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涅夙
涅夙 连载中

涅夙

作者:柒小年分类:玄幻

以吾之名,冠汝之姓,即日起你便唤作苏七夜。―苏扶桑(紫苏)她只想伴他一世,却亲手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紫苏紫苏,如今你是天下的神女紫苏,却再也不是我的阿苏了。—七夜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最终,是谁应了谁的劫又成了谁的执念?

精彩章节试读

月城的藏书阁闲杂人等是不可以入内的,但七夜却不属于闲杂人,因此时不时他便会去藏书阁闲逛一番,这才对上万年前那场大战有所了解。

不过古籍所载难免有些不实,至于真相究竟是何七夜对此倒也不是很感兴趣,毕竟都是些上古事迹,知不知道都和他沾不了什么关系。

而藏书阁中有关于不夜石的记载,就算是在古籍里,所提到的也极少,因此七夜知晓的也不是很多。

待到七夜说完,沐色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七夜说的不错,要重新封印邪力确实要寻到不夜石。这不夜石孕育在不夜城,在上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之中,开启不夜城的钥匙被打碎,一分为四散落在四界,如今只有前往四界寻回钥匙碎片,并将它修复才能开启不夜城,取得不夜石。”

“钥匙长什么样子?在哪里可以找到?”现在的重点不是不夜石,而是钥匙,如果没有钥匙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不夜城,就算找到了也进不去,因此当务之急找到钥匙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苏扶桑的话沐色干咳一声,打着哈哈,“我也不知道。”,顿了顿又道,“不过传言人界皇宫有一枚钥匙碎片,或许可以先去那里看看。”

苏扶桑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原来自家师傅还有这么不靠谱的时候啊,“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你和七夜回去收拾收拾,即日启程。禁地的封印我大概还能压制个一两年,所以你们要早去早回。”沐色轻描淡写的开口,但苏扶桑却知道,她若是赶不及回来,邪力便会冲破封印,到那时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正准备应下,苏扶桑却仿佛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惊呼出声,“师傅,为什么七夜也要去?”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苏扶桑的反应,沐色眼皮都没抬,“以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怕是还没找到钥匙便被哪里的小妖给当成甜点吃掉了吧?”

“......”原来师傅你这么看不起自家徒弟啊,三脚猫功夫丢的还不是你老人家的脸面?

“七夜,这一路好好照顾你小师妹,别让山野的豺狼虎豹将她叼了去当点心。”龙尧忍着笑意冲七夜喊道。

“既然是我的师妹,我自然会好好保护。”七夜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沐色对七夜是十分放心的,他想说的话龙尧也已经替他说了,因此他转了头看向苏扶桑,“阿桑,你要听七夜的话,不要总是闯祸,外面不比月城,为师也有顾不到的时候。”

“好啦好啦,我保证听话,师傅你就放心吧。”苏扶桑连忙打断沐色的话。

“你们注意安全,都回去收拾吧。”沐色也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

“弟子告退。”苏扶桑和七夜同时应了声,然后转身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桃林。

沐色看着苏扶桑和七夜两人离开的身影,脸色慢慢变得凝重。

“两年之内若她们回不来,天下必将大乱。”龙尧也收起了一贯的笑意,语气难得的严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或许,这就是命。”沐色苦笑,既然无可避免,那不如顺其自然,邪力能被封印一次,自然也可以被封印第二次。

凝重的气氛在粉色的花海中弥漫,久久不散。

四界某处

略微黯淡的密室之中,一袭碧色长裙的女子单膝跪地行礼,声音泠泠如玉,“属下参见尊主。”

在黑暗之中一道人影裹着偌大的斗篷,看不清面容,声音苍老沙哑,“你的表现很好,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多谢尊主夸奖,尊主的话属下谨记在心,死生不敢忘。”女子低着头恭敬的开口。

黑色人影似是点了点头,“邪力如今是何情况?”

