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多情总裁的落跑舞娘
多情总裁的落跑舞娘 连载中

多情总裁的落跑舞娘

作者:莹禛分类:其他类型

一个痴情的男人遇到一个厄运缠身的女人,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留得住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总裁如何,痴情又如何?他可以掌控一个复杂的家族,一个庞大的集团,可是偏偏一次又一次留不住那个女人的心。一个厄运缠身的女人遇到一个痴情的男人,需要怎样催眠自己,才能鼓起勇气接受那份激情燃烧的爱情?她低在尘埃里,她仰视全世界。她承受了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戏弄,她如何相信,这一次,就是永远呢?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S市这几天,顾凛辰总是满脸愁云惨淡的。林晚菲问了几次都问不出个所以然,她心里一团火气。子弹的事情一直悬而未决,她捧着平板坐在房间里和欧冠杰视频。六个小时的时差,欧冠杰那边还是凌晨。

“乔翘还是不理你?”林晚菲喝了一口牛奶问。

欧冠杰丧气的点点头,说:“这几天已经有人跟到这里了。乔翘已经三天没出门了。她爸妈也轻易不出来,我也不敢去,怕给她添麻烦。”

“真没用。这么拖着你打算怎么办啊?”林晚菲一个白眼。

“国内我已经安排了,这种八卦消息按下去不难。而且爆料人好像也没有持续跟进。不过我真不知道,动机是什么?唯一能想到的,应该就是不想让顾家和尚家真正的连起来。姐,你问问姐夫,这两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欧冠杰打了个哈欠,看得出来他这几天够累的。

林晚菲却被他的话扎心了,她怒目而视,义正言辞的说:“欧冠杰我警告你,顾凛辰就是顾凛辰,别姐夫姐夫的叫。我还没答应嫁给他呢。这么上赶着,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欧冠杰委屈起来,这个称呼他都叫了这么久了,这才炸毛?他贱兮兮的笑着说:“姐,你们俩出什么事儿了?这些日子我脑子里全是乔翘的事儿,你给我提供点儿新料,我也换换脑子。”

“滚蛋!我们俩能有什么事儿?”林晚菲嘴硬,伸手关掉了视频。

顾凛辰坐在一边,面无表情。这些日子,林晚菲这念山音的本事日益熟练起来,他已经听得麻木了。

林晚菲把平板往旁边一扔,揉了揉腿,自从伤好了以后,她的腿盘一会儿就会发麻。之前舞蹈的基本功,一去不返了。

顾凛辰看了她一眼,走到她旁边坐下,拉起她的腿放在自己腿上,手轻轻给她揉着。林晚菲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向后靠着,闭目养神。

“明天我让洛奇送你回L市吧。”顾凛辰突然说。

林晚菲闭着眼睛,暗暗地咬牙切齿。顾凛辰没有察觉她的异样,还在继续说:“你爸一个人在医院,也得有人照顾。冠杰一时回不来,你……哎呦!”

猝不及防,林晚菲另一只脚准准的提在他肚子上。顾凛辰痛的恼火,他把林晚菲的腿往床上扔,说:“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啊!”

“好好说管用吗?”林晚菲咧了他一眼,说,“顾凛辰,你这么急着赶我走,到底想干嘛?”

顾凛辰揉着肚子,看着她,她的暴力指数又升起来了。他长出一口气,压住火,说:“我没赶你走,你说老欧自己在医院,他想你。”

“少拿老欧说事儿!”林晚菲从床上跳下来,站在顾凛辰面前,眼睛眯着看着他,说,“你一定有事儿瞒着我。”

“我……”顾凛辰刚要说话,有人敲了敲门。

他走过去开门,是家里的阿姨。

“顾先生,尚小姐来了。在楼下等你们。”

林晚菲心里咯噔一下,自从尚雨晴和顾凛辰两个公布了分手消息之后,她们还没有见过。林晚菲不是很情愿,可是又找不到理由不见。

两个人从楼梯下来,尚雨晴坐在客厅里,看着一个小摆件儿。

“雨晴,你怎么来了?”顾凛辰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林晚菲有些尴尬,只是点了点头。

尚雨晴看样子有些疲惫,她坐在沙发上,说:“我来是找你帮忙的。”

顾凛辰看着她,问:“是关于你爸爸的事儿?”

