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百炼成魔
百炼成魔 连载中

百炼成魔

作者:沉默的小恐龙分类:古代言情

我从不明白,神的悲悯和魔的任性都无法阻止他们走向衰败,孱弱的人为何生生不息而且几乎要主宰整个大地。女娲娘娘悲悯,便让我这小石头在这天地之间活了一遭。我是多么幸运,因为最初就遇见了阿飞;我又是何等凄苦,因为最初就遇见了阿飞……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倒是那天帝率先摔倒在地上。

我此时已经勉力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看着天帝只觉得好笑。

“父君,这些年,您是太过分了!”赫连风萧却是突然对我伸出了双手。

我看了看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这厮到底是站在我们这边还是天帝那边。

赫连风萧见我迟迟没有伸手,便是眼神骤缩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微笑着向我伸出手了,将我拉起,然后抱在怀中。

我抬起头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很是不解。

“来吧,相信天师的话,我以帝君的名义起誓。”赫连风萧嘴角一勾说道。

原本那些怀疑的侍卫,却是一个个丢盔弃甲站到了我们身后。

此时赫连风萧扶着我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站在了龙子星的前面。

“父君,为什么要伤害月儿?”赫连风萧很是痛楚的问道。

天帝伸出手,颤抖的指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她——她就是那个妖魔,她会杀了我们所有人的!”

我摇了摇头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没有等天帝回话,赫连风萧便是说道:“难道就因为她就是帝石吗?帝石难道不是为了守护我们吗?我们大家都亲眼见到帝石进了夕月体内……”

我惊讶的转过头看着赫连风萧,只见他神情庄重,不似开玩笑。

“开什么玩笑……我……我怎么可能是……”我想要去反驳他。

可是赫连风萧却是伸手制止了我。

我看着他,等待着他下一句的说辞。

“帝石的继承人已经出现了,所以她才是我们的王上。”赫连风萧说着便是对着我跪了下去。

此时他身后那些侍卫却是呆若木鸡的看着我,不多时,便是不知道谁起了头,大家都跪在了地上:“帝石恕罪,帝石恕罪……”

一声声山呼冲击着我的耳膜,我惊讶的看着他们,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赫连风萧握住我的手,仰起头来,他那诚挚的眼神看得我云里雾里。

莫不是这是他们安排好的戏码?

我转过头看着龙子星,龙子星眼中却满是阴翳,想来赫连风萧也没有跟他说过,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显然没有我说话的份儿,只能配合着赫连风萧演戏。

“帝石,我与父君终究是父子一场,还请帝石能饶过父君性命。”突然赫连风萧又来了这么一句——我真是摸不着头脑,就算退一万步想,我就是帝石,我也不会把天帝怎么样啊!

我正要开口的时候,赫连风萧却又是自顾自的说了句:“帝石便是将父君赶出天宫罢!”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赫连风萧,这和杀了天帝有什么区别?天宫外面全是虎视眈眈的民众。

“我待你不薄,你怎敢……怎敢……”天帝一路后退,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赫连风萧道:“父君放心,帝石终究与我夫妻一场,我会求她饶过你的!”

我是想饶过天帝,就怕是你不让啊!

“将天帝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靠近!”这一次却不能再让赫连风萧说话了!否则天帝真是死路一条!

赫连风萧抬起头看着我,眸子里竟是闪过一阵冷光。

那转瞬即逝的冷光却是让我心有余悸,不敢再上前一步。

“帝石已经说话了!怎么还不行动?”赫连风萧转了头,对他身后的侍卫说道。

那些侍卫这才站起身来,将那早已吓瘫的天帝绑了去。

“你们要带他去哪儿?”我看着即将要走的一行人说道。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目光落在赫连风萧身上。

赫连风萧站在我的身侧,眼神温柔:“月儿放心,我自是不会让他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皱着眉头看着赫连风萧,却是又怕伤害到他,只是委婉的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罢!”

“帝石善良,将来定是明君。”赫连风萧抬起头慷慨激昂的说着,但是我在他眼中看不到一丝丝的明亮。

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龙子星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要不然这时候要是倒下了,也够是丢人的。

龙子星对着我轻微的摇了摇头,我张了张嘴,到底没说什么。

“我累了,要去休息。”我转过头笑了笑道。

赫连风萧走过身来,揽着我的腰,扶着我一步一步走着。

我没有去看他,因为即便是看了,我也猜不透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我们便是这般沉默的走着,渐渐走到了离恨宫的门口。

离恨宫还是那般模样,然而,现在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罢!

只是我看了一圈,这些侍女我记得并不甚清晰,但是紫鸢却是不见了。

我转过头问道:“紫鸢去哪里了?”

赫连风萧只是笑了笑:“先前她受了点伤,现在休养去了。绿稚会照顾你。”

我点了点头道:“好。”

赫连风萧却是突然看着我,眼神带着惊异。

我笑了笑道:“我是怎么了吗?”

“听话的月儿……”赫连风萧看着我说道,“还真是有些奇怪呢!”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没有在说话。

“绿稚,帮我放些热水吧,我身上……”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几乎被风干的血迹说道。

绿稚点了头,应了一声便是转身走了。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赫连风萧说道。

我点了点头,他便是转身要走。

却是突然,我想起来什么,便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眼神便是骤缩了一下,继而便是点了点头。

见着他的背影,我却总是不能心安,看来洗去这些血污之后,我还是要去看一看他。

正想着,绿稚便是到了我的身边,与紫鸢相似的,她也是胆怯的不敢抬头。

唉……

我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先前好不容易教会了紫鸢好好活着,现下又来了一个。

此番,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亦或者是我太累了也说不出什么……

绿稚在前,我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

盆还是那个盆,只是盆里的水却不是我喜欢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