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摄政王的仵作王妃
摄政王的仵作王妃 连载中

摄政王的仵作王妃

作者:小猪柔柔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一流法医,中,法医双绝,却因公务丧命,一朝醒来,成了逍遥侯府里一个被废弃的小妾。三年的残虐到也算了,这从天而降,压在他身上肆虐的魔鬼又是闹哪样。蓝筱表示: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用手里的银针戳死那个混蛋。轩辕无极则表示: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则是用自带的某根‘针’戳的蓝筱死去活来。

精彩章节试读

第489章蓝筱的绝望(补更8)

昨天的488上传错误,小猪从回来就一直头昏脑涨的,状态始终不好,估计好一段时间能调整过来。昨天总裁文那个码完就直接发了,结果发错了地方,发到了摄政王的仵作王妃这里。

都是小猪的错,现在小猪已经修改好了488章。但是昨天之前订阅的亲,需要将缓存删除才能看到之前修改过后的488章。

所以,小猪将之前的488和489合并,一起发在489下面,

这样昨天订阅了错误章节的亲,不用删除缓存也可以看到488了。

第一次订阅488的亲,也别担心,不过是重复了一下章节,是不会另外收费的。

至于收费,咪、咕、阅读是按照章节收费的,字数多出来多少都是一样的费用,所以,亲们不用担心会多收费的现象。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小猪的错,小猪会在今天更新结束的最后一章发一个支付宝口令红包。算是给大家的补偿。

第488章卢石醒来

卢石是在第二天天快黑的时候醒来的,那个时候蓝筱征正在太平间里给阿福的尸体做尸检。

黑无常把这个消息汇报给蓝筱的时候,蓝筱急忙丢下了手里的活儿,直接去看卢石。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

卢石的腿已经被蓝筱接上了,并且在他的腿部打了一些麻药,这样防止他醒来时因为剧痛乱动,这边因为条件所限,没有办法打石膏,只能是用木头上夹板将腿暂时固定住,可即便是这样,也是需要病人的合作。

卢石听到声音时看向了蓝筱,眸子里呈现出一抹迷茫。

“你听得到我说话吗?”蓝筱看到卢石的状态有些不大对劲,急忙追问了一句。

“大,大人。”卢石开口,只是声音沙哑,而且很难听,倒像是什么东西毁了嗓子一样,蓝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她检查的时候发现卢石身上的伤口倒是挺多的,而最重要的就是双腿的伤,可并没有发现他伤了嗓子啊。

“你先别说话了,好好养伤吧,若是感觉身体什么地方痛,就直接告诉我。”

蓝筱细心温柔的安抚道。

“嗯!谢谢大人。”

蓝筱这时候我的感觉更加别扭。

为了能让病人充分的休息,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带着黑无常离开。

“大人,您怎么不问一问关于阿福的事?”离开了卢石的房间后,黑无常低声的问道。

“他刚刚醒过来,让他休息一下,就是问也不急于这一时,毕竟阿福已经死了。”

蓝筱淡漠的摇了摇头,扭头又看了一眼卢石关闭的房门,低叹了一声离去。

究竟卢石在地下室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阿福会死,这些其实也是蓝筱心中的疑问,但是现在的卢石显然不在状态,蓝筱不忍心多问。

回去停尸房,将阿福的尸体处理好,旁边的亡不言一阵的低叹。

“这么长时间都是这小家伙给我们送饭,我们都很喜欢他。”

“原还想着等过几天我伤势好一些了,就教给他一些武功,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死了。”

胭脂也是一阵的唏嘘。

“是啊,看着阿福那个小家伙,我都忍不住想要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了。”

“大人,这孩子的尸体你准备怎么处理啊。”李默追问道。

在这个世界,民间会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说未成年的孩子死后是不能入祖坟的,更何况阿福家的祖坟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若是埋葬也只能随便找一个地方把他埋了,但即便是那样也算是孤魂野鬼。

蓝筱闻言却摇了摇头:

“我不会埋了他的,他的身体会制作成标本。这是阿福生前的愿望。”

说到这里,蓝筱就忍不住想到了第一次教授阿福关于解刨时候的场景。

“其实,死人是不可怕的,因为人死了之后,会将生前临死之前曾经遭受过的伤害都体现出来。所以我们仵作的职责便是解读尸体的语言,还原被害人死前的经过,将凶手绳之以法,替他们平冤昭雪。”

