,所以表姐你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叶玥妍被清漪的话语给镇住了,从来没想过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的锁头和钥匙里面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玄机,有这么多的深意和浓浓的爱意,本就喜欢这套饰品的叶玥妍顿时被这套饰品给牢牢地吸引住了。

眼前精美的饰品在经过清漪的解释之后,似乎一下子绽放了自己的光芒,在以后岁月的有情人的用爱的滋润下越发的莹润有光泽,就好似这样的爱情生生不息一般。

叶玥妍看着这套饰品连忙说道:“表妹这个多少钱我买了。”

清漪笑笑说:“这个价位恐怕表姐是买不起的,一共是需要三千两的银子,不过我可以送给你,算是给你出嫁的添妆了。”

叶玥妍的倔脾气一上来道:“不行,宁儿不能如此的破费,再说这家银楼都是宁儿的,这套饰品做我的添妆礼岂不是我亏了,既然这是有情人的饰品,最好是两个人共同买,表妹能不能将这套饰品先给我用用在给我约一下古公子,我们简单的见一面再说。”

清漪说:“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们一起打个折扣,你们两人每个人出999两,寓意长长久久天长地久之意,怎么样?”

叶玥妍对清漪的打趣感觉很不好意思,不过对清漪说:“你放心,这么多年你表姐我还是有些体己的,这回这银子我肯定出得起,你放心吧。”

接着清漪就让灵竹她们安排一下,找了一间离着阁楼最近的厢房,叶玥妍只是进去了两刻钟就脸庞红红的出来了,估计她也是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了吧。

之后叶玥妍拿着一千两的银票和自己的一千两银票递给清漪,清漪找给二两银子叶玥妍就将那个钥匙戴在了自己的优美的脖颈上面,还喜滋滋的给清漪看了一眼就小气的藏了起来。

叶玥妍说:“表妹谢谢你,古哥哥很高兴,说等着我及笄礼一过就过来提亲呢。”

看着笑着如此灿烂的叶玥妍,这么单纯的孩子,清漪忽然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如此单纯纯美的女孩子,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之下好似不是那么的真实?

这让清漪很诧异这样的感觉,也不敢多去想,只能是往好的方面去想,这个时代的婆媳关系很微妙都说是千年的媳妇熬成婆,不知道这条属于表姐的路最后是什么样的?

多年以后清漪仍然记得那个午后,那个青春年少爱做梦爱幻想的午后,那个对自己对未来充满着奇思妙想的午后,只是当真实世界于这个午后碰撞的时候,结局似乎

清漪想着这个表姐在娘家是那么的受宠,只有她一个嫡女,虽然叶夫人是个厉害的,但是好像这个表姐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这样的厉害,如果是清漪则是放心了很多,如果不是到了那样中规中矩的大宅门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清漪对叶玥妍说了一会子话,叶玥妍就美滋滋的离开了,清漪继续忙碌,过一会水嬷嬷上来说:“主子,米铺的掌柜过来了要不要见?”

清漪听闻米铺的掌柜的过来了,有些诧异道:“水嬷嬷米铺不是定了初八的早上开业吗?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么?”

水嬷嬷说:“这个老奴还不是很清楚,看着隋掌柜一头大汗的跑来,不知道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清漪说:“那就让掌柜的过来吧,许是有什么事情才来的。”

水嬷嬷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敲门声音响起,清漪道:“都进来吧。”

水嬷嬷先进来,之后一个中年大叔一般精明的人物跟着水嬷嬷进来了,进来直接跪地道:“主子,刚才店内正在收拾东西,没想到总督府的一些人过来非要买米,可是咱们定的是初八才开张买米,提前卖米不吉利,所以老朽就不同意,没想到他们竟然想要砸了米铺,店内的小子们拦着差点都给打伤了。”

“什么?”

清漪一下子站起来,从书案的后面绕出来仔细的询问隋掌柜道:“先不说店里的损失怎么样?先说说人有没有事情?”

隋掌柜说:“其他人倒是没有大碍,都被总督府的护卫给用店里的木头什么的打了几下,就是二牛那个孩子是个实诚的,被打了几个耳刮子,一个大窝脖脚给踹的吐了一口血,别的孩子们都是皮外伤。”

清漪瞬间这气息冰冷无比,即使这个阁楼很大,也让水嬷嬷和隋掌柜感觉寒冷,有点发抖的感觉。

清漪道:“好样的,在我的金铺没讨到便宜,反倒是跑到米铺作怪去了,好样的,隋掌柜你先回去给伤到的人请来大夫仔细的看看伤,日后谁要是在进店闹事,就让他们砸,你们这些人保护自己最重要,在我眼里你们的身家性命更重要,你记着你主子我从来就不做赔本的生意,谁要是敢动弹我的产业,我就让他倾家荡产!”

隋掌柜听了清漪的话,激动地热泪盈眶,主子先想到就是他们的安全,而不是店里的损失,像主子这样的人正是万里难找的好人,他们是有福气的。

隋掌柜再次的跪在地上道:“老奴替大家谢过主子的恩典了。”

清漪说:“水嬷嬷给隋掌柜一百两现银,今个表现好的有赏,剩下的看大夫抓药。”

隋掌柜还要跪下来,清漪道:“隋掌柜别跪了,还是赶快去安排店里的事情吧,后天还打算开业呢,主要是店里的人有没有什么大事,你先回去赶快安排,我一会就过去。”

隋掌柜赶快和水嬷嬷下楼,水嬷嬷给隋掌柜支了一百两的现银就走了,回去安排去了,好在今天他们拼命的架势让总督府的人没怎么太破坏,就是东西都打翻了,回去还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清漪坐在椅子上,思索着这总督府真是不要命了,还针对自己的产业下手,但是为什么要挑米铺呢?

今个是金铺开张的日子,虽然这个总督府的罗雯霞闹了一场,但是都是无伤大雅的话,还是哪里有问题的,这会子金雨过来了,金雨单膝跪地道:“主子,是我们没做好,请主子责罚。”

清漪心知这是金雨再说米铺的事情,清漪道:“起来吧,饶是你们这几个人也不能天天盯着谁来害咱们,不过这件事情正好给咱们提个醒,要是以后谁都来这么一招的话,相信这日后定会没完没了,一会你去将总督府名下的产业都问问清楚,尤其是总督府夫人的嫁妆铺子,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人想要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