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契约情人
契约情人 已完结

契约情人

作者:小宁宁分类:现代言情

小宁宁的新书《娇妻难驯:霍少溺爱不停》已经发布http://www.zhuishubang.com/3811/小伙伴们可以站内搜索一下~这次是甜宠文,不会辣么虐啦~喜欢的男人订婚了,她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却被陌生男子搭话纠缠,还被下了药,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宾馆,并且失了身。

精彩章节试读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九月十五日,贺少军五十五周岁生日的那一天。

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乌云没有一丝空隙是白的,整个天空就一片乌青色。空中飘着细细的小雨丝,这种阴郁的气氛让白依依的心中无端地有了一丝担忧。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今天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不过,白依依很快就把这种不安的情绪给赶在了,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今天是爸爸大寿的好日子。就算有事发生也是喜事。

可不是,这样阴霾的天气却丝毫没有阻挡得住人们参加贺少军生日宴会的那种热情。

贺少军的宴会定在了君安国际大酒店最豪华的大包间,前来参加的人。除了贺连城、贺连昊、贺宜兰三个子女以及他们的家属。还有贺少军在商界、政界的好朋友前来捧场,都是G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贺少军是今天的寿星,也是众人的焦点。今天的他。特意收拾了一番。穿着一身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服装,加上保养得当。看着很显年轻,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

秦海燕则一身大红旗袍。相伴贺少军的左右,显得十分喜庆,招呼着陆陆续续到来的客人。

白依依的刺绣。终于赶在昨天晚上完成了,由于赶得太晚了,今天早上起晚了,她盯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路上一个劲地打哈欠,看得贺连昊心疼死了。

所以,等到贺连昊和白依依匆匆忙忙赶到君安国际大酒店的时候,大部分客人都已经到了。

“连昊,依依,你们来了?”贺少军看见了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些会心的笑容。

“对不起,爸爸,我们来晚了。”白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进去坐吧!”贺少军笑着说道,一副慈爱的模样。

“依依,哥,过来,到这边坐!”贺宜兰热情地挥着手,让白依依跟贺连昊坐到她和邱光明的旁边去。

“宜兰姐!邱院长!”白依依欣然在贺宜兰的旁边坐下,向她和邱光明打过招呼。

“依依,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贺宜兰看着白依依有些浮肿的双眼,关心地问道。

“她呀,非要自己亲手绣一幅绣品给爸爸做生日礼物,天天晚上熬夜刺绣,人都要熬坏了。”贺连昊有些心疼地对贺宜兰说道。

“哇,依依,有你这份心意,爸爸非高兴坏了不可。”贺宜兰说道,她知道白依依在她爸爸心中的地位,见白依依如此孝顺贺少军,心中也很宽慰。

这些话,正好落入了在离他们不远处坐着的贺连城和柳颜的耳中,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哼,一会,有你们高兴的!

“呵呵。”白依依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有些不自在,便转移话题问道:“宜兰姐,你和邱院长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十八号就是你们大婚的日子呢!”

“都准备好啦!”邱光明一把搂着贺宜兰的肩膀,抢着说道:“到时候我的宜兰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了!”

“大言不惭!”贺宜兰佯装生气地瞪了邱光明一眼,可是眼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依依,到时候你跟哥可一定要过来参加呀!有你这个大明星来捧场,我的婚礼才热闹呀!”贺宜兰开玩笑地说道。

“哎呀,宜兰姐,你别笑话我了!”白依依呵呵笑着:“放心吧,我已经请好假啦,到那天我一大早就跟你哥去你家陪你。”

“好嫂子!”贺宜兰笑着说道。

“伯父跟伯母,他们还好吗?他们原谅邱总和雪姐了没有?”说道结婚,白依依又想到了到时候不知道邱光然去的时候,林玲和邱育德会不会把他给赶走,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还没有。”贺宜兰摇了摇头,一提起林玲和邱育德,她就有些郁闷,她的公公婆婆对她说没话话,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闺女一样,十分疼爱,可是就是不肯原谅邱光然,这件事情让贺宜兰和邱光明十分头疼,谁不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呢?偏偏邱光然跟她公公婆婆关系给闹僵了,让她这个儿媳妇夹在中间难做啊!

