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邪凤逆天:毒医狂女
邪凤逆天:毒医狂女 已完结

邪凤逆天:毒医狂女

作者:三千刹分类:古代言情

萧家直系有两女。丑陋愚钝,纨绔好色,天生废柴的是长女萧薄湘,世人笑她,辱她,瞧不起她;白衣飘飘,仙姿兰心,天命玄帝的是二女萧韵柔,世人赞她,捧她,奉她为女神。对此,萧薄湘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白莲花,我们走着瞧!”穿越寰宇大陆,她成了家喻户晓的萧家纨绔大小姐,天生废柴,她便异火焚身,再塑经脉;丑颜骇人,她便金针入穴,去毒去疤。妖娆强大是她,问鼎大陆,虐白莲,契玄兽,男装行天下,恶魔一样的女人,偷得谁家少年心?

精彩章节试读

伊恩目光一凛,分明就是明白萧薄湘说的秘密指的是什么。

“萧姑娘指的是什么?”伊恩的目光比起方才的更阴冷。

萧薄湘正要回答,御君绝已经过来了。商婷也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雪流云和光明教皇也纷纷走上前来。

御君绝二话不说地便要抱萧薄湘走人,萧薄湘却推开了他。“等我一会儿,我替伊恩主教处理好他的伤。”

伊恩的伤是她造成的。但她愿意留下来为伊恩治疗。却并非出于愧疚。只因伊恩先前对她手下留情。

本来光明教皇也出战的话,萧薄湘想要取得胜利,可就更不容易了。但是伊恩阻止了光明教皇,伊恩会阻止并不是因为他自负,也不是为神殿的名声考虑。他是在为她考虑。

伊恩担心的是光明教皇一出战。她便有生命之忧。先前他对她出手也选择避开她的要害,存心留她一命。正是这样的伊恩,萧薄湘才笃定拿光明神殿殿众的性命威胁他有用。连对身为敌人的她都不忍心伤害。又何况是同门众人。

既然伊恩施恩在先。她自然要还上一报。

“不用你假好心!”此刻伊恩眼里的萧薄湘是狠毒的。拿其他人的命威胁他来换取胜利,这样的人令他不齿。

“不管我是假好心还是真好心。伊恩主教若是希望我闭嘴,那就还是乖乖地让我为你医治为好。不然你一直竭力隐藏的事。我就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听。”萧薄湘威胁了伊恩一次,不介意再威胁他第二次。

伊恩冷哼一声,便没有再说什么。也乖乖地吃下了萧薄湘塞进他嘴里的药丸。

光明教皇想要上前找萧薄湘的茬,却被雪流云拦了下来,如果是其他人倒在地上也就罢了,萧薄湘要救伊恩,他倒是乐得看见。

“光明圣子,你反了!”光明教皇本想教训了萧薄湘之后再处理雪流云的事,此刻被雪流云拦下,就把矛头对向了雪流云,“来人啊,捉拿光明圣子!”

雪流云不屑地冷笑一声,“教皇大人这是喊谁来捉拿我,六个主教和一众光明神殿的弟子,托了你的福,可都已经被萧薄湘他们收拾干净了!”

“光明圣子背叛光明神殿,没有人奈何得了你,便由我亲自灭了你这个叛徒!”语罢,光明教皇立即出手。

光明教皇既然能当上光明教皇,明面上实力自然是强于雪流云的,他此刻并非贸然出手,只是雪流云从未让他知道过自己的真实实力。

趁着现在除掉雪流云,也就了结了他的心腹大患!

雪流云浅笑不语,拔出长剑镇定应战。

光明教皇和雪流云这一场是动了真格的战斗,双方不死不休,这两人在神殿之中实力为顶尖,战斗的动静极大。

而就在旁边,萧薄湘刚结束了医治,以防她刚治好的人再添重伤,萧薄湘抓了一名达摩寺的弟子将伊恩背到了一旁。

“拿着。”萧薄湘起身之前,将一瓶药丸塞进了伊恩的手里,“你放心,只有你好好吃药,丹田不会有损,胸口和腿上的伤也将恢复如初。”

听得萧薄湘这般笃定的语气,伊恩也知道萧薄湘不是在说什么自负的话。他因萧薄湘而伤,萧薄湘又为他医治好他所受之伤,都不知该不该感谢她。

“薄湘,你的伤。”御君绝心疼地看着萧薄湘,第一时间她做的事是医治伊恩,却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体。他始终自私地觉得,伊恩如何都无所谓,如果让他替萧薄湘做出选择,定是先要自己养好了伤再去顾及他人的。

萧薄湘主动向御君绝伸出了手,“扶我。”

早在伊恩一击击中她的那一刻,她就该倒下,可她偏偏坚持到了现在,怎会不累。

御君绝直接伸手搭上了萧薄湘的腰部,将她抱起,抱着她走向了第十六殿。

“等一下,先别走。”萧薄湘却还不打算离开。

“为什么?”比试已经结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萧薄湘的身体,御君绝虽然心中如此想,但还是依着萧薄湘的意思停下了步子。