“这是很神圣的职业。”蓝筱用这些话作为了开场白。

“可是师父,人死了,我们还要去切开他们的尸体,在他们的尸体上动来动去,那难道不是对尸体的亵渎么?”阿福那个时候万分不解的问。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在解读他们死亡的密码而已,密码就是保密语言的意思,是一般人所不知道,不能了解的。死者其实是在对我们倾诉,他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这不是亵渎。”

“再说人死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灵魂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空间或者消散在这一天地之中。”

“在我的家乡,还有一些死人会专门捐献出自己的尸体,做成标本供大家研究。因为我们只有更多地研究人体的器官,才能够更加深度的解读那些死亡的真相。”

阿福听到这里眨了眨眼睛,尤其是当他听到蓝筱解说什么是人体标本之后,眸光更是亮晶晶的:

“师父,那是不是做成了人体的标本就永远都不会腐烂。”

“那是当然了。而且还是会被后人所研究,了解。”

“师父,以后阿福死了,也要做成标本,阿福不要被埋在土里然后腐烂化成一杯黄土。阿福也要做成标本,让后人研究了解。去解开那些死亡的密码。”

蓝筱笑着点头,那时候她心里想的却是,傻孩子,你才多大,要说死也是我死在你的前面啊。

只是没想到,阿福当初的一句话,居然真的发生了。

蓝筱收回了思绪,转身沉默着离开了停尸房。

不知不觉中,天色又黑了下来,蓝筱仰起头,看着天空的月亮心里沉甸甸压抑的难受。

阿福那个孩子,蓝筱也是很喜欢的,从见到阿福尸体的那一瞬间,她就觉得心里像堵着一块东西。

只可惜,她是提刑官,谁都可以悲伤,谁都有权利悲伤,唯独她不行。

夜风吹拂荡起了蓝筱的发丝,却没能吹开她的烦恼。反而,在心头平添了几抹的凄凉。

忽然,不远处的一点响动惊扰了蓝筱。

“什么人,出来。”蓝筱眸光微冷,声音低沉的断喝道。

“大人,是我珈蓝。”

声音落地,珈蓝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珈蓝,你在这里做什么。”蓝筱皱了皱眉头。

“大人,属下是来特别找您的。我们主上,出事了!”

蓝筱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

一刻钟之后,两个人坐在提刑司的房顶上。

“这么说来,你们主上还没有出现,但是,轩辕无极的师父却说要你们准备婚礼了,是么?”蓝筱听完了珈蓝的汇报之后,淡淡的问。

“是,基本就是这样。从老主发布了命令之后,我们就再努力和主上联系,却一直联系不到。”

“大人,您可千万不能误会我们主上,这一定不是他的本来意思。属下猜测,主上很有可能是被软禁了。”

见蓝筱似乎不是很积极,珈蓝急忙解释。

第489章蓝筱的绝望(补更8)

“这世界有谁能够软禁他,你自己也说虽然轩辕无极的师傅是幽冥鬼老,但实际上轩辕无极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既然这样的话,幽冥鬼老有什么本事将他软禁了。”

“再说,这边举行着婚礼,真正婚礼的那一天,轩辕无极也是要作为新郎官出现的,就算现在怎么样的软禁,那一天他也会恢复自由,若是他不愿意做的事,谁能逼得他就烦。”

“最后幽冥鬼老不也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吗?”

被蓝筱这样一说,珈蓝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蓝筱说到这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综上所述,或许这一切只是你们的猜测而已,你们的主上若是不点头,这婚礼也不可能举行,不然过去那么多年,为什么幽冥鬼老始终没能得逞,偏偏这个时候得逞了,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愿意。”

蓝筱被这个结论弄得有些难受,心里堵得慌,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甚至胸腔之间盈满了浓浓的酸涩。

她现在想要离开,想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难过一下,可当着珈蓝的面,她却还要保持淡定,从容。

她不能让轩辕无极的人看笑话。

蓝筱迈步要走,珈蓝着急了,急忙闪身拦在了她的面前。

“大人,莫走,我们主上是不可能娶别的女人,有些事我不能说。主上命令我们不能告诉你,但是有一件事我就可以说。这一次主上之所以去到楚国,就是为了给你寻找天山雪莲,他是为了你才会受了重伤的。”