“唉,这可怎么办才好呢?”白依依也跟着郁闷了起来,孟雪好不容易找到了好归宿,嫁给了自己所爱的人,最近病情也有所好转,可是,邱光然的父母总是不肯原谅他们,这可怎么是好呢?

“宝贝,今天是爸爸大喜的日子,不要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嗯?”贺连昊显然感觉到身边小女人心情的变化,忙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光然的事情,他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你操心也没用。”

“嗯。”白依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很快,客人都到齐了,大家都把自己的礼物送给了贺少军,恭祝他生日快乐,身体健康等等。

轮到白依依和贺连昊的时候,白依依有些紧张地把自己亲手绣的那副“寿”字也拿了出来,递给了贺少军:“爸爸,这是我亲手绣的,小心心意,祝爸爸万事如意、福如东海!”

“你亲手绣的?”贺少军十分惊喜地打开了绣品,只见白色的绢布上面,用大红色的丝线绣了一个娟秀的“寿”字,色彩和谐、线条明快、针法活泼、绣工精细,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来,看起来就像是商场卖的珍品一样。

“嗯,希望爸爸能喜欢!”白依依心情有些紧张地说道,她生怕自己绣得不好,贺少军不喜欢,在众人面前出丑。

“好,好!”贺少军哈哈大笑道:“依依你有心了,我非常喜欢!”

每次看到白依依,贺少军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裘彩凤,想起这个他心中的挚爱,现在,彩凤的女儿嫁给了他的儿子,也算是弥补了他这一生的缺憾。白依依这么孝顺,对他这么用心,在她那么忙碌的时候,还抽时间精心绣了一幅这么精美的刺绣送给他做为生日礼物,实在是让他惊喜万分。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贺连昊真是捡到宝贝了。

“爸爸,你不嫌弃我绣得差,不嫌弃我这绣品不值钱就好了。”白依依见贺少军爱不释手的样子,方才放下心来。

“怎么会呢?礼轻情意重,这是我所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了!”贺少军拍了拍白依依的肩膀,眼眶有些湿润地说道。

显然,贺少军又想到了裘彩凤,也只有彩凤,才能生得出像白依依这么出色的女儿,只可惜,白依依的父亲却不是他贺少军。

不过,如果当年他跟彩凤在一起的话,现在白依依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了,也不会有跟贺连昊的这一段姻缘了,也许这就是造物弄人吧!

接下来,所有的人都各自送上了生日礼物,就唯独剩下贺连城和柳颜还坐着不动。

正当贺少军准备让人开席的时候,贺连城突然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爸爸,等一下!”

“怎么了?”贺少军有些不满地瞪了贺连城一眼,秦海燕也赶紧向贺连城使眼色,意思是他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贺连城却对他们的动作置若罔闻,他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爸爸,我的礼物还没有送呢!”

“对,对,对!”秦海燕忙帮贺连城打起了圆场:“连城和小颜的礼物还没有拿出来呢,连城,还不赶紧拿过来给你爸爸?”

“哦?”贺少军双眉一挑:“你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我的?”

“我的这份礼物,是一份大礼,我相信爸爸你看了之后,就知道我对你,对贺家的一片心思了。”贺连城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落在了白依依和贺连昊的身上,阴沉地说道:“不像有些人,处心积虑地骗你,也不像有些人,像傻瓜一样被骗了还在帮人数钱。”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贺少军有些不悦地问道,这贺连城在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呢?

“爸爸,今天我要说的,就是她,白依依!”贺连城突然用手指指着白依依,恶狠狠地说道:“她从头彻尾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大骗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贺连昊首先站起身来怒斥道,并拍掉了贺连城指着白依依的那只手。

白依依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贺连城,他为什么要说她说大骗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吗?

“我的傻弟弟,我看你可真是被美色所迷惑了,到现在还帮着她!”贺连城冷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她从头到尾都是在骗你的?你引狼入室,贺家马上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放肆!”贺连昊还没有来得及对贺连城的话反驳什么,只听见啪地一声,贺少军甩了贺连城一个大巴掌,大声怒道:“你,你不知道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寿宴吗?你,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在干些什么?你,你这个不孝子!你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