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邪王宠妻:废材嫡女要翻天
邪王宠妻:废材嫡女要翻天 连载中

邪王宠妻:废材嫡女要翻天

作者:岚岚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精神杀手,用意念掌握生死,一朝穿越,却成了一个废材三小姐。废材吗?你们见过修灵,空间,御兽,腹黑,训了烛九阴当宠物的废柴吗?长姐挑衅,受人欺凌?不好意思,她可不是软柿子被人捏着玩!传说中的邪王要追她?开玩笑!堂堂女皇会让你这么容易追到手?某男感受到她的腹诽,一脸风轻云淡,咬牙切齿,“小凌儿,最近是不是有些无聊?让本王来陪你耍耍可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精彩章节试读

他看了很久,也看的明白,他不是看不明白才在那里看了很久,他看的不仅仅是那一个地图,同时还在心里面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处置风越来,纵使他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在这么个队伍里面,他们是注定不能够随心所欲的。

直到宋雪凌一脸平淡的说出了那一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的时候,欧明杰才终于下定了决心,在真正的到了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倒影着火光的眸子,仿佛和当初那一双闪耀着炽热的光芒的眸子重合的那一刻,欧明杰知道,这个风越来,他是保定了。

他想要将风越来拉过来,并不仅仅是要教训他一番,他知道,从来,自己只是给了他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在这个那么多的勾心斗角的地方里面,风越来还能够保持着自己的身份地位,那么手段一定是不简单的。

也正是因为知道,他也知道风越来下这个决定所下的决心,所以也才就更加坚定的选择了要帮助他掩盖下这么一件事情的心思。

有时候啊,人越是成长,在年轻时候越容易做出的决定,到了年老,就未必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出来了,他们总是有着无数的顾忌,尤其是风越来,他对于一个安定的家庭究竟是有多么的渴望,他是可以知道的,也是因为这么知道,他才会忍不住叹了这些年来,都没有叹过的气。

风越来尚且可以用家人赌上自己的一命,自己又是有何不可,为他掩盖上一分呢。

反正这些都没有违背当初和院长的约定。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欧明杰眉心紧蹙,眉宇间的沟壑越发的深刻,“安清王,虽然我只是和他相处不过是一个下午的时光,但是足以可以看清楚他的态度,他想必是不会告发的。”说完,欧明杰忍不住顿了顿,眼角的细纹更加深刻,楚渊在自己跟宋雪凌对话的时候,频频给自己放冷刀子的时候,自己可是难受的紧。这个安清王殿下,只要自己给够了药费就差不多了吧,只要讨好了宋雪凌,那么就还好。

而宋雪凌……

想到了之前,宋雪凌在那个时候,给自己传音的时候,欧明杰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若非是有了宋雪凌的手下留情,否则的话,自己可能是倾家荡产也不为过。

欧明杰捏了捏鼻根,太阳穴传来隐约的突突的疼痛,“至于越王殿下,他可能会有些棘手。”

风越来依旧在地面上跪着,看着欧明杰高大的背影,不由得感觉自己鼻头一酸,纵使是自己年纪已经不小,岁月沉淀在年岁里面的智慧,让他已经没有那么容易泪目了,可是现在欧明杰一句句的给自己的打着算盘,收着这个烂摊子,风越来就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当年,当年欧明杰也不过是大自己几岁而已,就要给着年轻气盛,不识好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自己到处收拾着烂摊子。

多少年了,风越来觉得自己已经差不多是已经消失了泪腺的这个东西,此时竟然是忍不住感觉鼻头一酸,忍不住想要老泪纵横。

风越来抿了抿唇,将那种涌上喉间的酸涩感给咽了下去,静静的等着欧明杰继续说下去。

欧明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刚毅的下颌,然后皱着眉道,“至于越王那一边,还是去找安清王谈谈吧。”

“是。”风越来咽下了喉咙之间的哽咽感,稳住自己的声线,面前将这么一个字节给发音准确了。

欧明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日的事情,风越来已经警告过了,只要将这两个王爷给把握住了,相信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效忠于自己的家族,此时也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他们的家族能否承受,这两个未来的帝王的怒气了。

欧明杰微微眯了眯眼睛,想到了宋雪凌对于金钱的喜爱,他抿了抿唇,然后,风牛马不相及的来了一句,“越来,你还有多少银两?”

风越来愣了楞,像是幻听了一样,蹙紧了眉心,仿佛是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东西。

什么?银两?他们不是再讨论一些很严峻的东西吗?为什么会突然间牵扯到钱?

欧明杰见身后迟迟未曾传来过声音,眉头一皱,这风越来是怎么一回事?自己都愿意出身为他兜住这么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竟然是连这么一些钱都不愿意出的,到底是想怎么样?

欧明杰负手回身,衣摆都是带着不解的愤懑,当他回过头来看见了风越来一副愣在了原地模样,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风越来虽然是深谙人情世故,但是没有想到,只是区区金钱就可以处理的事情的吧。

他毕竟也是不知道宋雪凌对于金钱的执着,所以,也才会这般的惘然吧。

看着风越来那愣在了当场的神情,仿佛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欧明杰就觉得自己刚刚因为要为一个下属包庇着他做下的事情,竟然要舔着脸皮去拿金钱给别人的憋闷感就消失了些许。

更何况,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宋雪凌,这个他还挺欣赏的学生的身上,这一切仿佛都没有了执着的意义。

只要处理完了这么一件事情,虽说是纸包不住火,但是,欧明杰的眸子快速的闪过了一道精光,楚渊可不是吃素的,双性异能,还是罕见的黑暗与光明,这可就是值得深思了。

虽然楚渊未必是有那个心思,但是,就凭着两人在暗地里的针锋相对,楚渊对于楚凝的无视,就可以看得出来,两人定然不会平安相处多久了。

而,在欧明杰睿智的眼眸里面,毫不犹豫,应当是楚渊的可能更加大一些。

如若是楚渊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的话,欧明杰敛下眉眼,那么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是就可以解决掉了。

楚渊是一个聪明的人,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身处于这么一个队伍里面,欧明杰相信,楚渊是不可能不会看不见这个制度的弊端的,若是他日,楚渊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那么现在这个局面是不是就可以解决了,他们也不用束手束脚,那么局限了吧。

夜沉入水,月色温柔,底下的人,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