“我们回来的时候,受到了逍遥王的人的围追堵截,还有一个神秘人出现,那个时候他已经是重伤了,可他还是要我们赶快回来,将天山雪莲拿给戴坤,入药。”

“主上如此的不顾安危,又怎么可能去娶别的女人?这天下任何人都可以怀疑主上,唯独大人您不行,主上是用自己的性命在维护你,爱着你?你没有资格怀疑我们主上。”

珈蓝也是急了,说话有些不管不顾起来,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轩辕无极待墨寒如何,这世界上没有人比他珈蓝更加清楚。

光是那一个情锁就已经是要所有人都震撼的了。更加不用说后面的天山雪莲。

蓝筱沉默不语,眼神却紧紧盯着面前的珈蓝,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珈蓝见他不语,心底更加着急,想了想又急急地开口道:

“其实你误会主上了,这场婚事是主上一直都不愿意的,只是那个时候他别无选择而已,主上在之前回复了记忆之后特别吩咐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师父和他的师妹蓝溪。”

“他说只有解除了婚约,才能名正言顺的去追求你,他还说摄政王妃的职位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

蓝筱微微有些异动,眼神闪烁不定,珈蓝见状急忙追着说道:

“其实就算这场婚事,当初我们主上也是不愿意的,只是那个时候他还太小,这么多年以来,主上对女人都是不闻不问,他的身边从来就没有一个女纸,就算是摄政王府也没有一个女人,你是唯一一个入了他的心,入了他的眼的人。”

“主上是在用性命来呵护您,您不能对他不闻不问啊。”珈蓝喊的声嘶力竭,想想为了自家主母不逃走,他也是够拼的了。

蓝筱沉思片刻,然后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罢了,我来问你,轩辕无极和他的师妹,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筱忽略不了内心深处的痛楚,她不是不爱轩辕无极,而是不能容忍和别的女人共事一夫。

如今人家正主要来了,她只想要远远的逃开。

一直到珈蓝方才的一番话。

蓝筱不是纠结扭捏的人,究竟是要勇敢的去迎战,还是悄无声息的离开,她决定先听一听关于那一段婚史的事。

只有了解了真相,她才能决定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珈蓝听到她的话后,知道自己的主上有希望了,顿时开心不已。

“那事我知道,我全程都知道,我可以详详细细的讲给你听。”

珈蓝开心地指了指刚才坐过的地方,示意蓝筱再次过去落座。

这样他才能慢慢的讲给她听,将每一个细节都告诉她。

蓝筱眸光动了动,终究还是抵不住内心深处的那种渴望,于是缓步走回到房梁上,再次坐了下来。

“那时候,主上只有三岁。也是我刚刚到了主上的身边。我和珈魔,魔珈都是主上从小跟在身边的护卫。而我,更加偏向于他的私人总管方面。”

“还记得,那年主上出宫去游玩,路遇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只有两岁的小姑娘。那年的冬天来的特别的早。那老人和小姑娘似乎没有提前准备好过冬的衣物,在冰天雪地中冻得瑟瑟发抖。”

“老人倒还算了,小姑娘脸都冻青了,嘴唇更是发紫。”

“主上见他们可怜,就要他们跟着我们的队伍一起走。好歹马车里暖和一些。”

“就在他们进入了马车之后,主上遇到了刺杀的。”

“丽妃娘娘为了保护主上,在身边安排了不少的护卫。”

“但是那一天,前来刺杀的人似乎武功特别的高强。丽妃娘娘派来的护卫不敌,眼看着主上就要有生命的危险,却想不到他救来的那个老头忽然出手将对方的人都给杀了。”

“那个老头就是幽冥鬼老?”蓝筱问。

“对,他就是,那个女孩就是他的义女蓝溪。”

“因为这一次的事件,我们主上有意要拉拢幽冥鬼老,老主似乎对主上也很满意,后来丽妃亲自出面和幽冥鬼老谈了谈,最后幽冥鬼老就成了我们的老主,主上的师父。”

“其实说起来,老主也是我们的老主,因为我们这些暗卫都是老主调、教出来的,还有不少龙鳞卫也都是老主收集了孤儿训练之后给了主上的。”

“后来的几年里,因为丽妃娘娘出事,她在明里暗里的势力都被皇上血洗。如果不是因为主上是皇上的亲儿子,主上也早就死了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