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腹黑总裁,夜夜来
腹黑总裁,夜夜来 连载中

腹黑总裁,夜夜来

作者:朝哥哥分类:其他类型

一场意外,陶浅浅变成了白先生口中鲜肉,被他吃干抹净不说,还被扔进迷障森林毁尸灭迹。为了活着,为了自由,这小妮子抵死抗争。烧了你的房子,揪住你的尾巴,上房揭瓦下泻药!不就是拼命吗?她陶浅浅怕过谁!死敌一样的纠缠,换来的,竟是他逆天的宠爱。陶浅浅彻底懵逼了,说好的要弄死她呢?一纸协议书落下,他说:“陶浅浅,你是我的。”陶浅浅将协议书撕的粉碎,“臭流氓不要脸!你这又是什么新招数,放马过来啊!”白先生表示,追妻是个体力活。老婆不爽要站好,老婆生气要哄好,亲亲抱抱举高高,每一样都不能少。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白止像一头野兽一样被保镖那样欺凌压制,陶浅浅星眸怒目,像一头发狂的小野牛,疯了一样冲进保镖的人群。

没有人敢伤害她。

保镖轻而易举被她冲散,白止得到了自由。

他癫狂怒火,要去攻击钳制他的人群,被陶浅浅一把抱住。

她手臂用了全力,紧锁住他咆哮,“小止,是我!你醒一醒!”

“滚开!”

她就算使出再大的力道,也无法压制住一个已经接近癫狂的人。

前后晃了几下,陶浅浅就被白止晃的要飞出去,影不知道从哪里飞奔而来,单手拦住陶浅浅的腰将她平稳抱起放到不远处,右手深度锁喉,轻而易举的掐住白止的喉咙,将他举起来。

眼神凶残毒辣,完全不像平日里,陶浅浅看到的那个影。

陶浅浅傻在原地,有点被吓到了。

保镖群也静止。

白止被拎在半空,双脚晃悠试图落地,手捂着影的手,痛苦的张开嘴.巴求救,宛若要渴死的鱼儿。

吵杂混乱的场面,被影的出现一秒钟震慑,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这一.夜,注定无眠。

保镖又惊又愕,不知道这突然闯出来的癫狂人到底是谁,有人说他是二少爷,可这白堡哪里有什么二少爷,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忠叔是惆怅的,这白止的身份,到底还是捂不住了。

秦昭明听到保镖的报信,也赶紧赶了过来,从影的手中救下白止,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

紧接着,白止被保镖公然送回篱笆小院,这身份,算是彻底公开了。

客厅里,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大家都有意无意的望向陶浅浅。

她宛若惊弓之鸟站起身,“你们别看我,小止不是我带进来的!”

“知道不是你,可终归和你有关系。夫人,你到底为什么对先生和小止之间的事那么感兴趣?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这关系到先生的身家性命。”忠叔满口无奈。

陶浅浅比他更无奈,“看到好好的一个阳光少年被囚禁在那里是个人都会有想法吧?更何况小止救过我,所以我才会过问的多一些,可我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吧?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这关系到白邱的性命了?”

“有些话就一定要说的十分清楚吗?我婉转的表达过不止一次。”

“行了。”白止打断了忠叔的话,“这件事怎么怪也怪不到浅浅头上。”

“可小止跑过来就是为了看她。”忠叔不甘心,他真的不希望无所不能的先生在对抗英国皇族这件事上,因为一个女人最后输的一败涂地。

“忠叔,事情已经这样你别吵了,想想办法怎么补救吧。”一直沉默的秦昭明打破了僵局。“老白,你之前说过女皇知道小止这件事对吧?那即便你公布了小止的身份,也不会被发现什么吧?”

靠坐在沙发上,白邱一脸悠闲。

“你们要对我有信心一点。这不过是将一件公开的秘密转变了一下性质,不会有问题的。”

他有弟弟这件事,英国那边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了。大家以为他掩藏这个弟弟的原因,是因为白止的癫狂病,抹黑了他高贵的身份。

他一直并不急着澄清,只是任由所有人误会,以此来混淆和保护自己的身份。

如今,白止自己冲到人前,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可发愁的呢?

一个白止,还不至于让他满盘皆输。

看到他这么有信心,秦昭明倒是放心许多。

忠叔看不下去了,“秦医生,你不是一直反对先生将白止的身份暴漏出来吗?为什么现在又和先生一个鼻孔出气了?”

“不然能怎么办?层层责怪下去吗?那这样算的话,最先应该惩罚的应该是看守白止的保镖吧?都拖出去剁了你看怎么样?”

忠叔听的后脖颈一凉,激灵一下,不再说话。

英国皇城。

多莉从外面匆匆赶回,穿过一道道艺术气息浓厚的大门,来到女皇所在的房间。

她正坐在茶房悠闲的煮茶。

看到她如此气定神闲,多莉的一身浮躁瞬间退却,做了个深呼吸,敲响了玻璃门。

咚咚咚,标准的三声扣门。

女皇跪坐在软垫上,缓慢的动作优雅流畅,她并没有抬头,艳红的唇.瓣吐出一个音符,“进。”

多莉推门走了进去。

跪坐到女皇的对面,多莉不骄不躁道:“女皇,国内有异动。”

斟茶的手明显一怔,一秒钟便恢复如常,“怎么了?”

“邱他居然承认了白止的身份!将那个家伙带到了人前!”

茶水哗啦啦,在青色玉杯里辗转,女皇说:“你所谓的异动就是指这件事?”

“是,是啊,我以为这件事对您来说很重要。”女皇的态度倒是让多莉有些摸不透。

女皇勾唇一笑,“这件事小白早就和我报备过了,他的身份我也查过,没有问题。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把他和小明投放到中国市场,就要给他们足够的信任。”

女皇放下了手中的玉杯,“反倒是你,我让你调查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还,还没有什么进展。”

女皇的脸色非常难看。

多莉吓的鼻息一窒,立刻颔首,“女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如今再去调查真的太难,不过我不会放弃,希望您也多点耐心等待!”

“下去吧。”

“是。”

多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给女皇鞠了个躬,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女皇平稳的音调在身后响起,“白邱那边我自会盯着,把你的暗哨都给我撤掉。”

“是。”

看到多莉离开茶房,身影远去,女皇拍案愤怒,气的咬牙切齿。

内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扎着满脑袋麻花辫身材魁梧的黑人从里面走出来。

大白牙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女皇,别生气。”

“这些年我是白培养她了!”

“其实多莉的天资还是可以的,奈何她一直为情所困,所有的心思都在白先生身上。”

“暗中派人查查小白身边的那个陶浅浅是什么人,手脚精明点,不要惊动小白。”

“是。”

黑人得令,转身隐匿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黑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