女子思索片刻答道,“自千年前神印之花失踪,邪力实力猛涨,如今,已有破封而出之势,月主秘密派座下两名弟子前往四界寻找开启不夜城的钥匙,想要取回不夜石,再度封印邪力。”

四周突然一片寂静,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黑影才再度开口,“千万不能让月城的人取回不夜石,去,告诉太子殿下,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毁掉不夜石。”

“是,属下领命。”碧衣女子站了起来,转过身慢慢走出了密室。

黑影仰天大笑,“邪力破封,这是绝佳的机会,真是天助我也,只要我得到邪力,五界之人谁能敌我?哪怕神帝重现,我也不惧他。”

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密室之中,经久不散。  人界

朝歌乃是人界皇都,同时也是人界最繁盛之处,处在朝歌城中的皇室正是人界分散各处大小帝国的统治者。

正值当午,两边街道上的酒楼隐隐飘出饭菜的香味,当铺的伙计坐在柜台上打着瞌睡,临近的茶楼仍是一片叫好声不断。

两旁的空地上搭着小棚顶的商贩热情的吆喝着。

虽然人潮拥挤,但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却是两道身影。

红衣的少女身材娇小,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小贩摊子上的新奇物什,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带着盈盈笑意。而其身旁的白衣少年脸上戴着半片精致的银白色面具,玉冠束发,器宇不凡。

这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正是从月城来的苏扶桑与七夜。

四界当中,月城与人界离得最近,因此苏扶桑和七夜只花了半个月时间便赶到了人界皇城朝歌,虽然朝歌不比月城热闹,可那两旁街道上的小摊却比月城丰富的多。

月城鱼龙混杂,街道贩卖的大多是各种野果或是一些功法心经,再者便是丹药,而人界却是不同,两旁的小摊摆的皆是瓜果蔬菜,胭脂水粉,还有些卖肉的、卖皮草的、卖灯笼亦或其它各种小玩意的。

各色各样的东西摆的琳琅满目,苏扶桑看的两眼发光,要不是碍着有七夜在场,她怕是会冲上去将那些东西一扫而过。

“七夜,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丑死了。”苏扶桑一边走着一边歪过头去看七夜,虽然她觉得七夜好看,可也不是人人都这么觉得啊,至于戴着面具出门吗?难不成还怕被采花大盗给看上?

“师傅让我戴自有他的用意。”七夜轻飘飘的一句话堵得苏扶桑直想吐血。

不过,苏扶桑也奈何不了他,只好暗地里冲他比划了一番自己的小拳头,又在心里嘀咕一阵这才作罢。

每次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拿师傅来当借口,真是好没新意。

“冰糖葫芦哟,好吃的冰糖葫芦~”苏扶桑正嘀咕着便听到愈来愈近的吆喝声,视线顺着声音望去便是看到一身粗布衣裳的小哥手里举着一个木捆,上面插着一串串娇艳欲滴的糖葫芦串。

“唔,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苏扶桑三两步跑上前去,挑了两串最大的,然后付了钱喜滋滋的咬了起来,还十分仗义的递了一串给七夜,“喏,我请你吃。”

虽然自小生活在月城,但对于各界的习俗苏扶桑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比如人界以米饭为主食,日常生活中是用银钱来做交易的,这点与月城倒是相差无几,不过为了防止那些小妖小魔用法术变幻银钱,月城的银子都是特制的。

月城与人界最大的不同便是吃食,因为月城生活的大都是一些小妖小魔,凡人之躯的人还是比较少,所以不管是妖还是魔或是人,大都是以野果露珠或者是花瓣为食的,对吃食不甚讲究。

七夜一边走一边别过头去,看了一眼苏扶桑手中的糖葫芦,漫不经心道,“这是小孩子才爱吃的东西。”

“…………”苏扶桑也不气恼,收回糖葫芦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反正自己才十三岁,虽然说已经及笄,可看着这小小的身板,确实像个小孩子,况且当小孩子也没什么不好。

说起来苏扶桑长得也的确不像已经及笄的姑娘,走在七夜身边身高才不过堪堪到得他的肩膀高度,看着这模样,倒是像极了哥哥带着自家妹妹出门。

不过说起来苏扶桑本就是七夜的师妹嘛,说是妹妹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