“因为参与比试的不仅是我们与光明神殿,还有雪流云和光明教皇。”

是萧薄湘催化了雪流云和光明教皇之间的斗争,哪怕是雪流云不替光明神殿出手解决付子平之时,雪流云和光明教皇都还能维持住表面上的和气,真正要闹翻还要过些时日。

可萧薄湘与伊恩一战,令光明教皇当众说出得罪所有光明神殿优秀弟子的话来,雪流云除掉光明教皇的时机已经到了。

“雪流云若是不杀光明教皇,便由我来杀!”御君绝怎么都不会放过此次的罪魁祸首,若非萧薄湘出手治了伊恩,他比较想连同伊恩一起杀了。

“雪流云一定会杀了光明教皇,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不用脏了你的手。”

御君绝要杀光明教皇固然容易,不过萧薄湘不太希望御君绝卷进光明神殿的破事里去。

“那还有什么可看的?”御君绝可不希望从萧薄湘的口中听到她想看完雪流云的比试这种话。

御君绝讨厌雪流云,因为雪流云和慕容子瑜等人都是不同的,那些人在萧薄湘的身旁,固然可能会在萧薄湘的心中占上一点位置,可是他们为萧薄湘着想,是真的对萧薄湘好。

而雪流云,明知道他是在利用萧薄湘,他知道这一点,萧薄湘也知道这一点,可萧薄湘却没有与雪流云成为敌人。

御君绝不知道萧薄湘与雪流云的过往,而萧薄湘其实从未对雪流云放下戒心,现在的她与雪流云保持着利益关系,雪流云利用她的同时,她也因此得到了好处,他们互相利用着,但根本不是朋友。

等到利益有冲突的时候,便会撕破脸皮。

萧薄湘,怎么可能会有心甘情愿被利用的时候。

“看看光明教皇绝望的时刻,狼狈的时刻,最好能让我上前补上一刀。”萧薄湘勾起了嘴角,她心中对光明教皇的怨恨足着,不过有雪流云必杀光明教皇,她也不执着于非要自己去当那个侩子手。

“你不把自己的伤当伤吗?我让我的后辈们替你去补刀吧,你还是先处理了自己的伤口再说。”御君绝不赞同,萧薄湘压根没在意雪流云的死活,这一点他倒是高兴。

“刚刚已服药丸,并无大碍。”萧薄湘自然没有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是因为清楚自己不会怎么样,才先给伊恩医治,此刻也不急着回去休息。

“你无大碍还需我抱着?”御君绝之于萧薄湘,便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那你放我下来吧。”

“不放。”

御君绝大抵已经发现了,每次他和萧薄湘斗时,输的那个人肯定是他。

光明教皇的实力在玄帝之上,初时白色的玄力轻易地压制住了雪流云的紫色玄力,但是没过两招,雪流云念了一段口诀之后,周身的紫色玄力便瞬间全都转化成了白色,这一幕与当初萧薄湘见过的雪流云对战灵兽时的一模一样。

雪流云提升了实力之后,便扭转了局势,很快便打得光明教皇节节败退,不多时光明教皇便被雪流云的长剑刺穿了右肩。

“来人啊——快将这光明神殿的叛徒给抓起来。光明神殿的各位老前辈,光明圣子做出这般大逆不道有辱神威的事来,求你们现身制伏他!”光明教皇倒在地上,自己不是雪流云的对手,便又开始污蔑雪流云。

在场的光明神殿的殿众还有不少,却全都选择了冷眼旁观。这些人都是被萧薄湘一行人打败了的,身上全都负了伤,别说受的伤都不轻,就是毫发无伤,也不可能会帮光明教皇。

这是光明教皇自己断了自己的后路。

“你们都背叛了光明神殿!”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光明教皇愤怒地道,一时将光明神殿所有人都骂了进去。

雪流云的剑指着光明教皇的心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面上依旧是一如平常的和煦笑容,“教皇大人,我们谁也没有背叛光明神殿,背叛的人是你啊。”

光明教皇的丑恶嘴脸在这一次的比试当中暴露的太明显,他以为他做的事都是从神殿利益出发,所以不会有人责怪他,可惜神殿利益不是所有时候都代表着殿众的利益,但撑起神殿的确是殿众。光明神殿的人不是彻底信服于神殿,没有自己考虑的傀儡,他们其实比外界人更加自私。

“教皇的位置不适合你,暂且先去神殿的囚牢里待着吧。”雪流云说完,便有光明神殿的执法者出现,带走了光明教皇。

“我才是光明教皇,你们该听我的命令,而不是光明圣子的!”被执法者架住的光明教皇挣扎着,却无人理会他。

“还是中州学院好。”看了光明神殿这么大的一场闹剧,付子平默默感叹道。

中州学院从不束缚学员,不强求学员,学员、导师甚至院长之中也有可憎的人,但绝不会闹出光明神殿这样的丑事来。大概是因为光明神殿这一个个的都装圣人装多了,装出毛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