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凰临天下:盛宠七王妃
凰临天下:盛宠七王妃 连载中

凰临天下:盛宠七王妃

作者:吃猫的金鱼分类:古代言情

现代神医,一朝穿越,成了被欺侮退婚的陆府三小姐。勾心斗角,举步维艰,却幸得权倾朝野那人相伴不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精彩章节试读

春梅小心地扶着陆九凰,来到了门边,并把门拉开,门声一响,云淮远正讲得起劲呢,立马就反应过来,站起来,看向门,果然,陆九凰刚刚走出来,但她脸色有些苍白,云淮远看得心里一阵揪疼,他上前,搂着陆九凰的腰道:“好了?”

陆九凰朝他点头:“好了,你们在看地图呢?”

陆黎昕说道:“是啊,在看地图呢,姐夫在布置这个战局。”

陆九凰笑了下,道:“那我也要一块参与。”

云淮远有些不赞同,他敛着眉头,顺势扯下自己的披风给陆九凰披上,又摸了摸她的脸,一片温热,但她的脸色确实不是很好,云淮远说道:“你不如歇息吧?这里我讲完了到时去跟你讲。”

“才不要呢,我不是也是要上战场的么我就坐着你们说吧。”陆九凰坚持要留下来,云淮远虽然担心,但却拿陆九凰没办法,只能扶着她来到了自己的位置,让她坐下,春梅还要再去准备一张椅子,云淮远却朝春梅摆手道:“不用。”

随后他的两手撑在了桌子上,继续刚才的话题,陆九凰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讲了一些了,陆九凰看着桌子上的地图,说真的按她这个压根就没上过战场的,在这里看这些古代人的地图,她还真的看不太清楚,主要是这些地图除了红色的旗帜,连别的都没写,陆九凰甚至看不懂这在什么地方。

她研究了下,不得不到打断云淮远的讲解,指着那上面的一些凹凸起来的地方,问道:“这些是什么地方?还有这个井关路又是哪里啊?”

云淮远跟陆黎昕几个停下来,看着她,半响,他们都忍不住笑了,陆九凰被他们笑的莫名其妙,问道:“说啊,我这半路来的,自然是不懂的,就要听你们说了。”

云淮远揉了揉她的头道:“方才我就说了,你先歇息,差不多了我再跟你说呢。”陆九凰摇头道:“不,你现下就跟我说吧。”

于是云淮远只能停下手头的事情,摊开那个地图,跟陆九凰讲解这个地图上的一些死角之类,陆九凰看了一会,才总算明白,这个井关路在哪里,为了防止伤害到无辜的百姓,所以选择了井关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很空旷,只有树木跟树林,遍地的黄沙,没有别的百姓,最适合在这里打战了,但是还有一个主要的,这里易守难攻,上次大祭司为何会在这里败了,主要的原因是大祭司败露了自己点。

所以才会败了,这次云淮远则重新布局就不见得会输了,并且还有赢的大大的机会。

陆九凰迟疑了下,没有把这根羽毛拿出来,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云淮远说完了继续他的下一个步骤,正打算继续说的时候,一个飞鸽飞了过来,落在了桌子上,云淮远拿了起来,从它的脚底取了一封信出来。

摊开,正好是风月楼的人来信,信上说:“白鹤族命了凌峰当将军,已经在加紧练习了。”

云淮远的脸紧跟着沉了下来。

陆九凰立即看着云淮远,问道:“怎么了?”

云淮远把信放在桌子上,摊开道:“看看。”

陆九凰往前一看,一惊,说道:“怎么……竟然当了将军。”

师兄也忍不住说道:“这太胡闹了,这若是两军交战的话凌峰就危险了,再来,这样的话显得我们作弊了,这样的战事可不能打啊。”

齐风也点头道:“没错,这样的话可显得我们太不人道了,打个战还派了一个奸细在那里。”

陆九凰啧了一声:“那怎么办?”

云淮远对春梅道:“准备笔墨纸砚。”

春梅听闻了立即下去,不一会,笔墨纸砚拿了上来,铺在桌面上,云淮远也没跟其他的人商量,立即提笔就写,他的字迹很是苍劲有力,很快就写了出来,陆九凰起初还没看懂,后来看了看竟然也看懂了。

叫凌峰无论如何也要拒了这个职位,实在不行的话要从白鹤族的皇宫里脱身,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实力了,也就不用再继续呆在白鹤族了。

