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田园娇宠:娘子,太轻狂!
田园娇宠:娘子,太轻狂! 连载中

田园娇宠:娘子,太轻狂!

作者:琉璃一世分类:古代言情

她,被拐带的孤女,十三年后,一家团聚却藏有惊天阴谋,瞬间家破人亡!她,国公府身份高贵的嫡女,五岁之后,过得却是猪狗不如,奋力逃避,却也身死魂灭!当她烈火重生,将仇恨洗尽,准备安享生活,却时空转换,她成了落下断崖的她!明眸一睁,勾唇冷笑,既然那个世界已别无贪念,就直面上天赐予的时空转换和肚子里多出来的小礼物!从今以后,再无国公府的大小姐柳陌苡,有的只是换姓换命的云陌苡,该讨回来的绝不手软!怀揣着聚宝梅花烙空间,在一个落后贫穷的小山村昂首起步,打造一个只属于她的盛世庄园,谁也无法觊觎!却不想在这奋斗的过程中,吸引的这一批批的美男是肿么回事?儿子,你说谁当爹比较好?小家伙摇头晃脑道:有权有势有银票!

精彩章节试读

“不,不是,我怎么会不愿意呢,我只是以为自己听错了”宫屿觞赶紧说道。

“无极,但是你不可以睡床,你就睡,睡,诺,就睡床边的那张软榻好了”云陌苡眼睛四处瞟了一下,指着窗户边的软榻说道。

“阿苡,软榻离床这么远,你也不安心不是”宫屿觞瞅着窗户边的软榻,觉得有些不太顺眼。

“那你搬过来不就得了”云陌苡喏喏嘴说道。

“阿苡,我力气不大,搬不动”宫屿觞无辜的摊开双手,眨眨眼。

“哼”云陌苡冷哼一声,倒也往里面挪了挪身体,她的本意就是让宫屿觞睡在旁边的,她相信宫屿觞是正人君子,再说了,她现在还怀着孕呢,晾他也不敢做什么。

可是云陌苡忘了,宫屿觞是个男人,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即便是个正人君子,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也做不来柳下惠不是。

宫屿觞赶紧去云陌苡刚才洗漱过的温水里,简单洗漱了一番,回到床边脱了外袍,只着里衣,轻轻掀开薄被,躺了进去。

云陌苡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宫屿觞,心里还在想着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把人给留下来了,她是不是太矫情了一些。

“阿苡,睡吧,不用怕”宫屿觞翻身,将云陌苡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被,哄着她睡觉。

云陌苡不适的动了动,想要退出宫屿觞的怀抱。

“阿苡,别动,乖乖睡觉”宫屿觞夹住云陌苡乱动的小脚,声音低沉暗哑的说道。

云陌苡听出宫屿觞嗓音的变化,脸色一僵,当真不敢乱动了,就那么有些僵硬的靠在宫屿觞的怀里一动不动。

宫屿觞低眸,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云陌苡本来以为自己会不适应,会睡不着,哪里想到,不过半盏差的时间,她闻着宫屿觞身上浓浓的清茶香味,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宫屿觞见云陌苡睡着了,便也闭上眼眸,安然入睡。

“雉心姑娘,你起的这么早啊?”乐诗和乐琴走出房门便看见雉心已经在院子里踢踢腿,伸伸胳膊的。

“嗯,早睡早起身体好啊,你们赶紧的去把你们小姐给叫起来,让她早点起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好处。对了,将我一大早起来熬好的补汤端一碗来,让你家小姐起床就喝掉”雉心一边运动一边吩咐道。

“好的,雉心姑娘”乐诗去厨房端雉心熬的补汤,乐琴先去端了一盆温水,才去敲云陌苡的房门。

“咚咚咚”“小姐,你醒了吗?”

“进来吧”宫屿觞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云陌苡,有些不忍心吵醒她。

“吱呀”乐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宫,宫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乐琴刚才听到宫屿觞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现在看见正在穿外袍的宫屿觞,才知道没有听错。

宫屿觞看了一眼乐琴,没说话。乐琴喏喏嘴,也不知道该说啥,这宫先生在这里,肯定是小姐允许的。

“阿苡,醒醒”宫屿觞俯身摇了摇云陌苡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