尚雨晴点点头,说:“是。我也是刚知道,我爸这些年打着尚辰集团的旗号在外面得了些好处。本来当初咱来这事儿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想告他诈欺。可是好在凛杰出面,说他会娶乔翘,这才按下。谁知道,又出了这么档子事儿。说实话,乔翘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也是刚刚知道。现在凛杰咬住不放,我爸,我爸随时会被告的。”

看着尚雨晴焦虑的样子,林晚菲有些不忍心,可是商场上的事儿她又一点儿都不懂,她只能坐在一旁,默默的给他们倒茶。

顾凛辰沉吟了一会儿,说:“这件事儿我跟顾凛杰说过,他的态度是一切都可以谈。”

“是啊,可是他的条件就是要我爸在枫亭集团的所有股份。枫亭是我爸一手打下来的,是他的根基。一旦脱手,不仅仅是枫亭集团,包括枫亭集团旗下的尚字头儿的医院,全部都要易主。凛辰,凛杰这次真的太过分了。”尚雨晴有些激动,她拿着杯子的手在发抖。

“你的手怎么了?”顾凛辰疑惑的问,他心中,尚雨晴的心理素质不会这么差。

听他这么问,林晚菲也发现了,她这才发现,虽然尚雨晴化了精致的妆,可是那深深的憔悴感根本掩饰不住。

“雨晴,你是不是太累了?”忍不住,林晚菲问。

尚雨晴看了一眼林晚菲,笑容有些敷衍,说:“是挺累的。家里一堆事儿。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林晚菲对她的敷衍心知肚明,她知道,尚雨晴对当初和顾凛辰突然的分手,不会那么心甘情愿。女人的直觉,在情敌问题上,向来准确。

她不说话了,站起身来,说:“我去看看阿姨蛋糕烤的怎么样了,你们两个谈。”说着,她朝着厨房走去。

见她消失在门后,尚雨晴怅然笑了笑,说:“林小姐进入顾太太的角色还真快。凛辰,你们好事近了吧?”

顾凛辰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打算。”

尚雨晴意外的看着他,说:“当初你那么着急和我公开分手,不就是为了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吗?怎么在一起了反倒没了打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顾凛辰叹了口气,说,“最近事儿太多了。又是绑架又是送子弹的。我心里有点儿,有点儿膈应。”

顾凛辰的话正好被回来拿手机的林晚菲听到,她咳嗽了一声,顾凛辰惊讶的回头,看到林晚菲面无表情的径直走过来,他想解释,林晚菲没有理他,弯腰拿了手机,转身离开。

“林小姐好像生气了,你不去看看?”尚雨晴尴尬的喝了口水,问。

顾凛辰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哼笑了一声,说:“她现在是欧大小姐,小姐脾气越来越大。”

林晚菲没有去厨房,她赌气回了房间。顾凛辰竟然当着别的女人的面说膈应。膈应她带来的麻烦吗?联想到这几天顾凛辰的反应,从绑架得救那天起,他确实显得对她有些“膈应”。不禁求婚被动了,就连做爱做的事儿的时候都没了以往的热情。

林晚菲抱着枕头,朝着顾凛辰的照片砸了过去。

楼下,尚雨晴和顾凛辰还在谈,话题重新转回到商场上。顾凛辰表示了无奈,尚雨晴也只能叹气。

“这件事儿上,于情于理于法,我承认我爸都是过错方。可是他这么大岁数了,实在再也不能承受这种打击了。他现在足不出户,章司铭去看过他,说是抑郁症。乔老师躲在意大利,我只有我爸一个亲人了。凛辰,就是不看两家的情分,但就是我帮里你这么些年,你这次帮帮我吧。”尚雨晴卸下女强人的外壳,语气柔和的让人生怜。顾凛辰看着她,手不由自主的搭在她肩膀上。

“雨晴,我也想帮你。可是这件事,这件事,真的不好办啊。凛杰他现在刚刚接受公司,太急于证明自己做出成绩。这个时候,我说的话,只能被他当做过于保守的陈词滥调,他不会听的。”顾凛辰无奈的说。

尚雨晴低着头,她沉吟半天,说:“我们如果复合呢?我们名义上复合,那样,尚家和顾家就有关系了,我爸的欺诈行为就不构成,顾凛杰也没有理由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

“雨晴!”顾凛辰站起来,他看着尚雨晴,说,“这个话不要再提了。我跟林晚菲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我已经不是自由人了,我不能对不起她。”

“你没有对不起她啊!”尚雨晴说,“我们只是假的。当初为了帮你们家渡过难关,我们也假订婚。现在帮我一把,我们假结婚好不好?到时候,我会让我爸一步一步弥补过失,把他亏欠顾家的钱统统补上。到时候,我们就离婚。好吗?”

顾凛辰定定的看着尚雨晴,她疯了,可是这可能是她能想出来的最有效的办法。

顾凛杰明面上抓住不放的,是尚龙斌这两年借着顾家名号在商场上浑水摸鱼,而那几家合作的企业得知真相后,要求顾家履行尚龙斌的许诺的问题。

这只是个借口。他实际的目的,就是不让尚家有理由撤出顾家的经营,那可是一大笔资金。而联姻不成的情况下,他只能把资产弄到自己手里。

所以尚雨晴的办法,最直接的打消了他的顾虑。他们结了婚,尚家和顾家就能坐到资产有效合作。顾凛杰就没有了逼死尚龙斌的借口。

“我考虑考虑。”顾凛辰坐下来,他看着尚雨晴,说。

尚雨晴点点头,说:“凛辰,你放心,这真的只是缓兵之计。顾凛杰太贪了,我爸一辈子的心血,不能被他这么拿走啊!”