写好后,云淮远把这张纸卷了起来,绑回在飞鸽的脚上,轻轻地拍了拍飞鸽的腿,飞鸽飞了出去。

很快就消失在半空中了。

而此时,最为烦恼的也是凌峰,凌峰没想到他只是打算再多呆一会而已,这白鹤族的公主就想要他当将军。

凌峰有一秒钟想着当了的话毁了他们这个军队,但想了下却觉得这样是不地道的。

于是他去找了白鹤公主,白鹤公主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他要拒绝这个位置,避而不见,导致凌峰只能跪在了白鹤公主的门外。

全部的丫鬟都不能理解凌峰,这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立功啊,谁只想当一个护卫而不想当一个将军啊。

可是只有雪丫鬟幽幽地看着凌峰,凌峰察觉她的视线有些怪异的时候,看向了她,雪丫鬟立即把头给挪开了。

凌峰眯起眼,他感觉雪丫鬟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白鹤公主的房门开了,一名丫鬟探出头来,对凌峰道:“公主喊你进去。”

凌峰立即起身,拱手道:“多谢。”

便撩开了袖摆,大步地走了进去,里面点燃着熏香,味道挺好闻的,白鹤公主坐在主位上,淡淡地看着凌峰,凌峰拱手道:“公主。”

“坐。”

白鹤公主指着一旁的位置,凌峰点点头,走了过去,坐了下来,并朝她拱手道:“公主,请你收回成命。”

“你为何不想当这个将军跟我并肩作战?”白鹤公主冷着脸问道,她这张脸向来都是能用的,多少男人被她给迷得死去活来的,愿意为她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可是自从去了赦皇族,白鹤公主看着明明还是那张脸,那些男人却不再是每个都被她迷住了。

云淮远是一个,而眼前的凌峰也是一个,她第一次带兵自然是需要一个内力高强的将军跟她一起了,能保护好她才是最重要的。

凌峰却拱手道:“公主,我没有带过兵。”

“我也没有,但我们是有人可以指导的,这个没什么吧?”白鹤公主看着他的眼睛,想知道他为何要拒绝。

凌峰却又从椅子上下来,又再次拱手道:“对不起。”

“你告诉我,你为何要拒绝?”

凌峰被问得头疼,难道他能告诉她,其实他不是不会带兵他是很会的吗?一旦上了战场,这个位置给他做的话,他必定会露出马脚,再说了,他们要对战可是赦皇族,他可不敢跟自己的王爷对上。

“我知道没带过,且也不打算带,公主,我这个人可没什么野心,否则的话我不会跑这么远来投靠我这个亲戚,云国还有大把的机会。”凌峰此时已经有想法了,若是再说不通了,那么他就要离开白鹤族。

“可我现在给你这么一个机会了!”白鹤公主高高在上地说道:“如今我们白鹤族需要你,你也是需要白鹤族的,这样的话为何不可以?”

她显然有些无法接受,这些个男人一个个地拒绝了她,这令她极其地伤了自尊,凌峰头疼地看着白鹤公主,他情商不高,但是为何能看出白鹤公主这像是赌气似的呢,凌峰低声道:“公主,我真的不想带兵,希望你不要再逼我了。”

说完了他再次拱手,白鹤公主死死地看着他道:“你根本……就没有好好地考虑过,你只是一听说就来拒绝我,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地考虑过再说。”

她说完了挥手,示意凌峰下去,凌峰看着那倔强的公主,头疼得要命,早知道就不擅作主张地呆在白鹤族了,就该在完成了任务之后离开白鹤族,这样的话就没有这些为难了,他站起来,拱手道:“公主,不管你如何说,我说了不考虑就不考虑,不带兵就不带兵,若是你不同意,那你就开城门吧,把我扔出去。”

说完他大步地转身往回走,离开了白鹤公主的房间,看着那离去的背影,白鹤公主突然怒从心来,她猛地站起来,狠狠地看着凌峰离去的大门,突地从身侧一把抱住一个花瓶,往前一扔。

砰——地一声,花瓶碎成了好几块,门口的丫鬟纷纷都冲了进来,雪丫鬟也在其中,她看着一脸怒气的白鹤公主,突然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怀疑告诉白鹤公主,而此时已经有别的丫鬟上前了,扶着白鹤公主的手,低声道:“公主,别生气了,不值得,气坏了身子族长会难过的。”

白鹤公主是越被安慰眼眶越红的那种,但是骄傲不允许她低头,她推开了那丫鬟,大步地朝门口走去,一下子就撞到了雪丫鬟,雪丫鬟那里敢碰到公主啊,立即伸手扶了一下她,白鹤公主看都不看她,直接出了门。

直接朝白鹤族族长的宫殿而去,白鹤族族长也早就听说了凌峰拒绝的消息,正跟族后商量呢。

他们唯一的女儿白鹤公主就这么冲了进来,白鹤公主的神色显然是有些委屈的:“父皇,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