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连载中

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作者:凤青天分类:古代言情

顶级杀手却是一朝穿越,成了人人耻笑的花痴大小姐?花痴犯傻?心思弯绕却像是狡猾小狐狸,不知让多少人刮目相看。妇德无存?对不起,未婚先孕在她看来无伤大雅。找不到男人?那么现在对她如此宠溺的又是哪个?豢养的宠物?美貌,她有,头脑,她有,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别人没有的——娃!“这孩子是该叫你叔公还是叫你父王?”女人满脸笑意的看着他。“顾灼华!”男人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精彩章节试读

荣家主此时正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当中,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放好了茶水,此时他望着站在一起的两人笑容满面地招手道:“回去还有些时间,你们两个就不要在那里站着了,一块过来坐坐,尝尝我新培植的茶叶。”

对荣家主等邀请顾灼华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微微一笑后便应邀前往亭中,只是荣青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依然没有办法动弹,她也只好抱着荣青一块前去。

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一个女子用如此的方式抱在怀中荣青即便是脸皮再厚,也微微有些赫然,只是面上却不大显,被乌发遮挡住地儿多在耳根方向却蔓延出丝丝粉红色。

“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耳朵那么红?”

荣青就在他的怀中,顾灼华自然能够发现他的异样,不仅仅是耳朵红了,就连身子都微微有些紧绷,想到之前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出言呛她,顾灼华眼眸当中狡黠地闪过一抹恶劣之色,凑在他耳边用仅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调笑道。

荣青被耳畔拂过的温热鼻息给刺激的身子一僵,耳根子却是越发的红了,面上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看着顾灼华的眼神,瞳孔却是愈发的黝黑幽深。

顾灼华被他这个眼神看的心里有些发毛,当即整了整神色轻咳两声,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的望着亭中不再低首看他。

由于两人现在暂不能分离,荣家主到很是好心的将两个石凳摆在了一起并排的坐着,两人的身体几乎是紧挨着的,从身侧透过衣服料子传过来的体温叫顾灼华有些如坐针毡,偏生又不能在荣家主面前显露出一丝异样,还得做出淡然从容的模样,简直有够辛苦。

“云姑娘年纪轻轻,竟已有如此修为,想来定是哪个门派的高徒吧?”荣家主将沏好的茶端至她面前轻笑着问道。

顾灼华赶忙双手接过,微微一笑道:“晚辈无门无派,不久前才刚刚飞升,是以如今应该算是散修一个。”

“刚飞升不久?”荣家主似是有些吃惊,凝神细细打量了她一番,目中露出赞赏之色道:“想不到云姑娘竟是如此天纵之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修至大罗金仙,前途实在不可限量。”

“尊者谬赞了。”顾灼华抿唇一笑,谦虚的说道。

“本尊可没有过誉,以你的资质和心性,将来成神也未必不是没有机会。”荣家主笑道。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成神一说,以往修炼之时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在下界的时候她能够飞升成仙,那么在仙界修炼到极致便真的是到极致了吗?抑或者上面还有更高的境界?

如今从荣家主的口中听到成神一说,顾灼华心头不由微动,颇有些好奇的问道:“成神?如何成神?”

荣家主轻抿了一口茶水,随即徐徐说道:“成神,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事情,相对于成神,大多数人更宁愿相信它只是一个传说,因为无数年来真正成神的人寥寥无几,很多修士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个层面,自是不知道在仙界之上,还有一个神界。”

荣家主说到这,目光不经意间瞥向她身旁垂眸不语端正坐着的荣青,眸底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口中却依然淡然的说道:“仙帝修为之上,便是混元真仙,证得三转混元大道便可飞升神界,但是,这么多年来,本尊却也只是小时候曾听说过有一位混元真仙,但是他有没有证道却并未可知。”

顾灼华在修炼上面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阻碍,所有的修为都是水到渠成,所以并不能理解修炼的难处,她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大罗金仙的修为再往上便是仙君,仙尊,仙帝,最后是混元真仙,按照她现在的修炼速度,百年之内必定会攀上仙帝修为!

这还是她刻意拉长了时间的情况下,毕竟自从来了修仙界之后,她的修炼速度确实较之在修真界之时不可同日而语,如今想要再进一阶已经要花费不少时间,从大罗金仙初期到中期,她花了两个多月才到达,如果要冲击后期,在没有任何外力或者机缘之下,怎么也得要个半年多的时间。

不过,现在这一切对她来说并不是问题,不是她自得,成神于她而言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如今最主要的便是尽快帮助荣钦打破空间壁垒。

在她思索的时候,荣家主一直在默默的观察她,见自己说完这么一通话之后她的面上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便,再也没有了其他多余的神情,心中不由有些诧异,但又有一丝说不上来的,好像本应如此的感觉。

趁着有个性格不错的仙帝在,顾灼华也借机将自己的修炼上的问题问了出来,得到解答之后,很多一直想不通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虽然修为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是心境上的修为确实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这叫荣家主再一次感慨于她的天赋过人。

交流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莲台已然停在了一处巨大的广场之上,透过莲台层层叠叠的莲花花瓣可以见到远方一大片宏伟的殿群,偌大的荣家不知占地多少,粗略一看,竟是比那些大宗门丝毫不遑多让。

“到了。”

荣家主笑容满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顾灼华笑道:“接下来恐怕还得麻烦云姑娘照顾一下青儿了。”

“尊者客气,晚辈和玉翟仙君共患难,自当尽心尽力的照顾。”顾灼华也起身恭敬道。

抱着荣青下了莲台,跟荣家主等人告辞之后,她就在一名荣家弟子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荣青住的地方。

荣青所处的院落格外幽静,四周种满了一种不知名的竹子,不远还有一片药圃和瀑布,竹林当中小径通幽,环境倒是跟她的师父,太上长老的长青峰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作为荣家的嫡长子,将来的荣家之主居然住在这种地方,委实令她有些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