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千古帝王梦之红颜劫
千古帝王梦之红颜劫 连载中

千古帝王梦之红颜劫

作者:天纵我狂生分类:古代言情

天元三百五十四年,暨开皇元年,大将军独孤信篡皇帝位,诛杀前朝夏候皇帝于无极殿内,夏候宗室,除五皇子夏候承恩,小公主夏候承露外悉数被杀,同一年,夏候承恩兄妹被流放岭南。开皇二年,孤独信立其嫡长子独孤冰诺为太子,次子独孤紫诺被封康王,同一年,萧天泽,墨怀秋,冰玄渊三人被封为护国大将军,统领一方军政要务。开皇三年,康王独孤紫诺迎娶相国百里赞之女为妃,夏候承恩兄妹重返京师,夏候承露进东宫,成为太子独孤冰诺的新欢。开皇四年,皇后韦氏病逝于长乐宫,民女甄氏进宫侍奉独孤信,后成为独孤信的新宠。开皇五年一月,夏候承露为独孤冰诺誕下龙子,未及满月,便被夏候承露亲手所杀,并嫁祸于太子妃慕容倾城。

精彩章节试读

夏炎听了,却转而望着萧玉竹,阴冷的眸中亦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久而才道:“只因高将军交待夏某,定要带萧姑娘一同回去的。”

萧玉竹听罢面色微变,柳晨枫亦微微皱了眉头,又道:“萧翎兄妹现在何处?”

夏炎微微抽动了嘴角,唇边挂起一抹阴冷的笑意,又道:“柳大侠又何须心急,你既已到了,自要让你见见萧神医兄妹的。”

言罢又朝身后,轻轻摆了手,便有两个军卒进得堂中,不过片刻,便带了萧翎兄妹出来,柳晨枫见了萧翎面色淡然,身子无损,看来那夏炎果是没有为难萧翎兄妹,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只浅笑着唤了声:“萧翎。”

回头再说萧翎,自从离开萧府以后,兄妹二人便觅了住处,在这“景家镇”上隐居下来,每日行医救人,日子过得倒也平淡,与这“景家镇”上的百姓也是相安无事,哪知今日竟来了这许多军卒,将“回春堂”团团围住,萧翎兄妹正心中不解,随着那两个军卒往外去时,便见了柳晨枫,还有他身后的萧玉竹几人。

萧翎自从离开萧府,心里每日念着萧玉竹的,此时见了,只觉心里是百般滋味,亦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正沉默时,众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再去看时,柳晨枫已飘至萧翎眼前,那两个随同萧翎一起出来的军卒,尚愣神时,已被柳晨枫手中利剑穿心而过,倒于地上,瞬间便已气绝身亡。

这一下变故横生,众军卒都惊愕不已,便连那夏炎,自恃一身武艺,除了高欢,素来眼中并无旁人的,此时也不禁是肝胆俱裂,他虽未亲见,却早闻柳晨枫之名,虽是心中早有准备,却仍是没有想到,那柳晨枫一身武艺,早已登峰造极,远非他所及,当下亦面色剧变,只冷声道:“柳晨枫,你欲如何?”

柳晨枫望着夏炎,只微微笑道:“我要带萧翎兄妹离开这里。”

萧玉竹几人此时亦走上前来,萧玉竹只静静的望着萧翎,心里亦是百般滋味,纵有千言万语,可话到唇边,终究只说了句:“萧翎哥哥,这些天,你还好吗?”

萧翎笑了,伸出手去,想握住萧玉竹的手掌,可终究仍是颤抖着缩了回去,又轻声道:“玉竹,你们怎么来了?”言罢又颤声道:“玉竹,萧翎哥哥对不住你。”

萧玉竹闻言却微微摇了摇头,眸中似乎有泪,却隐忍着没有滑下,只望着萧翎道:“萧翎哥哥,你知道吗?大哥被墨怀秋骗了,五十万辽东将士全完了,大哥重伤,生死不明,连……,连白起哥哥亦死了。”

萧玉竹言语至此,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多日压抑的情感,便如奔涌的河流般,此时喷薄而出,只趴在萧翎肩头,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萧翎听了,亦是心头俱震,没曾想离去短短数日,竟变故至此,却是他从没想过的,正欲出言安慰萧玉竹,只听柳晨枫已从旁道:“玉竹,你无须伤心难过了,我们这便回家去。”

柳晨枫言罢,几人刚欲去时,又有几名军卒拦于眼前,柳晨枫一声冷笑,亦不看那几人,只见手中长剑挥处,带起丝丝血雨,继而惨叫声起,那几人已倒于地上,瞬间毙命。

眼见如斯,那在场军卒,却依然有不畏生死的,仍欲冲上前来,却被夏炎给拦住了。

柳晨枫望着夏炎,又道:“夏炎,你欲如何?”

夏炎此时,虽是心中惧怕,然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望着柳晨枫,冷冷道:“柳晨枫,我知你武艺高绝,向无敌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今日纵是能杀光所有人,你亦带不走萧翎与萧玉竹二人的。”

柳晨枫听罢眉头微皱,又道:“这是为何?”

夏炎又道:“凭着眼下这数百军卒,实难留住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纵有千般本领,又能护得几人,萧玉竹身为女流,手无缚鸡之力,萧若陌,冰霓裳都还年幼,要杀他们,是易如翻掌,还有这“景家镇”上的万千百姓,高将军的为人秉性,你该清楚的,倘若今日带不回萧翎,你们走后,高将军必会派大军前来,血洗‘景家镇’,你忍心因你一已之私,害得这许多无辜生灵因你而死吗?”

柳晨枫听至此处,终于沉默了,那只原本紧握了利剑的右手,也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许久过后,终于无力的垂了下去,正有点点血珠,从剑尖一颗颗的滴落下来,落于地上,在寂静无声的气氛里,发出轻脆的声音。

萧玉竹此时从旁伸了手去,紧紧的抓住了柳晨枫的手臂,又抬了头去,静静的望着柳晨枫,却惊见柳晨枫深邃的眸中,似乎隐有泪光闪动,不由微微一愣,又柔声道:“柳大哥,夏炎说得对,你纵有万般本领,也杀不完这所有人啊,再则你向来仁善,又怎能因我几人,而连累了这镇中的无辜百姓,还是让我们去吧。”

柳晨枫听了只摇了摇头,许久又道:“可是……。”

萧玉竹又微微笑道:“柳大哥,你无须担心的,墨怀秋让我们此去,不过是想替他儿子治病,我们并无性命之忧的,”

二人说时,那萧翎从旁听得仔细,虽不明白他们言中之意,却想着,只要能与萧玉竹一起,便是刀山火海,天涯海角,他也愿意的,此时便也道:“柳大哥,玉竹说的也是,你就不要勉强自己了,也不知候爷现今如何了,你还是尽快带着若陌几人赶回辽东吧,那里也需要你。”

萧玉竹此时也转了头去,向夏炎道:“夏炎,我和萧翎可以随你回墨府,但此事与翠儿无关,可不可以放她离开。”

翠儿听了,面色微变,忙从旁伸了手去,轻扯萧玉竹的衣袖,萧玉竹亦回了身去,向翠儿微微笑道:“翠儿,你不用担心,柳大哥和萧府中的,都是这世上顶好的人,你与柳大哥去后,他们必定会待你犹如至亲的,你且安心随柳大哥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